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我经历的恋爱和婚姻(2)




这大概就是我浅尝即止充满苦涩的初恋,当时我已经是20岁出头的年轻人了。

2

进入中戏以后,恰逢全国处于大饥荒的年代,整个社会由狂热的大跃进变成冷清和萧条。我住在学校带暖气的大楼里,享受着助学金,衣食住都有保障,只知道住在北京郊区的父母吃不饱,父亲得了浮肿病,但不知道农村已经开始大量饿死人。学校的正常教学虽然按部就班,但由于粮食定量低,学校很少组织课外活动,整个校园生活也变得十分沉闷。

但我们毕竟是一所艺术院校,表演系和导演系的同学多是性格活泼好动的年轻人,他(她)们在青春激情的驱动下,男男女女开始成双入对,谈起恋爱;戏文系和舞美系里多是勤学好思的年轻人,面对大跃进、人民公社、大炼钢铁的失败,以及农村饿死人的社会现状,有人不免开始对社会及人生等问题进行思考,戏文系一位高姓同学秘密组建的《真理革命党》,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发生的。我当时除了读书上课和钻图书馆,对班上订的两份《参考消息》很少去阅读。



戏剧学院的师生每周都发免费的观摩票,有时是看话剧演出,有时是观摩戏曲演出,也有芭蕾舞的舞台演出。但是,就我来说,读书看戏固然是难得的一种享受,但毕竟到了男大当婚的年龄。因此,看到表演系和导演系的一些男女同学常常在周末舞会上双双起舞,看到他(她)们成双成对从校门口进进出出,这自然也常常让我心有所动。在我和分到哈尔滨去的女朋友断绝书信来往以后,在空闲时间,常常想找一个女朋友来充实自己的生活。

那是在64年初春,我在校园的布告栏看到一则通知,即舞台美术系同学的毕业设计作品在教学楼四楼展出。一天晚饭后,我一个人登上四楼去看这个展览。这届舞美系毕业生大概有20多人,每个毕业生都有几幅已经完成的舞台布景设计,这些设计大小如同半版报纸,内容都是根据一些戏剧名著,用彩笔绘制的舞台美术布景,这些作品都挂在教学楼一间教室的墙上进行展览。

当我站在一幅舞台美术布景设计前,仰头仔细观看时,忽然感到有人走过来,站在我身旁,我侧脸一看,原来是她!



在中戏将近四年的校园生活里,在去食堂吃饭的路上,在排队打饭打菜的食堂里,她曾经引起过我的注意。在我的眼里,她可以说是个美女——她身材偏瘦,十分苗条,脸如玉石,五官明媚,圆圆的脑袋,站在面前,就像一个亭亭玉立的芭蕾舞演员,与表演系那些热情奔放的女生相比,她更具有一种文雅娴静的淑女风范。我见了她以后,马上就联想到苏联电影《白夜》里那位女主角。所以,她的姿容和身影给我的印象十分深刻,而且曾经令我怅然若失地想,这样一个美女,将来会和哪个有福的男人一起生活?我如果能找到这样一个妻子,那我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了……。

没想到,今天她竟然像是从天而降,站在我旁边,并且带着友好而又谦虚的微笑说,希望给她墙上挂的作品提意见……,显然,我观看的正是她的毕业设计。

由于她出现得太突然,对墙上她的毕业设计我还没有仔细观看,一下子看到她那友好动人的微笑,仿佛在梦中一样,我不禁心慌意乱,有点不知所措。所以,在慌乱中,对墙上挂着的作品究竟是为哪一部戏剧作品做的舞台美术设计?我究竟对她的毕业设计提了什么意见?……所有这些竟一时失去了记忆。
那天晚上,我像所有充满爱情幻想的年轻人一样,不免陷入胡思乱想之中。第二天面对书本,竟然眼花缭乱,似乎书上的字都认不出来了。真没想到,爱的力量竟然这么强大,它竟让我这样一个胸怀大志一心发奋读书的人,也会陷入如此境地!(待续)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