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为了钱,多伦多前华人产科医生旋敬控制和加速产妇产期




大中报综合讯:根据多伦多生活(Toronto Life)杂志Sarah Fulford撰写的一篇文章,一年前,安省内外科医生学会(College of Physicians and Surgeons of Ontario )撤销了华人产科医生旋敬(Paul Shuen)的行医执照,这位70多岁受人尊敬的产科医生,在北约克综合医院(North York General Hospital)接生婴儿的时间超过30年之久。谁会想到他一直在做一些违背医生职业操守的事情:他在孕妇不知情的情况下使用违禁药物促使她们快速生产,让母亲和婴儿处于致命的危险当中。他的所作所为完全违反了医学和道德原则。

助产士和自然分娩倡导者经常会指责产科医生没有耐心而用不必要的医疗干预让孕妇加速分娩,让生产过程顺利进行。 旋敬就是这类傲慢产科医生的一个邪恶化身。

数月前,作家迈克尔·利斯塔(Michael Lista)对这个案子产生了兴趣,并提出了很多问题。为什么旋敬要做这些遭人谴责的事情?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有露出马脚?是谁发现并提醒了医院?



利斯塔认为自己没有任何在官方文件中找到问题的答案,而且了解政府医疗保健系统的医生如何使这么多女性和婴儿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也符合公众的利益。旋敬在内外科医生学会纪律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被裁定有专业不端行为,并且他自己也供认不讳,所以利斯塔根本没有考虑到察看那些文件会有什么障碍。出乎意料之外,利斯塔的请求被该学院一口拒绝。

利斯塔认为,如果法庭证据通常在加拿大是公开的,那么医生的操守听证会上的文件也应该一样。好在法律是站在正义的一边。去年,安省法院确认,内外科医生学会举行的法庭听证会上呈现的证据文件,也应遵循公开的原则,向媒体和公众开放。这是民主国家至关重要的理念。

多伦多生活杂志的律师温克勒(Howard Winkler)代表该杂志获得了查阅在旋敬操守听证会上提交的所有材料。但在旋敬律师和学会的反对之下,该杂志在可以接触到的文件中,涉及患者隐私的一小部分文件被排除在外。



“医生的欺骗”的故事是一个抓人眼球的题材,同时对医生如何以牺牲病人为代价滥用安省健保系统的一个警示。如果利斯塔无法从法庭获得材料,这个故事将不能呈现在读者面前。

曾经是多伦多著名华人妇产科医生旋敬(Dr. Paul K. Shuen)在其行医时的所作所为实在让人瞠目。

根据旋敬所在的北约克综合医院的政策,由于政府分配资金的限制,妇产科每个月只允许一定数量婴儿分娩,每名产科医生每月不能接生超过45-50名婴儿。

据多伦多生活杂志报道,2012-2013年间,旋敬申报工作时间为360日,一共接诊近1万3000个病人,平均每日看诊约36个病人。

根据CTV的报道,在离职前的3年时间里,他接生婴儿的数量暴增60%,并且近一半是在周末出生,因为政府支付周末接生费要比平时多出50%。



那么如何能让孕妇集中在周末分娩,赚取加班费呢?旋敬开始了他不可告人的恶劣伎俩,偷偷使用违禁药物米索前列醇(misoprostol)使产妇按照他规定的时间生下孩子。

早在2013年2月,安省内外科医生协会(CPSO)就接到关于旋敬的投诉。当时一位护士在接生过程中,在病人产道发现“粉状”物。病人表示并不知道自己身体里被放了什么,也没有同意使用任何药物。 当时,医院并没有任何旋敬医生的用药记录,旋敬否认知情,而病人体内的药物也没有被保留分析,医院没有做进一步的调查。

2016年5月,医院记录报告显示,旋敬医生同时有5名患者在医院生产,五人全部出现“产程加快”(rapidly progressing labour)。

2016年8月,一位旋敬的病人生产过程异常迅速,也被发现产道有粉状物。两名勇敢的护士Karen Yu和Lindsay Bruer决定采取行动,将粉状物送到实验室进行化验。结果结论是:米索前列醇。



北约克综合医院随即对此事进行调查。2016年8月19日,旋敬离职。2016年8月21日,旋敬被暂停行医资格。2016年9月,旋敬正式接受调查。

米索前列醇是一种用于引产或子宫收缩的药物,根据医院的规定,这种药物只能在宫内死亡、怀孕中止时用于引产,或用于治疗产后出血。而旋敬为了加快引产速度,在不通知病人的情况下,偷偷塞进产妇产道,违背了医生应有的道德水准。

美国FDA曾警告医生,没有科学证据证明米索前列醇是安全有效,使用米索前列醇会产生一系列严重的副作用,导致子宫撕裂和严重出血,严重会导致孕妇或婴儿死亡。

那么旋敬是如何获得米索前列醇来源的呢?安省医学会拿到了旋敬诊所办公楼底层的Shoppers Drug Mart所有药品的记录,上面写着该药的用途是“仅供办公室使用。”

旋敬辩称,虽然没有通知病人,但引产方法是安全的,还认为自己的做法比多数同事的方法效果更好……



旋敬为“办公室使用”所订购了几种药物,包括用于睡眠的镇静剂,抗焦虑药物,抗生素,治疗勃起障碍的药物,胆固醇药物,激素疗法,痤疮药物以及胃酸和直肠疼痛的药物。

尽管旋敬医生声称这些药是他为他和妻子准备的,但是调查人员不相信他的辩解。

2016年,安省内外科医生学会认定,旋敬在行医过程中存在不专业、不称职、不名誉的行为,并决定撤销了其医生执照,并需要接受医学会的谴责,旋敬随即从北约克医院辞职。

但旋敬并不需为此付任何法律责任,也不用做出任何赔偿。而很多受害者到现在都不知情,其中,很多还是华人....

在出事之前,旋敬一直是多伦多北约克综合医院备受尊敬的妇产科医生。1976年,他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毕业,1984年7月拿到加拿大的医生执照,1985年11月取得妇产科专业医生执照,行医时间超过30年。有传闻称,香港豪门李泽楷的3个儿子都是他接生的。

由于会说广东话和普通话,要求旋敬接生的产妇非常多,需要提早8周排期,每个产妇还要求额外缴纳500到1000元不等的接生费,这个“红包”费用在华人产科医生中非常普遍。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