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香港的街头抗争何为止境




几乎全民规模的香港“反送中”街头抗争,已持续了三周多。第一周6月9号的百万人上街,以及全球29个大城市同步示威,已经取得了成果:港府表示暂停逃犯条例的修订,特首林郑月娥也公开向港人道歉。虽然运动的初始组织者民间人权阵线表示愿放弃继续领导,但民间街头抗议运动者并无休止的节奏。以刚出狱的学运头目黄之峰为代表的香港六大专院校学生组织,上周给港府最后通牒:(上)周四下午5点前如无答复,即采取连串行动:包围政府总部、立法会、礼宾府以及警察总部,系列不合作运动还包括堵塞道路。大有瘫痪香港之势,而诉求就是港府永久撤回逃犯条例修订案、撤街头示威的定性、追究警察暴力执法以及特首林郑下台。



特首林郑公开表示,停止修订已意味着无此修法进程,她还有三年任期的工作要做、无意辞职,恳请民众谅解并给于机会。香港特首是根据基本法由大陆中央运作产生,即便林郑下台,新特首亦将根据中央旨意行事,换特首的意义不大。或者说,与其强逼撤换特首,不如争取特首普选。现实状况下,让中央屈从示威者之意撤换特首应该没有可能,即使在殖民地时期欲撤换港督也像是天方夜谭。撤回修例,已是进行时;而追究暴力执法的弊端,以香港现行的法制体系亦非难事。有趣的是,最后通牒中的“撤定性”,颇似当年六四反人民日报社论“动乱”定性之异曲同工,一种似曾熟悉的难诉之感恐有显现。

以特首道歉、港府暂停修例,港人在中华的民主运动史上已创下了前所未有的成果。这与香港各界,尤其是前政府官员以及社会精英的团结和睿智分不开。学生接手运动并无不可,但运动的未来走向亦须与港人大众的心意吻合。包围及至瘫痪政府机构只是一时之急的反应,但长此以往尤其是堵塞道路进而瘫痪香港,大概并不代表多数民意。港人毕竟需要回归正常的生活,香港的国际贸易和国际金融地位的维护,仍取决于社会的安定。香港的法制以及大陆中央政府的权威,岂能容忍街头抗争运动趋向于成功的变相政变。无休止的街头激烈政治抗争,客观上所造成的混乱,香港、中国乃至国际社会都不会愿意看着此景持续下去,港人大众对街头运动的支持热度也未必能长期维持。说到底,无人愿意再有一个“六四”的发生。



社会的进步、民主民生的改善,原本是个渐进的过程。今日香港的问题乃至中国的问题,执政当局固然有责任,民间也当有义务妥善合理地推进解决。欲速则不达,港人应该珍惜已获得的成果,切勿被些许进展冲昏头脑,以为街头激烈抗争就能解决一切,继续保持已有的睿智、及合理的节奏,扩增自己的权益。正像上文提及的,与其一口气吃个胖子,不如从根本出发,将运动引导向特首及立法会真正普选的长期坚持上。法国大革命的精神值得敬佩,而英式的通过法制加强民权却很实在。当然民间持之以恒的争取必不可少。祈愿,香港能成为中国辖下的民主法制的首善之地。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评论总数

对本文的评论有1条
無名氏的头像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未验证) on 星期四, 七月 4, 2019 - 01:52
傻逼小编,清单已经给你拉好了,别以为用个假名就能藏起来。等时机一到,一块清算!早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