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男人维系友情为什么这么难(一)
I love you, man: Why do men have such a difficult time maintaining friendships?




在2017年秋天,我和妻子离婚了,当时我们已经结婚15年并有两个孩子。那是我一生中最难熬的时刻,心里的痛难以用言语表达。我成年后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和妻子一起度过,我和她相遇时是25岁,31岁时我们有了女儿,34岁时我们有了儿子。现在,40岁的我又恢复了单身。
 
我记得那天晚上我们是坐在自家的门廊上,我担心了很久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我们决定离婚。当时,两个孩子已经在楼上熟睡,我本以为我们一家四口在未来几年还会一起生活在这栋房子里。但是,我认为理所当然的未来却在一瞬间化为泡影,接下来是一连串让我头疼的问题:我们该怎么去和孩子说这件事?我该怎么去和我的父母说这件事?接下来的生活该怎么过?我心中充满了恐惧。我接连失眠了好几个星期,工作也变得一团糟,我什么都写不出来,脑子里只想着我的人生已经破碎,而我无力挽回。


 
我知道,从某种程度上说,在那个时候找人倾诉是有助于我的,但是,在我和妻子离婚几个月后,我仍然没有和我的任何一个密友说过这件事情。在这些朋友里,有的人是和我初中玩到大。在我们偶尔相聚时,我们谈论的往往都是一些可预见的问题,比如最近怎么样?工作顺利么?家里都好么?而我们每个人在回答这些问题时,也往往都是很简洁的答案:很好,不错,都挺好。但实际上,我的一些朋友在说很好时可能正在经历人生危机,比如父母生病,兄弟姐妹疏离,离婚等。但是,我们不会告诉彼此这些事情,我们只会一起喝啤酒,看球赛,然后各自回家。
 
我也不想和家人谈论这些事情,我不想看到他们在听我说这些事情时脸上发生变化的表情,我不想我的父母为我担心,我也不想我的哥哥为我感到难过。我不想承认自己是一个将一切搞砸了的失败者,我尝试着自己应对这些事情,但在我一个又一个夜晚辗转难眠后,我终于发现自己无法独自承受一切,我必需找人倾诉。
 
于是,我打了电话给我的朋友保罗(Paul),我和他是发小,我们小时候就一起躲在我父母的车库里打电子游戏和喝啤酒。随着年龄增长,我们的友情也在发生变化,我们不再两个人打电子游戏,而是和其他朋友一起每年参加一次高尔夫旅游,并且常常一起打篮球,直到我摔断了腿不再上球场。但是,保罗仍是我在多伦多为数不多的密友之一,我的其他一些密友都在数年前和家人一起搬到了郊区。


 
我和保罗在多伦多西侧Bloor Street上的一个灯光昏暗且比较安静的酒吧见了面。在喝了几品脱啤酒后,他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虽然我曾试图隐瞒一切,但他知道我肯定出了问题。于是,我将一切都告诉了他,包括我的婚姻是如何破裂的,我有多迷茫,我有多害怕等。
 
在我一口气说完后,出现了令人尴尬的停顿。
 
在那一瞬间,我开始担心自己说了一些保罗既不想谈论,也不想知道的事情。我担心自己在那一刻想要的东西——同情、理解或是其他任何东西可能都是他难以给予的。但是,保罗接着却对我说听到这个消息他很遗憾,然后他又就我应该如何应对现状说了他的一些想法,包括我应该如何和我的前妻进行交谈,应该如何确保我的孩子正常地生活和学习,以及应该如何照顾好我自己。在我对他说他的建议非常好时,他笑了,他接着说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因为他接受过100多个小时的婚姻辅导,而我之前对此一无所知。我问他为什么从来没有告诉过我这些事情?他回答说,这会让人尴尬。


