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男人维系友情为什么这么难(二)
I love you, man: Why do men have such a difficult time maintaining friendships?



 
而我就是这种情况。我能向谁求助?我为什么不能向任何一个朋友敞开心扉?这么多年来我为什么会对这种友情状态听之任之?
 
我生平第一个最要好的朋友是波伊(Trevor Boin)。我们相识于七年级时,当时我俩都是刚到安省的奥克维尔上初中。我们很合拍,我喜欢恶作剧,极其讨厌双关语,而他总是笑对一切。我们都喜欢玩滑板,看警匪片,骑着我们的BMX自行车在社区附近转悠。
 
上高中后,我们又结识了一群朋友,他们常常会在我们住地附近一个商业区里的一家名为Five Star的杂货店里闲逛。在接下来的三年时间里,我只要去Five Star商店,在那肯定能碰到至少两到三个正在闲逛的朋友,那时候我们还没有手机,是否能碰上全凭运气。


 
我们一起玩自行车飞跃,一起打电子游戏,一起生平第一次喝醉酒,一起第一次抽大麻。我们还一起去看演唱会,一起玩橄榄球,一起参加我们能找到的每一个家庭派对。我们相互调侃然后哈哈大笑。
 
在高中毕业后,我到安省伦敦去上大学,在那里我又结交了一群新朋友,杰夫(Jeff)和我一样喜欢音乐;马克(Mark)总能让我很开心;奥拉(Orla)是像我一样的书呆子。虽然我们只在一起度过了四年大学时光,但感觉却像是已经认识了一辈子。
 
大学毕业后,我们回到各自的家乡。在最初几年,我们还经常保持联系,但渐渐地,我们之间的电话和电子邮件变得越来越少。


 
在离开学校后,我并没有花太多精力去维持这些关系。后来,我搬到了多伦多。在几个月后,我遇到一个女孩,她成了我最好的朋友,然后又成了我孩子的母亲。她在多伦多的朋友成了我的朋友,她也成了我那些中学好友的朋友,这些朋友常常会来我们家做客。
 
当我在一个杂志社找到第一份正式工作后,我在单位里又结识了三个新的好朋友,我们都是喜欢玩滑板的书呆子,尽管我们已经有很多年都没有玩过滑板。
 
那时候,我们都有很多空闲时间,所以经常会在一起玩。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朋友都结婚、生子、搬走了。当时,我并没有真正注意到这些友情已经在流逝。我仍会时不时地回到奥克维尔去看望这些朋友,但我已经有了妻子、孩子和工作,而我的这些朋友也大都如此。所以,我们之间的友情已经不复过往。
 
如果你当时问我,我仍然会说我有很多好朋友。但是,那时候的友情已经和孩提时代的友情有所不同。描写友情,特别是年轻人之间的友情影视作品通常都带着一丝怀旧和浪漫气息,比如《伴我同行》(Think Stand By Me)、《七宝奇谋》(The Goonies)、《太坏了》(Superbad)、《死亡诗社》(Dead Poets Society)、《一路上有你》(A Prayer For Owen Meany)、《汤姆•索亚历险记》(The Adventures of Tom Sawyer)等。但是,这些影片中所描述的友情通常只存在于我们的记忆中。男性必须进化,必须做出改变。


 
友情需要经营,我们无法轻松维持曾经拥有的友情。
 
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人到中年难以接交朋友的原因都很简单,那就是交朋友需要花时间,而中年人忙于家庭和工作,空闲时间很少。事实上,研究人员甚至可以告诉你结交一个新朋友大致需要多少时间。

美国堪萨斯大学的传播学教授霍尔(Jeffrey Hall)招募了两组研究对象,分别是大学新生和最近刚刚搬到一个新城市生活的成年人,然后追踪他们和新朋友的亲密程度,以及彼此共度的时间长度。


 
霍尔的研究发现,一段点头之交的友谊需要花40到60个小时,花80到100个小时就可以升级为朋友,花大约200个小时才能成为好朋友。这里指的时间是花在诸如一起外出、开玩笑、玩电子游戏等活动上的时间,一起工作的时间不算。霍尔称,当人们与某个朋友之间的关系处于过渡阶段时,在三周内与这个朋友相处的时间就会翻两到三倍。
 
假设你和一个人每次见面的时间是三个小时,那你们需要彼此相处67次才能达到200个小时,才能成为好朋友。试问人到中年时,谁有那么多空闲时间去结交一个新朋友?
 
虽然无论是对于男性还是女性,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才能交到朋友都会是个问题,但在维持友情方面,男性的问题似乎特别更大。正如研究人员所说,女性的友谊是“面对面”,而男性的友谊是“肩并肩”。也就是说,女性是通过直接和对方进行交谈建立友谊,而男性则是通过日积月累的相处成为朋友,比如一起泡吧,一起打篮球,一起看棒球比赛等。


 
美国牛津大学的人类学家和进化心理学家邓巴(Robin Dunbar)在2017年进行的一项有关友谊的研究表明,男女维系友情的方式大不同,比如在高中毕业上大学后,女性仍会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通过电话和脸书(Facebook)和之前的朋友保持联系,但男生一旦和朋友分开后,往往就会变得不那么上心,所以,即便可以通过手机保持联系,但男生仍然更加倾向于通过直接接触和活动维持友情。
 
但是,在一起活动并不代表着友情就可以维系,我对此就深有体会。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匹兹学院(Pitzer College)的社会学荣誉教授、《同志的友谊:坚不可摧》(Gay Men’s Friendships: Invincible Communities)一书的作者纳迪(Peter Nardi)表示,亲密的友谊需要彼此推心置腹袒露心扉。换句话说,也就是两个人需要分享更多个人信息,而不仅仅只是就共同关注的运动队或其他感兴趣的东西发表看法。纳迪称,阻止男性与其他男性接近的问题之一,就是有关脆弱性的文化常态,这是导致男性难以袒露心扉的根源问题。(待续)

* 注:本文是《环球邮报》6月15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作者是《环邮》记者Dave McGinn。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