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中国正悄然成为北美大麻的供货基地




大中报综合讯:纽约时报驻北京记者Steven Lee Myers的文章指出,你的iPhone、你的耐克(Nike)是中国制造,你客厅圣诞树上的灯饰可能也是。先如今,中国想给你种大麻。

在中国的34个省级行政区中,有两个省正悄悄引领种植大麻的热潮,用来制造大麻二酚(CBD)。

大麻从用途上可被分为工业大麻、医用大麻和休闲型大麻,它们都含有THC(四氢大麻酚)和 CBD(大麻二酚)等大麻素成分。THC能与大脑中的CB1受体结合,具有使人兴奋的作用;而 CBD不具有精神活性作用,医疗价值很高,具有抗痉挛、抗焦虑、抗炎、镇痛等药理作用,欧美国家已经有相当多数量的CBD药品、保健品、化妆品在市场销售。外观上看,工业大麻植株高大, THC值均低于0.3%;毒品大麻植株相对矮小,THC含量可从5%到30%。



尽管在中国这个有着世界上某些最严格毒品管制政策的国家,大麻二酚尚未获得用于消费的许可,但有人仍在这么做。

“市场潜力难以估量,”汉麻投资集团董事长谭昕说。2017年,该公司成为首家获准在这个位于中国南方提取大麻二酚的公司。这种化学物质在海外销售,做成油、喷剂和香膏,用于治疗失眠、痤疮,甚至糖尿病和多样硬化症等疾病,虽然这种治疗方法迄今尚无科学根据。

大麻可以改变精神状态,其合法化在中国几乎没有出现的可能。但随着这种植物在北美摆脱了人人喊打的恶名,全球医疗产品的需求随之而来,特别是对大麻二酚的需求。中国企业看到其背后的巨大商机,争先恐后地予以填补。



山冲是位于云南省会昆明以西一个偏僻山谷里的村子。汉麻在这里的子公司种植着超过1600公顷的汉麻(即工业大麻),它也用于制作麻绳、纸张和织物。在两年前落成的干净工厂里,这家公司从这种作物当中提取油状和结晶状的大麻二酚。这里是一片禁区,旁边是一家军工厂。

汉麻集团旗下的云南汉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田伟在接受采访时说道。“它对人的健康也是非常有好处的。”

“中国可能在这方面的认知度会稍微迟一点,但在将来肯定会有机会。”田伟说。

事实上,中国种植大麻已有数千年历史,主要用于制造纺织品、大麻籽和油脂,甚至据一些人说,它还用于中药。



据公元一世纪或二世纪的《神农本草经》的记载,大麻具有疗愈之效,其籽和叶可用于治疗多种疾病。

据该书记载:“久服通神明轻身体”。此处来自《药理学前沿》(Frontiers in Pharmacology)杂志上一篇文章所引用的翻译。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北京对非法药物采取了强硬政策,直到今天,种植和服用大麻都受到严格禁止。走私者甚至会面临死刑。

中国在1985年签署《联合国精神药物公约》(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Psychotropic Substances)后,规定甚至更进一步。它完全禁止了大麻的种植。多山省份云南一直有种植大麻的传统,这里与缅甸、老挝和越南接壤,是中国最贫困的地区之一。农民种植工业用途的大麻来制作麻绳和纺织品,尽管其中仅有微量化合物四氢大麻酚(THC),也就是大麻烟当中所含可改变精神状况的物质,但中国还是将其禁止。



4月,在北京举行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国家禁毒委员会副主任刘跃进表示,其他国家合法化的势头意味着中国将“更加严格加强对工业大麻的监管”。

汉素工厂有几十部闭路摄像头,可将视频直接传送至云南省公安厅。

中国直到2010年才放宽了工业大麻的限制,允许云南恢复生产。当时主要的目的是用于纺织品,包括人民解放军的制服,但产品门类很快便扩大了。

1979年,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后,军需所开展了新型纺织纤维研究,当地种植的汉麻(工业大麻)因吸湿透气、抑菌防霉等特点脱颖而出,自此成为军用产品。中国至今都是全球最大的工业大麻纤维和种子生产国。

这个行业的不断扩大给云南带去了迫切需要的投资。这里四季如春的温和气候非常适宜种植大麻。汉素的田伟说,农民每英亩可获得300美元的收入,比亚麻或油菜籽都高。



汉素公司是云南四家获批生产大麻二酚的公司之一,种植面积超过3.6万英亩。现在其他人也加入了这股热潮。

今年2月,云南省向浙江制药公司康恩贝集团的三家子公司颁发了许可证。青岛的华仁药业最近表示,它正在申请在大棚种植汉麻的许可。大棚现已遍布昆明周边地区。

其他地区也注意到了这一点。2017年,中国东北、与俄罗斯接壤的黑龙江省也加入了云南的行列,允许大麻种植。吉林省今年表示也将采取同样的行动。

一连串的公告推动这两家公司的股票在中国交易所暴涨,促使监管机构介入限制交易。

尽管大麻二酚对健康的益处仍不确定,但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去年批准首次将大麻二酚用作治疗两种罕见且严重的癫痫药物。其他潜在用途正在研究中。



中国允许大麻籽和大麻油的销售,允许在化妆品中使用CBD,但尚未批准将大麻二酚用于食品和药品。因此,目前汉素的大部分产品、—年产量约两吨的产量都销往海外市场。田伟说,他相信中国批准这种化合物的使用只是时间问题。

汉麻的雄心是走向世界。该公司已在拉斯维加斯收购了一家萃取厂,预计很快投产,并计划在加拿大再建一家。董事长谭昕说,他希望拥有世界上最大市场的中国能效仿美国,他称美国是对大麻的益处“了解最多”的市场。

“并不是一个新的应用,而是把我们国家的传统发扬光大。”他说,并引用了描述大麻药用价值的古代文献。

云南农业科学院的科学家杨明是中国顶尖的大麻专家之一。他说,传统上人们会用大麻的种子制成药丸,用来治疗便秘,但无论农民还是其他居民都普遍不了解大麻的致幻性。



然而,随着中国在文化大革命后逐渐开放,上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到云南旅游的外国游客发现了大量野生大麻。这在一定程度上使得背包客和冒险家来到这里寻求某种体验。

“他们会去找我们老乡田里种的大麻,会去采花带回宾馆里面把它晾干了抽,”杨明说。“抽了之后,他们有的就会裸奔癫狂。”

从那时起,当局进行了干预。杨明在云南长大,当时刚从北京的农业大学毕业。他被指派研究大麻,自此一直研究这种植物。他在社交媒体上的头像就是一片大麻叶子。



云南农科院一直在培育自己的大麻品种,但都需要得到警方的批准,以确保植株的THC含量不到0.3%,THC是衡量大麻的国际标准。现在已经培育出九个品种,杨明的团队还在进行更多研究。

其中一个名叫云麻7号的品种可以提取更多的大麻二酚。虽然这种化合物在商业产品中的使用仍处于起步阶段,但杨明已经注意到,它与大麻相关的恶名开始消失。

“所以说现在国外就特别喜欢用我们云南的CBD。”杨明自豪地说道。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