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香港市民继续抗议示威 立法会推迟引渡法案辩论
Hong Kong legislators postpone debate on China extradition bill as protesters flood streets




《环球邮报》6月11日报道称,北京时间本周三上午,数万名抗议者占领了香港市区的主要街道,他们设置路障,阻断交通,准备坚守一天以抗议一项可令中国当局更加容易地从香港引渡嫌犯的法案。
 
在当天上午快11点时,香港立法委员会的议员称原定于当天举行的引渡法案辩论已被推迟,因为香港的政治领导人不想抗议活动进一步升级。与此同时,警方也开始用胡椒喷雾和水炮对付一些抗议者。
 
香港立法会议员杨岳桥(Alvin Yeung)表示,引渡辩论推迟至何时尚不清楚。当天,杨岳桥是在激愤的抗议人群和举着透明防护盾的防暴警察队伍之间的小空隙处发表讲话,他称自己来到现场是为了维护和平。


 
杨岳桥称:“我们要求和现场的最高级别指挥官直接对话,以向其发出最明确的信息,那就是不要对这些无辜的香港民众动用武力,他们无须为此承担责任,这是一个政治问题。”
 
当天和杨岳桥一起抵达抗议现场的还有另一名香港立法会议员谭文豪(Jeremy Tam),他们原本以为只要立法会作出了让步,所有抗议者就会离开。
 
但是,直到本周三中午,抗议人群仍没有要散去的迹象,一群身穿黑衣的抗议者竖起了路障,并用链条将路障物绑在一起,从而切断了香港金融中心区的大动脉,在这些黑衣人中,有许多人带着面具,还有一些人带着头盔。
 
在这群黑衣人出现的当天,香港的社会工作者、教会团体、学生组织和工人联盟一起呼吁举行总罢工,以让市民抗议引渡法案。香港立法会原定于本周三对引渡法案进行二读辩论。据政治分析人士称,该法案可能会在本月初通过。


 
22岁的Nicole Cheng身穿黑衣,在本周二晚就抵达了抗议现场,他事先就已经做好熬夜战斗的准备,他称,香港市民非常非常的生气,因为政府对他们的呼声充耳不闻。

这个问题已经导致香港出现分裂,有数十万人在请愿书上签名,表示支持修订引渡法,但与此同时,也有上百万人参加了本周日举行的游行示威活动,他们走上街头抗议他们认为会危及香港自由的引渡法案。
 
在本周日有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中,抗议者在三公里长的街道上有秩序地行进着,和周日的示威活动有所不同的是,本周在香港多地都出现了抗议呼声,并且抗议形式也是多种多样,其中包括示威游行,以及提现大量美元,以期能够影响香港地区的外汇储备。
 
呼吁香港市民进行温和抵抗的呼声越来越大,也有可能导致长期以来一直以其 有秩环境而引以为豪的香港掀开新的无序篇章。据当地媒体报道称,在北京的支持下推进引渡法案的香港特首林郑月娥(Carrie Lam)已经收到死亡威胁。


 
在承诺本周三采取行动的团体中,亦包括面包店和律师事务所等香港小企业,这些企业均表示在本周三会停止营业。一些大型银行和咨询公司亦建议员工在当天灵活安排自己的工作,因为香港市中心的交通已经中断,而在香港的商业中心区世界知名金融机构星罗棋布。
 
香港律师团体法证汇思(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的召集人Jason Y. Ng表示,因为香港是一个金融都市,目前社会呈现两极分化,该团体不指望当地的所有学校和企业完全或几近完全地参与其中,但是,每一点点帮助都弥足珍贵。
 
Ng称:“我们做这一切是因为我们真的担心引渡法案可能会对我们的人身安全和言论自由造成影响,但更重要的是,我们进行抵抗是因为我们想向香港政府和北京传递一个信息,那就是我们不会对此听之任之。”


 
香港和北京的政治领导层一直未有表露修改引渡法案或是推迟通过该法案的意愿。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誓言要推进这项法案,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耿爽在6月10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回应有关香港游行的问题时称,关于香港特区修例的事情,中方已多次表明立场,香港特区政府已就修例工作广泛听取了社会各界意见,两次调整了修例草案,对有关建议作出积极回应,中央政府将继续坚定支持香港特区政府推进修订“两个条例”的工作。
 
目前,香港已经和20个国家签订了引渡协议,并与另外12国达成刑事互助协议,容许彼此引渡逃犯或提供司法协助,但是,中国内地和台湾一直被排除在外。在台湾于2018年发生一宗香港市民涉嫌其中的杀人案后,香港政府在今年提议立法,以允许将被控犯有严重罪行的嫌犯引渡至所有未和香港签订引渡协议的司法管辖区,在这其中亦包括中国内地。

虽然引渡法案的目的只是为了引渡被控犯有严重罪行的嫌犯,但一些律师及抗议者都表示担心中国内地的法院会听命于执政共产党,通过捏造指控基于政治理由逮捕一些人士。


 
香港前立法者、律师何俊仁 (Albert Ho)表示,许多人坚信该法案将会击穿香港和中国内地之间的防火墙,导致一些香港市民面临被送回中国内地受审的现实危险。
 
在许多香港市民因为北京试图让香港融入内地的种种努力而感到惴惴不安之际,这种危险前景自然会使得引渡法案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香港在1997年回归中国时,曾承诺会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实现高度自治。之后,香港一直保留着和内地截然不同的社会和政治环境,不受限制的互联网接入和深受尊重的法院,香港市民可以自由表达各种批判性言论,而在中国内地发表这些言论则会带来牢狱之灾。

但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上台后开始奉行越来越强硬的外交政策,随着北京不断加强控制,人们也越来越担心香港的自由会渐渐消失。在2014年,北京因为拒绝给予香港更多民主权利的要求,导致香港爆发令市中心陷入瘫痪的“雨伞运动”,当时有数万人走上街头参加抗议活动,但虽然抗议者坚持了79天,最终仍未促成任何政治转变。此外,一座新的大桥以及高速铁路也将香港变成了中国国家基础设施网络中的一环。
 
引渡法案还承诺,会在香港和中国内地之间建立新的司法合作。政治分析人士表示,引渡法案通过已成定局。
 
但是,何俊仁称:“我们只是觉得我们应该站起来说不,这是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也是我们唯一应该做的事情。”
 
在本周二晚间就抵达抗议现场的抗议者中,亦包括最近刚刚大学毕业的Henry Kam,他说:“虽然我做不了什么,但我可以参加抗议活动,因为团结就是力量。”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评论总数

对本文的评论有1条
無名氏的头像
無名氏 (未验证) on 星期三, 六月 12, 2019 - 18:36
一帮傻逼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