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对李鹏也该客观评价




由于六四,民间对李鹏的看法普遍不佳。中国前总理李鹏以九十一高龄过世,不能不引起海内外广泛议论。中共官方对李高度肯定,天安门降半旗致哀,称其在平息反革命暴乱捍卫党国利益有重大贡献,并肯定李对国家经济建设的贡献。可民间和民主人士却理所当然地把李看作是镇压民运的历史罪人,并吁追究三峡工程的决策和执行错误、以及李氏家族在三峡的贪腐行径。

李鹏在六四和三峡两件事上的纠葛,毫无疑问已载入中国历史。当李鹏过世,勾起民间唾骂的同时,听说在内地的某些电力部门也有人像当年对周恩来似的哭得呜呼哀哉。虽然此刻不是对国民性的情绪化弊端讨论的时候,却也应该对李鹏有个客观的认识。



第一是关于六四。李鹏负面看待学生运动,这是政治观念问题。李鹏与赵紫阳的对立、以及服从和支持邓小平的六四镇压,是党内斗争和下级服从上级的问题。李鹏对推动和执行六四镇压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镇压的决策人和主要责任者是邓小平。事实上,整个中共领导层包括赵紫阳等对六四惨案都负有责任,虽然只是在程度和角度上有所不同。充其量,六四镇压事件李鹏只是个执行者或积极参与者。在几十万大兵压境下,那个时候党工只有执行的份,即便再有良知的共产党人,也只能消极怠工或像赵紫阳那样辞职不干。六四后李鹏也捞不到任何晋升,他其实是邓小平的棋子,拱在前面背负骂名的倒霉蛋。

李鹏在三峡工程上责任大些。作为留苏的水电专家、以及在电力和政府部门多年的领导实践,李鹏在三峡的论证决策上欠缺民主科学的态度和作风,其实是共干的官僚主义和以三峡工程的好大喜功欲在政治上赢取实绩所致。至于李鹏子女在三峡上的个人不当得利,当事人有责任,但根子还在于现行制度的弊端和腐朽。当然李鹏作为位高权重的前党国领导人,也脱不了干系。



平心而论,李鹏以九十一高龄辞世也算是善终。作为党国重臣,生前未因六四和三峡两件大事遭追究及清算,已属幸甚。至于历史评价以及其子女将来的命运,李鹏管不了身后,可其生前与此未遇不快,倒也算幸事。儿孙自有儿孙福,李鹏过好了自己的一生已足已。也许正因为李是一个平庸者(但非最差劲的中国总理),所以他也不太在乎其真正的历史地位。事实上,李鹏的历史定位已与中共的命运紧密相连,能做到如此也算福分不浅。

其实李鹏也有不幸之处。民间对他的广泛不满,说明他死后亦始终罢脱不了党国和邓小平的棋子之境地。对李鹏在六四责任的无限讨伐,减轻或掩盖对六四直接责任者邓小平的追究,并不公道和明智。将三峡工程的弊端全集中在李鹏一人身上,也有欠公允。任何对主责者邓小平的实质性掩护、以及忽略对体制因素的探究,无疑会造成将来六四的可能再现(如今日香港乱局之处置就令人堪忧),并会磊筑类三峡弊端之延续(如带路工程令人忐忑之前景)的温床。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评论总数

对本文的评论有1条
無名氏的头像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未验证) on 星期六, 八月 3, 2019 - 15:49
说了半天,通篇废话,一句有营养的也没有。一个自以为是的傻逼小编!鉴定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