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吃红肉有损健康的论点是否站立得住?




大中报综合讯:9月30日,在医学期刊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上发表的一系列研究数据指出,吃红肉的风险并没有那么高,并且很难确定。红肉(指牛肉,羊肉,猪肉等在生肉状态下呈红色,而做熟后呈深颜色的肉)一直被认为有可能导致癌症和心血管疾病。

而这一研究很快遭到一些著名美国科学家的反对,他们试图延期、甚至阻止这一论文发表。

新发表的论文并没有对红肉和加工肉,如热狗和熏肉(培根)等是否是健康食品定下结论,也不建议人们多吃这些肉,但该论文指出以往指称红肉有害的研究证据过于薄弱,没有足够地考虑被研究人群的其它不良生活方式。

建议期刊延期发表这一论文的哈佛大学营养学教授威利特(Walter Willett)博士认为,研究人员应该着眼于权衡证据的证明效力。

医学期刊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认为,阻止这一论文发表的要求不是讨论科学研究的正确方法。



该论文作者,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教授圭亚特(Gordon Guyatt)博士认为阻止论文发表的做法很愚蠢。尽管他不认为红肉和加工肉会危害人体健康,但出于对保护环境和动物福祉的考虑,他目前仍拒绝食用红肉。

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指出,在美国,有些人食用红肉太多,也有些人食用碳水化合物太多,还有些人食用脂肪太多,所有过于偏重某一类食物的人都要注意,饮食需要平衡。

把某一营养物质说成是危害所有人健康的罪魁祸首的说法,正变得越来越难以自圆其说。

过去,那些关于盐和胆固醇的强烈警告其实并没有得到充分的证据支持。不过,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恐怕任何一种食物受到的攻击都没有红肉这样广泛和强烈。

与食品战争中的其他“坏东西”一样,对食用红肉的警告其实已经大大超过了实际需要的程度。



今天美国人超重和肥胖的程度基本上都甚于以往,我们也毫无疑问是比以前吃肉多。然而,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人们对红肉消费量实际上是在逐渐减少的。可这并没有引起肥胖率大幅下降,也没有专家认为它是心血管疾病死亡人数减少的原因。

同样,报告还显示,我们今天食用水果和蔬菜的数量显著多于几十年前。我们还吃下了更多的谷物和甜味剂。

这才是真正的问题:我们摄入的热量超过了实际所需。但是,在大多数关于饮食的讨论中,我们都试图把责任归咎于某一类营养物质。而且,我们也倾向于给所有人都套上“吃得太多”的大帽子。

数年前的一项关于肉类膳食研究结果发现:与红肉消费量最低组相比,最高组成员的全因死亡率增加了29%,但这一增加主要是由加工肉类,如培根、腊肠或意大利香肠等造成的。

关于胆固醇和甘油三酯等血脂水平指标的一项分析指出,与食用禽肉和鱼肉相比,食用牛肉并不会显著改变人的胆固醇或甘油三酯水平。

但是,所有这些都忽略了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太多”的标准到底是什么。红肉消费量最高组的人每天食用一至两份红肉,而最低组的人每周才食用大约两份。如果你每天都吃好几份红肉,那么,你是需要控制一下了。



健康警告大大改变了我们的饮食习惯。美国人今天的红肉消费量比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任何时候都少。人们并没有忽略医生的建议。我们在食用蔬菜方面也取得了一点进步。但我们对谷物和糖等碳水化合物的消费量却一直在上升。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这正是我们执着于不吃脂肪和红肉的后果。

我们仍然摄入了太多的热量,只不过改了个途径罢了。最明智的做法应该是以平衡的方式少吃那些我们过量食用的东西才对。

数年前,《美国医学协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上发表了一项对著名饮食方案的荟萃分析。该研究比较了单个的饮食方案,也对三大类饮食方案:低碳水化合物饮食(如阿特金斯饮食法[Atkins]),中度宏量营养素饮食(如Weight Watcher)和低脂肪饮食(如Ornish饮食)进行了比较。所有的饮食方案都减少了热量摄入,而且都能令参与者在六个月后体重减轻,并在接下来的六个月里继续减轻(但减重幅度较小)。它们之间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优劣。

这给我们带来什么启示呢?你最有可能坚持下来、有长期成效的饮食方案就是最好的饮食方案。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