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研究:啥都没有的安慰剂能否提高人们的必胜信心
The power of positive thinking? Scientists use placebos to learn more




环球邮报的专栏作者Alex Hutchinson的文章认为,这样一篇简单诱人的新闻标题一定会吸引读者的眼球,它承诺只要吃一颗药,你的运动比赛能力就会被提升。

您可以很容易从《PLOS One》杂志上、一项新研究中获得信息,但故事却复杂很多。巴西圣保罗大学的研究人员对“开放标签安慰剂”的使用做了调查,受试者知道他们正在接受虚拟治疗。研究人员要求28名骑自行车的女性参加一场一对一公里的计时赛,其中一次试验给了他们两颗红白相间的胶囊,他们知道里面只是面粉。在服用惰性胶囊后,他们的平均速度提高了0.7%,这是一个不起眼但具有统计学意义的测试。

但是,这个表面上的数字信息(将虚拟药物等同于安慰剂)引发人们对“假性”刺激做出的真正反应的兴趣。该研究的首席研究员桑德斯(Bryan Saunders)表示:“我认为研究并没有局限在药丸之内,还有其他很多因素。”



在这项新型研究中,被测试的车手收到了医生制作的PowerPoint演示文稿,向他们解释了先前的研究,即使受测试者知道她们服用只是据称能让人速度更快或更健康安慰剂。这种说服行为本身就是安慰剂的另一面。正如以色列研究人员几年前所得出的数据,他们邀请演员扮演个人风格各异的医生,并发现他们开出的止痛药膏有效性取决于“医生”的表演程度。

实际上,肯特大学(University of Kent)的安慰剂研究人员彼迪(Chris Beedie)教授却不这样认为,这些影响仅仅是对可预测环境因素得出的必然结果。甚至连动物界的蠕虫和果蝇也会根据食物的气味实施类似安慰剂的不同新陈代谢方式,因为在自然界中(不同于实验室),动物闻到食物的气味后才能确信是否食用它。在体育运动中,诸如在主场比赛中,具有感召力的教练和让人头疼的竞争对手等各种因素都触发运动员与安慰剂作用相同的大脑化学和功能的变化。

安慰剂还有其他生化功能。当您认为自己要服用阿片类药物时,大脑会激活体内的阿片类药物通路。其他的大脑通路如多巴胺和内源性大麻素(体内的大麻)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使得人们无法区分安慰剂反应和“真实”生理反应之间的差异。



所有这些研究结果使处方安慰剂药所带来的表面吸引力变得更加复杂,因为药物的功效并不真正存在于药丸中,而是存在于围绕药丸的社会和环境中,而且各人的情况又都不尽相同。

桑德斯在研究中发现,28名受试者中有11名自行车车手在服用面粉胶囊后,她们的速度提高了1秒以上。一位受试者表示, “补充剂对我是有帮助的”。 但研究数据显示其中有4个人的速度却慢了一秒多。 桑德斯希望在后续的研究中通过研究哪些遗传或行为因素可以解释个体差异,但这绝非想象得那么简单。

最后,桑德斯研究的最重要一点也许不应该让受试者在比赛之前开始服用安慰剂。这是因为药丸本身就是转移人的注意力。 长期以来,“安慰剂”一词具有消极含义,让人联想到欺骗和阴谋,但它与对他人和自己的信念同样重要。

彼迪最后指出:“相信我,大多数运动员和药剂师都没有意识到,其实他们每天都在使用安慰剂。”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