内容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为什么不守规矩的中国会完蛋:前联合国安理会主席马凯硕分析
Munk Debates:Former UN Security Council president Kishore Mahbubani details why China stands to lose if rules-based order evaporates



 
《环球邮报》5月8日发表的一篇文章称,在习近平主席的领导下,中国正在力争超越美国成为世界超级大国。中国政府实施旨在提升国家经济实力的《中国制造2025》(Made in China 2025)规划,以期让中国成为下一代科技的世界领军者;中国在南海进行实战化演练,向海内外展示了中国海军的实力;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通过建造贯穿欧亚大陆的新贸易走廊扩大了外交影响力;在美国总统川普向内转的时候,中国决心成为21世纪的主宰者。
 
但是,中国现在仍处于压迫性的专制政权之下,在中国有100多万公民被拘禁在政治教化营里接受再教育,其他人也被剥夺了基本的民主自由权利。在5月9日的芒克辩论中,各方对于中国已经对自由国际秩序构成威胁的结论看法不一。


 
前新加坡外交官、曾经担任联合国安理会主席的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认为,我们所熟知的世界即将终结。至少从一项经济指标来看,美国在2014年就已经不再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当时按照购买力平价标准(PPP)计算,中国的经济规模已经超过美国。实际上,在过去两千多年历史岁月的大部分时间里,中国一直都是经济霸主,而随着中国再现历史辉煌,西方的影响力将会相应褪色。
 
马凯硕在接受《环邮》采访时称:“我们正处于世界历史的拐点。”
 
但他随即又称,人们不必为此担心,实际上,中国很乐于看到美国担任世界警察,他们并不想接管世界。
 
身为学者的马凯硕著有《西方失去主导地位了吗?》(Has the West Lost It?)一书,这本书坚持的论点就是在我们这个时代,西方统治世界的周期将会自然终结。


 
曾经在达尔豪西大学(Dalhousie University)就读的马凯硕并不是唯一指出中国崛起不可避免的人。但是,他的论点和主要西方国家达成的共识明显对立,这些西方国家认为中国的崛起会对现代自由秩序构成致命威胁。
 
欧盟称,中国是追求科技领头羊地位的经济竞争对手,同时也是推动替代治理模式的系统竞争对手。在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指责中国进行“掠夺性扩张”,并提议让其重返“适当的排名”。据Washington Examiner报道,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斯金纳(Kiron Skinner)在今年4月底曾称中美之间的博弈是不同文明之间的斗争,这也是美国首次面对非白人种族的强大竞争对手。
 
马凯硕则认为西方国家不必对中国的崛起如此惊恐。马凯硕称,毫无疑问,中国的世界影响力将会进一步增长,而随着自身变得越来越强大,中国自然希望得到更多尊重。


 
但是,马凯硕认为对于包括加拿大在内的许多国家来说,根本没有理由需要为此担心。马凯硕称,中国根本不会影响加拿大,因为坦率地说,加拿大其实就像是美国的附属国。
 
在意大利最近加入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后,北京又有了促进经济增长的新选择,那就是即便德国和法国等欧洲重量级国家对中国施加限制,中方也有了新退路。但是,其他一些国家可能会受到不同的影响。马凯硕称,比如北京就会让澳大利亚陷入两难境地,因为澳大利亚与美国一直进行防务合作,但其在经济上却越来越依赖于中国。与此同时,美国也面临“大幅心理调整”,因为其将不再是唯一的世界超级大国。
 
但马凯硕亦指出,一个更大且更重要的问题就是中国是否会依照现有规则行事,抑或,中国是否会创建一套新规则?


 
在这个问题上,马凯硕的看法也和那些即便没有对北京持敌对态度,但也是对北京戒心重重的人士截然不同。
 
马凯硕称,他实际上很希望在亚洲得以提升的同时,世界仍能继续维持从1945年就开始遵循的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秩序。这也是西方给予世界其他地区的礼物。但是,现在的危险在于这种秩序可能会被打破,而问题是最大的威胁来自于哪里?是来自中国?还是来自美国?
 
马凯硕建议人们先看一看近年来哪个国家最常破坏、放弃或试图退出多边协定。近年来,美国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国际多边机制,其中包括退出《巴黎气候协议》(Paris climate agreement)、《中程导弹条约》(Intermediate-Range Nuclear Forces Treaty)、国际法院(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国际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世界贸易组织上诉机构(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Appellate Body)、以及1961年签订的《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中的《关于强制解决争端的任择议定书》,此外,美国还退出了包括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和人权理事会(Human Rights Council)在内的一系列联合国组织。


 
马凯硕称,到目前为止,最肆无忌惮反对多边秩序的国家是川普政府领导的美国,这是事实。
 
相比之下,中国已经成为国际多边贸易体制的重要支持者和对抗气候改变的顶梁柱,与此同时,中国也在积极投身世贸组织改革。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成为多边贸易体制和健康环境的新保护神也引发了一些人的质疑,他们指出,中国的规章制度一直倾向于保护本国产业,并且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
 
但马凯硕称,他并不关注习近平的言论,他只关注中国的国家利益。对于中国的国家利益来说,是强有力的规则秩序有利,还是软弱的规则秩序有利?从逻辑上讲,如果你是世界第一贸易大国,那基于国际规则的秩序被打破实际上会给你带来很多损失。其次,中国的当务之急是维持国内稳定,而不是积极进行更多国际参与。目前,中国已经是全球行动者。


 
那么,中国一些众所周知的扩张之举,比如北京在远离其大陆的南海海域建造新岛屿并进行军事化又作何解释呢?
 
马凯硕称,实际上最先在南海海域修造岛屿的国家并不是中国,而是马来西亚、越南和菲律宾等国。虽然中国有占领南海岛屿的军事力量,但其却没有这样做,而是选择建造人工岛。因此,中国一直都在遵守游戏规则。(但是,北京拒绝接受国际常设仲裁法庭就中菲南海争端所做的裁决。)
 
马凯硕同时称,还有一些问题则是出现在规则尚未确定之时。比如中国华为引发的争议。马凯硕表示,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间谍,因此最好的解决方法不是打压华为,而是起草国际能够认同的行为准则。马凯硕称,对于这些问题,他自己的解决之道就是制定一套多边规则,明确各方在他所说的网络战争中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
 
本着相同的逻辑,马凯硕还认为那些只将矛头对准中国,试图阻止崛起的北京设置规则的人犯了错。
 
马凯硕称,美国让中国恪守多边贸易体制的最佳方法就是自己先恪守多边贸易体制,美国现在在国际法中制造的每一个漏洞,都是中国将来要面对的漏洞。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