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国会议员们的福利养老金是反对党支持自由党少数政府的原因之一
MP defined-benefit pensions are one reason for opposition parties to prop up a Liberal minority




金融邮报专栏作家莱维特(Howard Levitt)日前发表的文章指出,联邦的其他政党可以在任何时候通过不信任投票而让自由党少数政府下台。但是他们至少要两年之后才能这么做,深究一下才发现,议员们的养老金是部分原因所在。

目前,自由党少数政府的地位没有多数政府稳固,如果反对党齐心合力,少数政府将会失去控制国会各个委员会和议会的权利。

他们可以向民众公开自由党竭力想掩盖的秘密。前总检察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和其他一些人曾经希望揭露一些事实,虽被禁止,但这些丑闻最终总要昭然于天下。这次大选后,自由党不再有能力来阻止国会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或阻止证人作证,尽管他们仍然可以行使内阁机密(cabinet confidentiality)和律师客户间保密特权(Solicitor-Client Privilege)进行狡辩。



人们可能会认为其他反对党会急于推翻自由党。毕竟,自由党在这件事上开创了先例,以内阁机密为借口,拒绝王州迪、前国库委员会主席费普真(Jane Philpott)和其他人站出来说话,尽管她们是那么迫切地愿意向众人讲述事件的来龙去脉。这些举动都是在大选之前。

现在不起来推翻政府有两个原因。首先,如果自由党一败涂地,保守党渔翁得利获得多数席位,而新民主党和魁人政团将在议会中也得不到任何好处,因为自由党会依靠这两个党来制定和通过法律。

其次是更世俗的动机:那就是国会议员们觊觎那些丰厚的议员养老金。

在2015年首次当选的国会议员们要想有资格领取他们的养老金,需要保持自己的议员职位直到2021年。根据国会议员退休津贴法(Members of Parliament Retiring Allowances Act),这是一项固定福利养老金计划,支取时与当时利率高低和市场走势没有任何关系。



类似计划曾经在大型私企雇主当中相当普遍,但由于成本昂贵,以至于使许多公司不堪重负而宣告破产。这就是为什么如今我们很少在政府部门之外的企业找到这种计划的踪影。《终身退休收入:获得更多而没有更多储蓄》一书的作者维特塞(Frederick Vettese)进行的分析预测,到2026年,这种固定养老金计划将在私企中完全消失,而在政府部门中将持续增长。

可能有人认为这种现象不公平,议员获得的养老金计划是绝大多数加拿大雇主无力为雇员负担得起的。同样的原因,政府部门工会也不可能放弃这种计划,议员们希望工会能确保他们工作一定年限符合享受该养老金计划。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不太可能在新任期至少头两年将自由党赶下台。

莱维特表示,“根据我的经验,我发现员工不愿在获得可观的奖金或其他潜在福利之前辞去工作。很少国会议员能享受祖先的特权或靠自己白手起家创造财富。 那么,为什么要推翻自由党并在他们拿到养老金之前进行大选呢?”



一般来讲,私营和政府部门的区别是政府雇员享有更好的福利和退休金、优良的工作保障,工作轻松,因此工资收入少一些是在情理之中。在过去的几年中,这种情况缺发生了逆转,政府雇员在继续享受这些好处、特别是固定养老金计划德同时,收入也有很快的增长。

莱维特继续指出,“为什么会是这样?在私企中,工会和非工会都会顺应市场动态,随时做出调整。如果雇主付给的工资太高,公司就会倒闭,连工会也很明白这一点。以我的经验,雇主应向员工公布其财务情况并随时修改酬薪和福利以确保其雇员维持这份工作。”

而市场动态调整就不适用在政府部门,他们就是不顾后果在举债运作。更重要的是,在与工会较量的谈判桌的另一端就是一帮政客们的傀儡,避免“罢工”就是他们的主要目的。政客们就想保住自己能够拿到优厚的福利养老金,至于赤字产生的后果,那就让下一任倒霉蛋去收拾残局吧!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