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美国大企业是如何让中国再次伟大的(下)
How America’s Biggest Companies Made China Great Again




在过去30年里,一些知名的美国企业已经成为中国人生活的一部分。就像在纽约一样,如今星巴克在北京和上海随处可见。通用汽车在中国的汽车销量多于世界其他任何地方。肯德基和棒约翰等美国快餐已经进入中国所有大城市。苹果公司已经在中国开设42家门店。
 
但是,美国企业在中国的业务范围远不止于此。由台湾富士康公司领导的一个完整的企业网在中国组装或供应苹果产品。如今,这个网络中的企业已经雇佣了近500万中国人。
 
在15年后,建立以中国为中心的供应链的决定不仅助推了中国的经济腾飞,大量制造业工作外包也开始让绝大多数美国企业感到沮丧,这也是川普得以赢得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21世纪初时,美国企业高管普遍相信中国的经济改革将会无限期地持续下去,这其中部分原因是因为北京的改革举措已经为外界所接受。中国终将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但外界都认为这并没有问题,因为中国将会成为一个“正常”的国家,会依照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主导下的国际经济新秩序行事。正如前美国副国务卿罗伯特•佐利克(Robert Zoellick)所说,西方对华政策的目标就是鼓励中国在国际事务领域扮演“负责任的利益相关方”角色。直至川普上台之前,美国企业的潜在假设一直是北京将会乐于让美国定义“负责任的利益相关方”的概念。但是,这种假设是错误的。
 
天堂里的烦恼
在本世纪头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中国一直在继续改革。但是,与中国热恋的世界500强公司却开始受伤。因为中国开始加大对本土企业的扶植力度,以让他们和在华外企进行竞争。石油和天然气、制药、金融和电信等重要行业的国有企业一直在推动中国政府支持本国企业,从而让在华外企的日子变得更加难过。在胡锦涛于2003年担任中国国家主席后,他迫于这种压力而放慢了中国经济改革的步伐。


 
在这之后又陆续发生了一些事情,包括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在这场危机中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身受重创,而中国却安然无恙。这时候,中国的政治领导人开始环顾四周并称“再等等,我们应该遵守这些家伙制定的规则,我们看看他们接下来会怎么样。”而从经济角度来看,中国在未来势必会越来越多地按照自己的规则行事。
 
在习近平于2012年接任胡成为中国国家主席后,这一点开始表现得尤为明显。身为民族主义者的习近平相信中国迟早会成为龙头老大,而他希望这个目标越早实现越好。在习近平掌权不久后,美国商界终于开始明白中国已经发生巨大变化。习近平领导的中国政府在其所谓“中国制造2025”计划中明确表示通过“三步走”实现制造强国的战略目标:第一步,到2025年迈入制造强国行列;第二步,到2035年中国制造业整体达到世界制造强国阵营中等水平;第三步,到新中国成立一百年时,综合实力进入世界制造强国前列。这也显示出中国正寻求主宰全世界的关键增长型产业。尽管中国现在仍需要从美国购买高科技元件,但这只是为了服务于发展中的中国竞争对手,中国政府希望本国企业最终能在每个关键行业取代美国、日本和欧洲企业。毕竟,中国拥有12亿消费者。


 
前美国中国商会会长、现任咨询公司APCO Worldwide的中国首席执行官的麦健陆(James McGregor)表示,许多美国企业迟迟未看清中国的发展方向令他感到震惊。麦健陆称,事实就是无论是何行业,在华外企能够分得的市场蛋糕都越来越小。
 
导致在华外企慢慢适应这种情况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中国一直在顺利发展。有很多外企相信北京会继续坚持改革,中国的经济会继续增长,一切都会好起来,这些企业的担心是如果自己没有抢先立足中国这个大市场将会错失良机。
 
实际上,早在川普当选之前,就已经有越来越多世界500强公司开始抱怨北京的政策。美国商会北京和上海分会发布的年度报告均显示,感觉中国监管环境越来越恶化的在华外企数量一直在稳步增加。在2015年,高科技先进制造企业霍尼韦尔(Honeywell)的一位高管直截了当地告诉我,他的公司已经厌倦北京提出的技术转让要求。我在思科公司和微软公司的朋友也说了同样的话。在私下里,有关华为等中国企业窃取知识产权的抱怨也越来越多。


