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数据显示:名牌大学对优越背景的孩子们并不重要




大中报综合讯:BBC5月13日的特约文章指出,在美国,很多家长不顾一切地想让他们的孩子就读于一流大学,一些人甚至铤而走险,不惜犯罪。他们通过违法手段去贿赂,甚至篡改官方文件,以达到孩子保录名校的目的。

在今年3月被曝光的称为美国史上最大规模的招生丑闻中,很多富豪家长被指为让孩子进入精英学校而行贿。目前,已有数十人因此遭到起诉。

中国步长制药步长制药公司董事长赵涛(Tao Zhao)也涉案其中。他用650万美元的天价,为女儿赵雨思(音译,Yusi “Molly” Zhao)打开了进入斯坦福大学的后门。这也是迄今为止,美国大学入学舞弊案中最大的一笔。



那么,名牌大学究竟对上大学的孩子们有多重要?

事实证明,这并不重要!而且似乎对那些拥有最优越背景的人来说,这一点最不重要。

研究表明,很多富裕的家长可能花费大量时间、金钱和精力来确保孩子入读一所可以拿得出手的大学,但往往并没有实质性作用。

相反,那些来自最贫困家庭的人获得的好处最多,但他们却最少获得这样的机会。

会影响未来收入吗?
的确,精英院校的毕业生比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大学毕业生收入要多。但这并不足为奇,因为分数高的学生本身更可能被重点院校录取。



数据显示,到30多岁时,顶尖大学毕业生收入会超过非精英院校的毕业生,其中包括那些背景较差的人。

例如,常春藤高校中,中等收入家庭的学生在34岁时的平均收入超过10万美元,而这些大学包括哈佛、普林斯顿和耶鲁等院校的平均学费要5.5万美元。这些学校的录取率约是20:1,即每20人中录取1人。

相比之下,那些就读于最差院校的毕业生收入约为4万美元。

对于来自收入最高和最低家庭的学生来说,上一流大学对收入的影响最大。

除了耶鲁和斯坦福大学,丑闻中的大多数院校都属于"其他精英"一类,收入增长幅度较低。不过,很多家长还是愿意尽他们所能,在顶尖大学为他们的孩子谋得一席之地。



但是,正如他们的孩子将在《统计学101》(Statistics 101)中学到的那样,相关性并不等于因果关系。

问题在于,精英大学本身是否能帮助毕业生提高未来的收入,或者他们只是简单地挑选那些凭借自身的学有所长就会成功的学生呢?

大多数证据表明,主要是后者。

精英大学里聪明努力学生的收入与稍次一些大学里聪明努力的收入不相上下。

研究还表明,被精英大学录取,但最终选择进入一所排名较低的大学学生,在以后的几年里的收入并未减少。

并非所有研究人员都得出相同的结论,但大多数研究表明,上一所精英大学对于个人生涯的因果关系影响非常轻微。



很多情况下,选择大学专业的影响可能和大学本身一样大。例如,一项研究发现,这种选择对商科专业很重要,但对理科专业则不然。

美国大学招生丑闻是什么?
    今年3月,美国联邦调查局称,有家长为了孩子进入更好的学校而进行贿赂,行贿额超过2500万美元。
    家长们被控付钱而伪造孩子的成绩,或为其在大学校队中伪造一个虚假身份,以作为“体育特长生”录取。
    目前有超过50人,包括33名家长,以及多名体育教练因此被起诉。
    据报道,喜剧《欢乐满屋》(Full House)女星洛莉·路格林(Lori Loughlin)花了50万美元,让其女儿以赛艇特长进入南加州大学。
    《绝望的主妇》(Desperate Housewives)明星菲丽西提·霍夫曼(Felicity Huffman)被控花15,000美元,修改女儿的考试答案。
    该案件的核心策划者里克·辛格(Rick Singer)自称是熟知大学招生流程的专家,他运营了一家名为“新港滩大学入学顾问公司”(Newport Beach)。



据《纽约时报》报道,辛格曾是一名教师和体育教练,早在1992年就曾推出大学咨询业务,2014年还曾出版过一本关于进入大学建议的书籍。

3月份事发后,辛格承认犯有共谋敲诈勒索罪、洗钱罪、共谋欺诈美国罪和妨碍司法公正罪,上交50万美元后,辛格被保释,判决日期定在6月19日。

起诉书称,从2011年到2019年2月,家长们向辛格支付了约2500万美元。

中学也存在同样情况
同样的,很多家长还热衷于将孩子送入知名中学。



例如,在波士顿和纽约,那些和知名高中失之交臂的学生,与那些勉勉强强被录取的学生后期的发展并不相上下。在随后的SAT成绩、大学就读率、大学选择和大学毕业等诸多方面,差异也不大。

与大学一样,这些结果并非取决于学校,而是学生的能力。

但需要说明的是,这些并不意味着上哪所大学完全无关紧要,只是选择方面的差异仅会产生轻微影响。

然而,如果一个学生拒绝耶鲁大学,而选择了一所完全不知名的当地社区大学,那么他们很有可能不会取得优异的结果,尤其是社区大学很可能缺乏资源来帮助学生完成研究。



大多数研究都将收入作为衡量成功的主要标准。当然,正如许多文科毕业生安慰自己的那样,钱不是万能的。

名牌大学毕业生可能更幸运地找到体面的职业,比如去顶级的法律或金融公司就职。他们可能在象牙塔里就可以磨炼技能、建立必要的人脉,以获得这样的职位。

另一方面,名牌大学毕业生对工作的满意度较低,而且更容易感到工资过低。

但要说起上什么样的大学比学生本身更重要,那么这条定律有一个关键的例外。

家庭中第一个上大学的学生,或少数族裔背景的学生,似乎是为数不多从名牌大学中受益的群体。



例如,如果第一代学生上的是一所更顶尖的大学,他们的收入会增加5%。

一个对此可能的解释是,这些学校可以让弱势群体的学生,接触到富裕学生家庭已拥有的人脉网络。

所以,那些进入排名靠前学校的少数学生,反而是收获最多的学生。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这些权贵学生的父母几乎不顾一切地让他们进入精英大学,但实质上收效甚微。他们甚至可能比不过那些收入较低的申请人,而后者才是最大获益者。

本文作者:理查德·里夫斯(Richard Reeves)是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经济事务高级研究员。凯瑟琳·古约特(Katherine Guyot)是一名研究助理。布鲁金斯学会是一个位于美国的非盈利性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