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一年半之内有三个学生自杀 多伦多大学采取措施防止学生跳楼
University of Toronto installs safety barriers after third student suicide in 18 months




根据环球邮报的报道,9月25日上周五大约6点半,多伦多大学一名学生自杀身亡的消息得到警方证实。

多伦多大学因此计划用几个月的时间在事件发生的大楼建立永久性安全保护设施。

这位死者成为多伦多大学市中心圣乔治校区(St. George campus)巴恩计算机科学系大楼(Bahen Centre for Information Technology)在过去一年半内自杀身亡的第三名学生。事件发生后,多伦多大学立即关闭了出事大楼,用临时的墙板屏障挡住了大楼内上楼的楼梯通道,周一上课前又重新开放。

多伦多大学表示,由玻璃和金属丝网制成的永久性保护设施预计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到位。

多伦多大学校长格特勒(Meric Gertler)表示,“我们都希望永久性保护设施能早日建成。”



“安装永久性保护设施的工作目前已进入安装阶段。与此同时,我们也加强了大楼中校园保安的配备并采取其他措施,希望能防止类似情况的发生。”

多伦多大学没有透露过世学生的姓名,年龄和所在专业。

今年3月,另一名学生在巴恩计算机科学系大楼也因自杀而身亡。 校长格特勒表示,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大学就约见了该座建筑的设计师,对增加永久性保护设施进行了规划。由于需要专门的制造材料并需获得许可,该过程需要一些时间。

根据大学发言人的说法,2018年有三人死于校园内自杀,与2017年的自杀人数相同。 多伦多大学市中心校区注册学生超过60,000名。

格特勒表示,多伦多大学在过去两年中追加了300万的投资,向学生提供更多的心理健康资源,包括接受学生的非预约咨询。格特勒指出,有数据表明,大学内学生对心理健康服务的需求正在增加,而自杀率并未有增加。



格特勒继续表示,“我们确实需要一些外来的帮助,仅靠自己是不行的。 因为学校毕竟不是医院,更不是精神保健机构。我们必须与社区合作,多伦多其他医疗机构一起,以政府作为强大后盾,应对这一挑战。”

多伦多大学学生会主席鲍曼(Joshua Bowman)表示,多伦多大学并未对所谓的校园心理健康危机做出有效和适当的回应。

鲍曼表示,“对于多伦多大学管理层来说,认识到学生所面临的精神健康危机是一回事,而对学生而言,采取行动来补救另一回事。 我认为校方并没有采取很多实质性行动。”

鲍曼说,一年多以前,学生们呼吁在巴恩计算机大楼中设置安全保护。



鲍曼表示:“学生希望设立保护设施并且希望在其他地方设置更多的保护。这些惨案已不是第一次发生了。”由于不满校方对学生心理健康问题的无动于衷,3月份由学生自杀后,有数十名学生曾聚集在校长办公室外,举行集会活动,并用沉默抗议。

麦克马斯特大学(McMaster University)的内科医生兼精神病学教授芒恩(Catharine Munn)博士说,年轻人口中的自杀相对罕见,并难以预测。 通常来说,年轻人口的自杀率在每10,000人有一到两个。多伦多大学的统计数据比这个数字还要低,但这个数字仅包括在校园内发生的死亡人数。多伦多大学表示,无法追踪校园外学生的自杀情况。

芒恩博士表示,“每个单一的机构和学校都需要考虑如何预防在校生的自杀,这不只关系到建筑里某个保护设施的缺乏。最重要是如何让他们与专业人士建立联系。”

芒恩博士最后说道,总的来说,由于大学在咨询、保健服务和其他方面有更多的投入,使得大专院校的学生比其他人群拥有更好的心理保健服务。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