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2019年联邦大选:特鲁多必须改变工作作风才能确保自由党不倒台
Federal election 2019: Trudeau must be a different kind of PM in order to navigate a tougher political map




环球邮报专栏作者Campbell Clark在2019联邦大选尘埃落定后发表评论说,四年前的2015年,特鲁多竞选活动结束后向公众表示保守党是友邻,并非敌人。而这次大选,他在投票前的最后几天里声嘶力竭警告民众,对手保守党很危险。

今年的联邦竞选是与往年完全不同。现在的问题是,特鲁多是否能有所改变以胜任他的第二届总理。

这不仅仅是政纲的问题。这次,他不能再指望别人听他呼风唤雨。在竞选中,他呼吁加拿大人跟随他的口号“选择一个不断进取的党”,但那时有多少人能与他同行?幸运的是,在奔向终点的瞬间,人们又聚到了他的周围。



特鲁多的第二个任期因缺乏同路人而显得困难重重,危机四伏,有太多潜在的问题等待解决。

作为总理,他需要左右平衡,以便让他顺利实施自由党的中左政策:他只能增加支出来为中产阶级减税,他征收碳税却又要建立输油管道,他是一位强烈的联邦主义者,但有时要对魁北克省卑躬屈膝。目前,自由党党政策的许多内容都更具争议性。特鲁多在2019联邦竞选中确实获胜,但议会所占席位减少了。他个人是否仍有足够的力量来开拓前面的道路?

特鲁多比许多加拿大人想象的要坚强很多。他在政治方面应体现出他的活力,开放,以及擅长寻求各方共同点。而在他的第一个任期内,这些方面都没有得到充分发挥。尽管如此,他的选民仍然在等待这些优点在他身上的体现。

特鲁多的第二个任期将需要一些传统的技巧操作。因为议席不够,他将不得不采取合作来建立联合政府。虽然自由党赢得较多议席的少数政府,但仍需寻求力量不断削弱的新民主党(NDP)做为自己主要合作伙伴。少数政府意味着每天都要努力争取合作方的支持,看他们的脸色行事,同时还要面对政府随时解散的担忧。特鲁多将要分出更多精力与反对派作斗争。

现在让我们来看一下加拿大联邦政治势力分布图。 魁人政团党(BlocQuébécois)又开始重振旗鼓。该党领袖布兰谢(Yves-François Blanchet)的任务已经不是组建魁北克独立的先锋队,但他的政党现在是下议院中的民族主义者,自治主义者,他们与希望获得更多权力的魁省省长莱戈(François Legault)一拍即合。 阿尔伯塔省(Alberta)和萨斯喀彻温省(Saskatchewan)对自由党的环境政策特别反感,而在加拿大的其他地区,民众都指责特鲁多购买输油管道工程。



几乎可以肯定,特鲁多必须继续实施输油管道的扩建和征收碳税及返还计划,这是他的环境气候计划的核心。他反对保守党的紧缩政策,希望利用增加支出维持经济的增长。

他在2015年提出的“基础设施和创新”经济政纲在2019年几乎没有再被提及。在特鲁多的第一任期,这个政纲被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AFTA)的谈判所取代,在未来的第二任期内,也没有什么迹象显示出会启动这项政纲。

特鲁多承诺的社会政策政纲包括与各省就药物计划进行谈判,目前看来这个政纲会很快得以实施。因为这也是新民主党的主要政纲之一,因此,民众会很快看到这项政纲的实施,这也是特鲁多少数政府需要付出的代价。但魁省省长莱戈可能会选择退出国家药物计划,并要求经济赔偿。特鲁多必须考虑与魁省省长并肩作战,但此做法反而会帮助魁人政团党的复兴。

特鲁多也许可以将一些执政障碍转化为自己的政治利益。他已经与保守党省长们进行了一系列的较量,特别是安省的福特(Doug Ford)和阿省的肯尼(Jason Kenney),也许他会利用他们在下届选举之前赢得进步保守派选民的支持。



自从从2015年第一次上任,特鲁多的政治生涯之路注定很长。现在他所需的领导能力是需要在矛盾中寻求生存。特鲁多似乎已不具备他在2015年或2016年所拥有的所有有利条件。

特鲁多在赢得第一次竞选胜利后,迅速掀起了人们对他的好感,吸引了许多原本不准备投票支持他的民众。作为一个年轻新派的领导人还赢得世界对他的支持。 他曾召集各省省长们参加一次不同寻常的会议,在这个会议,他第一次提出他的“泛加拿大”气候倡议。作为总理,他可以设定任何议程,但如今他已经没有了这样的自由。

失去光环的部分原因是在他第一个任期四年的表现,使得许多人不再支持他。 其中一些左右摇摆的人放弃转向他人,比特鲁多自己预期的要快得多。 就像很难找到即支持碳税又赞成购买管道项目的人。



但是真正的挫败来自特鲁多的个人政治权力,不仅在兰万灵(SNC-Lavalin)事件上,而且是他处理这一问题直截了当的鲁莽方式,当然还有其他许多的事情。如今,许多民众认为特鲁多已变成了一个政客,而非2015年他刚当选时的那位真实和与众不同的领导者。

现在,他似乎迈进了一个政治怪圈,寻求着一种固定的战术演习,争取支持,争取在下一次的联邦大选中继续连任。这就意味着特鲁多非常希望重塑他在2015年的光辉形象。而要实现这个目标,他必须成为一位强硬、精明的政治家。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