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中国银行界多米诺骨效应二:资产$1050亿美元的中国锦州银行濒临倒闭
Domino #2:Chinese Bank With $105 BN In Assets On Verge Of Collapse




美国财经博客网站Zerohedge 6月3日发表的一篇文章称,在西方世界以及东方大部分国家都在专注于预测美国总统川普加速全球贸易/科技战将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时,北京正在竭尽全力避免另一家银行步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后尘再现倒闭危机。5月29日,中国央行中国人民银行(PBOC)再次进行公开市场逆回购操作,实现净投放2500亿元人民币,再加上此前的1500亿元人民币,中国央行自5月27日重启逆回购操作后已合计净投放4000亿元人民币。结合近期资金市场和债券市场的表现情况来看,中国央行此举旨在缓解市场流动性紧张,因为此前包商银行突发风险性事件给市场尤其是同业市场带来很大影响,导致同业存单发行遇冷,银行资金拆借变得紧张,资金市场利率上行,在这一时点下,中国央行进行较大规模的净投放有助于稳定市场预期。
 
目前,北京正在争分夺秒地采取应对措施,以免在包商银行于两周前被接管打开潘多拉的魔盒后,会引发大规模恐慌。包商银行是中国首家被政府出手接管的银行,其几乎是在重演2008年陷入困境的华尔街投行贝尔斯登(Bear Stearns)的轨迹,在贝尔斯登濒临倒闭后,摩根大通(JPMorgan)以低廉价格收购了这家历史悠久的银行。


 
在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倒下后,人们不禁要问接下来又会轮到哪家中国银行,以及这些银行是否会成为中国的雷曼兄弟(Lehman)。
 
Zerohedge网站在5月30日公布延迟发布2018年报的地区银行名单时,不禁再次询问了这个问题,延迟发布年报是表明银行即将出现偿付能力问题的最大危险信号。
 
在一天后,Zerohedge网站就找到了答案,因为中国锦州银行(Bank of Jinzhou)在当天宣布该行的审计师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Ernst & Young Hua Ming LLP)及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rnst & Young)已经辞任,在此前不久,锦州银行刚刚宣布会延迟发布2018年报。锦州银行在延迟发布2018年报的地区银行名单中排名第二,其总资产约为$1050亿美元,规模要比包商银行大得多。
 
有些人可能并不清楚银行延迟发布年报和审计师辞任意味着什么,实际上这就意味着这家银行不仅几乎可以肯定将会倒闭,而且倒闭迫在眉睫。
 
锦州银行在2015年曾卷入丑闻缠身的汉能(Hanergy Group)集团股价暴跌风波,该行在递交香港证交所的文件中称,在锦州银行于2018年5月29日举行的上一届股东周年大会上,安永获任该行的审计师,任期直至下一届股东周年大会结束。但是,安永并没有做到任期结束,因为锦州银行的董事会及其审计委员会在今年5月31日收到了安永要求即时辞任该行审计师的辞任函。


 
安永在辞任函中表示,在进行锦州银行2018年度综合财务报表审计期间,安永注意到有迹象显示,该行向其机构客户发放的某些贷款实际用途与其信贷文件中所述的用途不一致。有鉴于此,安永已要求提供额外证明文件以证明客户偿还贷款的能力(尤其是可被强制执行的抵押物)及该等贷款的实际用途,旨在评估该等贷款的可收回性(“未完成事项”)。安永已提请锦州银行管理层及审计委员会注意未完成事项。然而,于辞任函日期,安永与锦州银行未能就处理未完成事项所需的文件范围达成一致。因此,安永未能完成2018年度的审计程序。

在安永辞任后,锦州银行董事会决定委任国富浩华(香港)会计师事务所(Crowe (HK) CPA Limited)为新任审计师,以填补安永辞任后的空缺,任期直至该行下一届股东周年大会结束为止。锦州银行表示,将尽最大努力协助国富浩华(香港)会计师事务所完成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审计工作,目前预期于今年8月底公布2018年年度业绩。
 
很显然,就连锦州银行的管理层也认为安永辞任可能会导致该行股价暴跌,有报道称,锦州银行的H股自2019年4月1日起已经在香港联合交易所(The Stock Exchange of Hong Kong Limited)停牌,以待该行发布2018年年度业绩。根据港股上市规则,如果公司股票持续停牌18个月,将可取消公司上市地位。锦州银行此前表示正采取合适步骤遵守复牌指引,旨在可行情况下尽快恢复股票买卖。



根据锦州银行公布的2018年半年报,截至2018年6月30日,锦州银行资产总额为7483.92亿元人民币,较2017年末增长3.5%。不过,此前锦州银行资产一直保持高速的增长态势,在2013年至2016年间,锦州银行资产总额每年均保持40%以上的增速,2016年资产增速高达49.05%,2017年资产增速较2016年有所下降,但仍达到34.20%。

北京现在面临的真正问题是,锦州银行崩溃的速度会有多快,北京和中国央行应该作何反应,以及在延迟发布2018年报的地区银行名单上出现的其他银行是否会遭遇疯狂的银行挤兑,当然,这不仅仅只是局限于中国的中小银行。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