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自由党少数政府不会给加国股市带来厄运




投资者一般不喜欢政局变化,但你放心,此次选出的自由党少数政府能给多伦多股票交易所带来好处。

满地可银首席投资策略布莱恩•贝尔斯基及其同事Ryan Bohren在选举报告中表示:“随着近来史上最艰巨的联邦选举的结束,从历史上看,自由党少数政府对股市的影响是喜忧参半,但比起保守党少数政府来说还是更积极一些,尤其是在初始阶段。”

他们还补充说:“此外,少数政府通常在财政策略上更为激进,而自由党少数政府历来是经济上最能采取激进措施的政府。”

自1940年代中期以来,在选举少数自由党政府后的六个月内,多伦多股票市场平均上涨了6%。 在过去的12个月中,这一数字飙升至13.5%,但以政府任职期间的年平均水平算来,上涨率为较为逊色的6.5%。

少数党政府所采取的经济措施一般较为激进,但自由党政府的措施最为激进。实际上,自1960年自由党成立少数政府以来,政府实际支出在接下来的12个月中平均增长了5.7%,大大超过了所有选举后平均3-4%的增长。”

鉴于市场不喜欢不确定性,但贝尔斯基和Bohren的研究发现,“自由党政府一般较为稳定。”他们的同事,BMO首席经济学家道格拉斯•波特(Douglas Porter)和高级经济学家罗伯特•卡维奇(Robert Kavcic)表示,少数党执政后,利率和石油价格也相对稳定,不会“使股市出现大幅震荡”。



另外,此次选举没有爆出像2015年大麻行业那样的冷门。

但鉴于自由党少数政府需要新民主党的支持,能源和通信行业的一些问题可能会引起关注。CIBC首席经济学家艾弗里•申菲尔德(Avery Shenfeld)表示:“环境政策是政党平台之间最大的差异。”

新民主党领导人驵勉诚(Jagmeet Singh)表示,大胆的环境治理方针为其政党首要事宜。但他却未申明,获得他合作的前提是否要停止其党所极力反对的跨山管道建造项目。蒙特利尔银行的Porter和Kavcic都一致认为跨山管道项目的确问题多多。但他们都补充说:“新民主党虽反对管道建设,但程度不及魁人政团党或绿党。”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绝大多数自由党和保守党议员都将支持该项目。且跨山管道项目已经获得批准,因此不一定要在众议院进行信任投票。 自由党是否能巧妙地让项目得以实施,还是会被新民主党一口回绝尚不得而知。”但贝尔斯基及其同事Bohren都认为对管道项目的担心有些多余。他们表示:“总的来说,我们仍然相信选举结果对管道项目影响相不大,倒是这种负面情绪却比较麻烦。最终,我们认为公司的基础数据至关重要,根据我们的了解,能源公司在最近几年进行了重大调整,包括减少了对管道的依赖,并显着恢复了现金流和盈利能力。”



波特表示,在电信方面,自由党和新民主党已经同意为降低消费者的手机成本采取积极措施。当然有很多不确定因素,比如自由党预算能否顺利通过从而保住执政地位,以及与美国贸易尚前途未卜等,这些都会给股市罩上一层阴影。

道明银行的资深经济学家Brian DePratto表示:“从日后来看,在对预算案进行信心投票等重要关头,市场会出现些许动荡,且股市会如何应对更大的财务赤字,税务上涨以及全面药保和其他支出等方面尚有待观察。”

他同时表示:“尽管如此,联邦债务水平很低,借款成本也很低,且这次选举并非第一次选出少数党政府。只要不大幅提高税收,任何反应都会转瞬即逝。”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