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澳洲游泳女将药检呈阳性,澳洲游泳界被批虚伪




大中报综合讯:根据BBC的报道,近来,澳大利亚游泳界正在受到全世界的谴责。有望成为该国奥运队成员的女子泳将莎娜·捷柯(Shayna Jack),她的一次药检结果呈阳性;而就在几天前,她的队友马克·霍顿(Mack Horton)还以兴奋剂问题为由在韩国举行的世锦赛上高调抗议他的劲敌、中国游泳选手孙杨。

7月28日周日,来自昆士兰州的莎娜·捷柯宣布,她在6月末的一次药检中被对合成代谢药物“Ligandrol”呈阳性,这是一种健身人士经常使用的药物。之后的一份样本再次确认,她的体内有这种被列为违禁药物的物质。

就在20岁的捷柯发表相关声明之前的几天,霍顿在韩国光州举行的世界游泳锦标赛(World Aquatics Championships)男子400米自由泳颁奖仪式上,拒绝与中国选手孙杨同台。霍顿一直指责孙杨是一个“嗑药的骗子”。



霍顿这一行为引发激烈而广泛的反响。中国官方媒体指责澳大利亚是“西方世界的二等公民”,指其奉行“白人至上”。霍顿则被形容为“小丑”,网络上甚至有针对他的死亡威胁。

网上评论指责澳大利亚
不过,捷柯此番自认药检不过关,令事件火上浇油。她在网络上受到铺天盖地的中英文评论的谩骂。有些人指澳大利亚是“骗子国家”,有些留言则是一串药丸的符号。

其中一条评论说:“澳大利亚这个国家和这些游泳运动员一样垃圾,你们又吃药又丢人。”

捷柯声称自己无辜,并表示会证明清白。她坚称自己并不知道这种违禁物是如何进入她的身体的,不过有消息指,她可能服用过含有这些物质的补充品。

捷柯曾获得过四枚世锦赛奖牌。她那个形象质朴的Instagram帐户现在已被谩骂淹没。



澳大利亚人的处事方式一向是严苛却公平。欺骗的行为,特别是来自别国时,肯定会在这里受到遣责。然而,去年澳洲板球队用沙纸削磨比赛用球的作弊丑闻却是一次发人深省的提醒:澳大利亚有时手脚也并不干净。

捷柯的丑闻曝光后,霍顿在韩国一开始是拒绝回应记者的有关提问,最后他还是打破了沉默。

他向澳大利亚的第七频道新闻网(Seven News)表示:“我的立场仍然是坚定的——干净的体育必须是所有项目、所有运动员和所有国家的首要目标。”

在澳大利亚,霍顿抵制孙杨的立场曾受到广泛赞誉,后者目前仍然否认违反药检程序的指控。不过,即使在捷柯的事情曝光之前,霍顿的双重标准也被抨击。

上周,《悉尼先驱晨报》(Sydney Morning Herald)的一篇专栏文章指:“他(霍顿)似乎对其他违反禁药规定的运动员都没有意见,比如队友托马斯·弗雷泽-霍姆斯,他是2017年起12个月内缺席三次药检而被禁赛12个月的两名澳大利亚泳手之一。”



在霍顿拒绝与孙杨同台之前,管理机构澳大利亚游泳协会(Swimming Australia)就已经知道捷柯的药检结果。澳泳协的首席执行官萝赛儿(Leigh Russell)表示,当时就知道这场药检丑闻即将会曝光,因此霍顿的抗议令他“很难看下去”。

“看着霍顿,想到几天或者几星期之后,捷柯和霍顿要面临的,我当时感到非常沮丧。”她说。

澳大利亚反运动禁药管理局前局长里查德·因格斯(Richard Ings)认为,澳泳协本应该更早就捷柯的药检结果作出回应。

他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访问时说:“因为包庇和不说出真相,就令这件事变得更大,更糟糕。”

