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中国的宣传机器是否在对美公关战中节节败退?
Is China's Propaganda Machine Losing The Public Relations Battle With The US?




财经媒体The Street 7月7日发表的一篇文章称,上周,著名经济学家余永定(Yu Yongding)在人民大学发表演讲时提出了一个问题:在被美国指控盗窃知识产权的中国公司中,为何没有一家公司为自己辩护和对这些指控提出质疑?
 
曾经担任中国人民银行顾问的余永定称:“中国在这场宣传战中远远落败。这是我们必需解决的问题,否则在公众舆论领域里,我们即便有理也会变成无理。
 
正如余永定所强调的,自去年7月美中开打贸易战以来,美国总统川普已经发布了100多条有关中国的推文,相比之下,中国政府说的话要少得多。


 
分析人士指出,这种信息不对称使得美国得以在贸易战的唇枪舌战中占据优势,而这主要是因为北京一直都是依赖其精心管控的国家媒体做自己一方的报道,但这些报道很难吸引国际受众。
 
官僚色彩浓厚的中国宣传机器主要短板在于其对西方公众缺乏了解,所作报道被官方路线限制,并且对中国抱有先入之见。
 
美中贸易战可能持续“超过一代人”的时间
美国爱荷华州立大学专门研究中国媒体的助理政治学教授乔纳森•哈希德(Jonathan Hassid)表示,在贸易战中,中国共产党的媒体战略显然不起作用。


 
哈希德称,尽管只有很少世界领导人,或是他们所领导的人民同情或信任川普,但也没有人信任中国共产党,因此,川普即便是面对相对敌对的媒体,也仍能有效地控制国际媒体的报道。
 
在大阪G20峰会期间,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进行高风险的摊牌后,川普于6月29日举行了长达70分钟的记者会,相比之下,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却发表了一份让人难以接受的相关声明,其中并未提及有关两国领导人对美国政府针对中国电信巨头华为所颁禁令的讨论。
 
但是,业务已经延伸至世界各地的华为从美中贸易战爆发的那一刻开始,就处在了这场风暴的风口浪尖上。在这场贸易战中,一直声称自己和中国政府没有关系的华为也是一个例外,该公司否认从技术盗窃到藐视伊朗制裁禁令等一系列指控,公开为自己辩护。
 
当习近平在大阪和川普会面时,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正在其公司的深圳园区向记者讲述未来的5G技术,以及加拿大如何才能解决因中国当局逮捕两名加拿大公民并指控他们涉嫌窃取中国国家机密而升级的加中纷争。


 
因为女儿孟晚舟于去年12月在温哥华被捕,并有可能被引渡至美国面对涉及银行和电汇欺诈的指控,这位在过去几十年里鲜有出现在聚光灯下的74岁亿万富翁已经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数次。
 
贸易战是新竞争时代的“第一章第一节”
北卡罗来纳大学夏洛特分校的通讯学副教授江明(音译)表示,任正非现身媒体使得外国受众认识了“真正的”他。
 
曾在中国国家电视台CCTV工作过的江明称,对于任正非来说,在镜头前向外国受众讲述他自己的故事是很不寻常的事情。他抓住这些机会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并且表现得相当棒。但是,他不是公关人员,并且中西方仍有许多文化差异,大多数美国受众仍然不了解中国。


 
因为没有代言人,所有中国高级官员亦无法随意公开发表评论,北京在美中贸易战期间的公关战中马失前蹄。中方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其政府发言人,而这些发言人只能依照官方路线表达其立场。
 
哈希德称,中国的成功之处在于其在国内一直控制着关于贸易战的报道和对话。国家控制的新闻媒体已经接到减少有关贸易战的报道,并避开某些主题的指令。据香港大学纪录微信公众号资讯审查的研究项目WeChatScope称,去年在社交网络平台微信上审查最严格的词汇中就包括“贸易战”和“美国”。
 
但哈希德亦称,他怀疑如果经济进一步放缓,中国官方媒体所做的乐观报道和当地实际情况严重脱节可能会导致一些认知脱节。

尽管诸如《人民日报》等官方媒体都在各自的头版上发表了一篇接一篇的社论,但这些长篇累牍的文章实际上并没有对外国受众产生影响。


 
现在,即便是西方的观察家,也只能通过阅读中国官方报纸《经济日报》旗下的社交媒体账号“陶然笔记”发表的文章,或是关注共产党媒体喉舌《环球时报》 总编胡锡进的贴文了解北京的动向。
 
上海复旦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魏宗友(音译)表示,中国在信息传播方面仍有很大改进空间,这其中包括向美方传递准确的信息,建立传递信息的渠道和方法,并在国内分享相关信息。
 
目前,中国媒体也有不同的受众群体,分别是中国大陆受众、海外华语受众和海外非华语受众。《人民日报》发表的有关贸易战的评论文章就分为国内和海外版本,并且中文版和英文版的内容大不相同。
 
例如,《人民日报》发表的一篇有关美国谴责中方强制进行技术转让的评论文章的中文版就写道:“中国的科技进步是靠千千万万勤劳智慧、善于创造的人民实现的!对这个事实,美国一些人偏偏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他们并不是视力、听力有问题,而是脑子和心态有问题,结果得出一种世人都认为是脑残式的思维方式,而且还沉迷于其中不能自拔!”


 
但是,这篇评论文章的英文版语气就温和得多,其中写道:“中国的科技进步是依靠中国人民的勤劳、智慧和创造力实现的,但是,美国一些人却对这个事实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因为一直抱着这种心态,美国自己已经沦为全世界的笑柄。”
 
贸易战休战无助于提升公众信心
利兹大学政治传播学专家曾媛(音译)表示,中国媒体一直在寻求保持一种“微妙的平衡”,即在国内进行带有民族主义色彩的报道的同时,不会让外国受众感觉相关报道语气太过强硬,因此,中国媒体在发表英文版的文章时往往较少使用咄咄逼人的语句。
 
曾媛在谈及中国的宣传活动时称,中方传递的信息很单一,并不能特别有效地抵抗来自美国的川普支持者和反对者的不同声音。曾媛指出,这其中部分原因是因为中方缺乏透明度,常常在未有提供具体细节的情况下抵抗美国的指控,此外,中国国家媒体的可信度一直有问题。

曾媛指出,北京要求其新闻媒体只提供官方口径的报道,共产党领导人也告诉这些媒体要“进行积极宣传”和“讲好中国故事”。


 
曾媛在谈及中国CGTN新闻女主播刘欣与美国福克斯(FO习近平)商业频道主播翠西•里根(Trish Regan)在今年5月隔空进行贸易辩论一事时称:“因为在你尚未开口时,人们就已经知道你是代表共产党,你是代表国家媒体,所以无论你说的是否是事实,人们都已经有了预先判断,认为你会说谎或是只谈论官方路线。因此,从可信度方面来说,你从一开始就已经输了。”
 
刘欣在谈及自己和翠西进行辩论一事时称,她获得了在美国普通民众的客厅里和他们说话的机会,这个机会很难得,她的目的就是想让他们看到中国国家电视台记者也是一个普通人。
 
江明表示,中美两国的受众主要都是通过像《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这样的中国国内评论员了解美中贸易冲突的动态,而胡锡进所写的文章往往带有民族主义色彩。
 
江明称,美中之间存在信息误传的问题,中国媒体在传递信息时显然受限更多。江明还称,这种情况真的很糟糕,因为中国现在被美方视为美国的下一个巨大挑战。尽管中方可以进行谈判并操纵和传播自己的故事,但美中两国间的严重战略冲突却有可能让中国陷入难以摆脱的困境。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