 
但是,抱怨是一回事,从企业或政府的政策角度出发采取行动又是另一回事。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光打雷不下雨的情况,部分要归咎于美国的大企业。曾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担任美国贸易代表的弗罗曼(Michael Froman)坦承,没有企业愿意站出来公开提出贸易投诉,例如向WTO高调投诉,因为他们都害怕做了出头鸟会引火烧身,而这显然是个大问题。由此导致的结果就是,在奥巴马执政的八年时间里,只有16起针对中国的投诉案被提交至WTO。
 
而像艾伦•托尼尔森(Alan Tonelson)等贸易鹰派人士都认为,如果美国企业在面对北京构成的经济挑战时不是采取相对消极的态度,针对中国的投诉案数量可能远不止这个数。而当时的美国政府也已经像上世纪50年代那样被说服,相信有利于通用汽车的东西也会有利于美国。
 
在这之后,川普参加了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在竞选期间,他便威胁称如果北京不减少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停止知识产权盗窃和强迫性技术转让,便会狠狠地报复中国。最终,川普赢得了此次大选。这时候,已经厌倦北京的无理要求,并对川普当选感到震惊的美国企业也猛觉不能再像之前那样和北京打交道了。


 
在2016年12月政权过渡期间,一小群来自美国半导体行业的企业高管前往川普大厦,与即将上任的新一届政府官员会面,在他们当中包括现任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
 
据两名当时在场的知情人士称,包括一名来自英特尔公司(Intel)代表在内的多位企业高管均表示自己的公司除了遭遇知识产权盗窃,还面临其他许多问题。莱特希泽在接受采访时曾被问及美国企业是否等待了太长时间,才允许本国政府以强硬手段对抗中国时,他谨慎地回答称,有些企业可能是这样,但其他企业并非如此。莱特希泽还强调称,当他在Skadden Arps公司担任贸易律师期间,就曾作为代表美国钢铁公司的律师打了好几起针对中国的官司。莱特希泽毫不讳言地称,他赞同美国政府对北京作出更强有力的回应。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川普应对中国的手段是挥舞关税大棒,美国政府中的一些人希望藉此迫使美国企业放弃以中国为中心的供应链。有传闻称一些美国企业已经开始这样做,但是,也有一些美国大企业对此抵触强烈,而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前美国贸易代表、现任万事达高级主管的弗罗曼称,在花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建立自己的供应链后,没有多少首席执行官想去花更多的时间和金钱在其他地方重建新的供应链。此外,现在距离美国下一次总统选举还有不到一年半的时间,如果川普不能连任,他的继任者可能并不是“关税侠”,而这也意味着美国大企业不可能轻易放弃已有的供应链,至少现在不会放弃。


 
除此之外,无论谁赢得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在美国应该采取何种对华政策的问题上都将难以取得共识。贸易分析家托内尔森称,一些美国企业一味怀念过去的好时光,他的看法或许是对的。一直坚决反对川普挥舞关税大棒的美国商会至今仍坚称,其协助推动中国获得美国PNTR地位和加入WTO是正确之举。中国美国商会最近进行的一项调查亦显示,有超过40%的受访者表示想要回到关税战前的状态。毫无疑问,有了这样的调查结果,习近平的贸易谈判代表下次见到美国的同行时肯定会笑容满面。
 
中国深知,近来的历史已经表明美国政府会随着美国企业的调子起舞。但是,川普及其顾问团队可能并不会这样做。可是,问题是并没有简单的方法可以解决美中贸易争端。莱特希泽一直在敦促川普坚持强硬态度,在必要时对中国加征关税,并认为此举迟早会迫使中国与美国签署协议。
 
但是,美国企业很厌恶这种做法,这不利于川普竞选连任,对美国股市来说也是有弊无利。很显然,对自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会增加美国企业和消费者的成本,这无论是对华尔街还是对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来说都并非制胜之道。



现在,美国对华政策决策者和世界500强公司都已经清楚地认识到,美国一时间或许难以摆脱北京导致的两难境地。正如曾在尼克松执政时期为美中重建关系秘密铺平道路的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最近所言,在今天设计与中国打交道的大战略“太难了”。
 
如果基辛格所言非虚,美国的大企业可能难辞其咎。(续完)

* 注:本文是《新闻周刊》6月25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作者Bill Powell是《新闻周刊》亚洲编辑和首席国际通讯员。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