孙杨在世锦赛获奖台前遭遇选手冷脸
孙杨今年27岁,7年前,他在伦敦奥运会上成为首位获得奥运会游泳冠军的中国男运动员。从2014年开始,很多愤怒因“磕药”都集中到他的头上,当时他被查出三甲氧苄嗪阳性,被禁赛三个月,而他完全可获得治疗豁免,因为这种兴奋剂是用来治疗他的心脏不适。自那以后,他屡破记录的职业生涯引发了怨恨,这一点此次声望仅次于奥运会的世锦赛中得到了充分体现。



7月21日,澳大利亚选手马克·霍顿拒绝和孙杨一起登上领奖台,为孙杨在400米自由泳赛的胜利喝彩。23岁的霍顿曾为里约奥运会400米自由泳冠军,此次作为第二名的他静静地站在领奖台后面。这一举动让他受到国际泳联(FINA)的公开谴责。



但也有不少运动员对霍顿的表现大家赞赏,甚至加入他的行列。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英国选手邓肯·斯科特(Duncan Scott)在世锦赛的200米自由泳颁奖仪式上也加入了这场纠纷。获得并列第三名的斯科特在颁奖仪式后拒绝与获胜的孙杨握手及合影。

100米蛙泳冠军,美国选手莉莉·金(Lilly King)坦率地表达了对“禁药”骗子和国际泳联的鄙视,她认为后者在整顿这项运动方面做得非常不够,她对斯科特表示钦佩,“他的行为非常勇敢。但肯定会面临后果”。

孙杨的教练,担任30年澳大利亚国家队指导的科特雷尔(Denis Cotterell)表示,孙杨与他的另一位得意门生哈克特(Grant Hackett)一样干净,并说澳大利亚游泳运动员在他们的一些队友违反兴奋剂规则时诋毁这名中国世界冠军是虚伪的行为。



孙杨为何遭受抵制
造成如今“泳坛集体抵制孙杨”局面的,主要有两个原因,首先是孙杨自己的遭遇和他对此的反应。

追根溯源,这次抵制最直接的导火索就是孙杨去年发生的兴奋剂检测风波,今年1月28日,《星期日泰晤士报》率先爆出孙杨曾在去年暴力抗检,报道称中国奥运会游泳冠军孙杨参与反兴奋剂调查时与药检人员发生肢体冲突,并且用锤子砸烂了血液样本。

在世锦赛开赛前,澳大利亚《每日电讯报》刊发了长达59页的孙杨与兴奋剂检测人员冲突完整报告,详细的描述了整个检测过程,报告称:2018年9月4日,中国游泳队队医巴震拒绝检查人员带走之前提取的孙杨血液样本,尽管检测人员警告,这样做会被视为违反兴奋剂检测规定。报告引述见证人说,孙杨母亲要求一名保安去找来一把锤子,最终,孙杨本人及他的保镖用锤子砸碎了其中一瓶装有孙杨血样的玻璃瓶。



然而,在今年1月国际泳联的裁决中,孙杨的行为没有被视为违反兴奋剂条例。

这显然是霍顿拒登领奖台事件的导火索,但也绝不是全部原因,因为孙杨确实曾经尿检呈阳性过。

2014年,孙杨在5月17日一次尿检中被查出使用了违禁物质曲美他嗪,遭禁赛3个月处罚,时间从5月17日至8月16日。当时,孙杨方面的解释是为了治疗心脏不适误服(而且该药此前并未被列入禁药名单),而非提高运动成绩。

而且,反兴奋剂中心并未在第一时间公布此事,而是在孙杨禁赛期满后3个多月才选择对公众公开,这一举动在当时颇受争议。

再往前追溯,据中国媒体的报道,在第12届全运会结束以后,孙杨曾擅自离开运动队,跑到泰国旅游,错过一次飞行药检,差点酿成严重后果。

屡次被扯上禁药问题,就算孙杨能一次次的自证清白(或者解释为误会),最终结果是让其他人对他一直心存怀疑。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