 
接下来,我们的交谈又回到了老生常谈的话题,也就是我已经习惯的那些不会进行深谈的话题上。在喝完酒回到家后,我在那个晚上想了很多。令我感到震惊的是,虽然我和保罗是一起长大的朋友,但我们仍然无法进行推心置腹的交谈。在随后的几天乃至几周时间里我想了很多,我原本以为一些密友是我身边最亲近的人,但实际上我们之间也隔着一段距离。

男性更容易孤独
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孤独量表是在1978年编制,但多年来已经经过数次修订。对于研究人际交往方式的学者来说,孤独量表就是该研究领域的一个评测标准。以下一些问题的答案包括“从来没有”、“很少”、“有时候”或“经常”,你也可以试着回答一下:
你感到和周围的人无话可说吗?
你感到自己缺少同伴吗?
你感到没有人可以帮助自己吗?
你觉得自己是某个交际圈的一员吗?
你觉得自己身边没有任何关系亲密的人吗?
你觉得自己的兴趣和想法与周围的人都是不同的吗?
你觉得有人真正了解你吗?
你感觉人们只是生活在你周围,但与你毫无瓜葛吗?


 
在自己身边但却疏离,只是浅浅之交,这就是很多人和一些朋友相处的感觉。在过去18个月里,我曾和一些哥们谈过关于友情的问题,在他们当中有我生命中最熟悉的人,也有认识时间很短的人。但他们都告诉我,他们有很多熟人,但亲密的朋友却很少。其中有一个哥们以极其通俗易懂的方式对此做了解释:如果他在下班后想要喝啤酒,可以找到十几个“伙计”陪他,但是,在他需要帮助时,他能打电话的密友可能只有一到两个。
 
随着有越来越多证据表明孤独会造成可怕的后果,研究人员对友情的研究兴趣也越来越浓,他们希望能够了解友情会对我们的生活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比如,《Plos Medicine》期刊在2010年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中,美国杨百翰大学(Brigham Young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对148项有关人际关系和死亡之间的关联的研究进行了分析,结果发现与锻炼身体相比,拥有良好的人际关系可让长寿的概率增加近一倍。简而言之,就是忍受孤独会损害你的健康,危害一如每天酗酒或吸15支香烟。并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孤独造成的伤害会越来越大。


 
此外,在《Personal Relationships》期刊发表的另一份研究报告中,密歇根州立大学的心理学教授肖皮克(William Chopik)也在一项有关友情的研究中,对来自近100个不同国家的逾28万名年龄介于15至99岁的人士进行了研究分析。
 
肖皮克教授称,那些重视友情的人往往要比不珍视友情的人更幸福,但是,要到人到中年时这种影响才会越来越强烈。

在2017年,肖皮克博士进行了一项研究,以确定人到老年时友谊支持有多重要。结果,肖皮克博士发现与兄弟姐妹、配偶、子女和父母相比,有知心好友更能让人晚年幸福。肖皮克博士称,友谊的质量似乎还有助于预测人到老年时是否会出现心脏病发作和中风。
 
在相关统计数字中既有男性也有女性,但总的来说,男性更容易孤独,所以健康风险也更大。


 
肖皮克博士指出,友情对于男性健康很重要的最主要原因,是因为其有助于缓解压力。
 
肖皮克博士称,对于男性来说,友情不仅有助于缓解压力,随着时间的推移还会带来健康益处,因为其他人际关系在很多时候可能只会给人带来压力,而友情却会让人感觉更好。友情本应带来许多益处,但我和我身边的许多男性却并非如此。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肖皮克博士和我一起讨论了男性和女性维持友情的不同方式,期间他提到了美国心理治疗师兼社会学家鲁宾(Lillian Rubin)在上世纪80年代进行的一项研究。
 
在此次研究中,鲁宾博士向男性和女性参与者提出了以下假设:如果你的情侣回到家说要离开你,你会向谁求助?
 
肖皮克博士称,对于这个问题,几乎所有女性都能说出一个她们可以去求助的朋友,并且通常都是同性朋友,但是,只有极少数男性称他们有可以求助的人。(待续)

*注:本文是《环球邮报》6月15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作者是《环邮》记者Dave McGinn。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