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联邦选举的阵地攻防




加拿大联邦选举开跑的第一天,执政自由党总理小特鲁多即缺席4党领袖辩论会,直奔主要反对党保守党的西部营盘,在BC温哥华作阵地攻坚战,接着往阿省埃德蒙顿掠地。保守党领袖希尔第一天也直攻东部集团自由党老巢魁省,两党就这样对攻对方根据地。到了第三天,小特鲁多才回防根据地东部魁省,前几天又返安省宣传提升幼托服务,以及参加网球新星比昂卡的密市庆功群众集会。



本次联邦选战,主要政党已从过去空泛的理念宣传,转向实地攻防。当然,在巩固原有已占选区的优势及袭掠对方选区的薄弱处,免不了要用到手上的牛肉干。上一次自由党撒的是让中产阶级受惠的胡椒粉,但愿这次是真牛肉干,把重点向着年轻人,用纳税人的钱款补贴首次买房者,既吸引青年人选票,又顺势推动房产业回暖。面对自由党新颖有力的举措,保守党并无针锋相对的解招,只能攻击小特鲁多的在蓝万灵事件上的操守诚信,以及坚决反对炭税,并承诺平衡财政预算。客观讲,购房补贴有公平性的问题,既对已购置者有优惠缺失的遗憾,又以纳税人钱财补贴给私人置产,显然有违公平原则。这条举措亦具短视性和临时应急运用之嫌,无从根本上解决广大平民居住困难,尤其是尚有一些人还在大街上度寒冬。这个国家需要的是如新加坡那样,从根本上彻底解决居者有其屋的问题。本质上,加拿大统治者仍是以房屋作为鞭子,掌控并抽紧民众和部分国家经济,此乃殖民或早期资本主义手段的延续。由于安省福特保守党政府的紧缩砍减、以及阿省康尼保守主义政府的紧缩预算,人们对保守党平衡预算的说辞常会不寒而栗,此招已无甚新意和吸引力。事实上,加拿大除了思想意识价值观上坚持资本主义,经济和体制上已参合相当多的社会主义成分,维持一定的生活水准继行福利主义,部分民众认为财政有些赤字,总比官僚腐败挥霍及不当输肥大资本来得强。



分配问题,从来未引起轮流执政的自由和保守两党的认真关注。新民主党倒是力图往这方面拓展,可惜尽在降低通讯费及扩大医保及劳工福利等周边问题上打转,欲向富人征税的主张遭顽强抵抗。正因为民众对美好愿景之上的空泛口号日趋疲倦,在保守党与自由党民调支持旗鼓相当的态势下,小特鲁多不惜缺席第一场政党领袖电视辩论,而首先跑去西部针对NDP阵脚不稳的选区发力,从而欲整体削弱保守党在西部的大本营。在旗鼓相当的态势下,尽量多挖一席是一席,以先确保少数政府之赢面。看来小特鲁多的选战功夫日趋成熟,代表西部集团的保守党领希尔欲赢得选举当要从东部开挖,所以他也紧接着扑向魁省。NDP于林顿手里在魁省开创的局面,尚未稳固便在唐民凯手里丢失,不知辛格是否无力或无意恢复在东部的局面,连东访的表面功夫都无暇做,将着力点放在安省,也许在安省辛格还有点族裔基础和相应的自信,事实上NDP 先失东部后渐失西部,只能从中部安省及缅省扎稳营盘,但NDP 的着眼点还是传统保守地放在中老年选民,其这方面的视野远不及自由党。因着仍然强调传统汽车产业,NDP被具详尽计划提升绿色产业的绿党远远甩在了后面。

本次联邦大选,无人能大面积地作区域横扫,故一城一池的争夺格外重要。声势日隆的绿党,其党领伊丽莎白梅首先就从绿党的发轫地维多利亚锤下战鼓,接下来会与NDP在阿省逐城相争,这几天绿党向本国最大的票仓安省发力,在安省公布了完整而令人醒目的绿党政纲。事实上NDP 受到的最大挤压来自自由党,在弱势之下地方干部如抗压不住,会情愿由绿党来收编。估计本次大选,绿党会有上升可能,而魁人党因着宗教标示法案将作一番苦斗,最后的结果很大程度取决于各党草根基层的组织动员能力。当无人能登高振臂迅速吸引民众求变,在泛民保守求稳的心态下,自由党还是有一定的希望。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