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我经历的恋爱和婚姻(3)




既然无心读书,便在沮丧中拿出一张纸,鼓起勇气给那位舞台美术系的美女写了一封短信。根据她毕业设计作品上标注的姓名,我写从第一次见到你,你就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看了你的的舞台美术布景设计,感到你实在才貌出众,希望我们今后多联系等等。

第二天,在去食堂吃饭的路上,见她一个人,我便把信交给她。在期待她的回信期间,我一直心神不定,恍恍惚惚……但出乎我的意料的是,她不仅没有给我回信,反而把我的那封短信交到她们班的团支书手中。因为几天后,那位女支书见到我,曾经用非常奇怪的目光打量我。她这种奇特的眼光,使我意识到,自己那封信的内容让她知道了,我不免感到有些灰头土脸,几天抬不起头来……。

多年以后,我才意识到,作为一个农家子弟,我虽然已经是一个学艺术的大学生,但当时我还不知道如何追求一个自己心仪的女生。具体来说,如果我喜欢这个舞台美术系的女生,我应该利用这次交谈的机会,和她谈谈她们所开的课程,了解一下她的毕业设计整个构思和创作过程,然后问一问她们班的毕业实习是否已经确定?另外,根据她的毕业设计,回去下功夫查查资料,找个时间,就她的舞台布景设计,谈谈自己的看法等等。假如和她谈的来,彼此可以继续交往么;如果没有缘分,或者她已经有了男朋友,那我就应该丢掉不切实际的幻想。所以,我在对她的情况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贸然写信,说明我当时的头脑简单和幼稚,而且行动也显得十分唐突和可笑。



1965年,当我们系的毕业分配方案公布以后,舞美系这位美女在学校食堂遇到我,主动问我分到什么地方。我告诉她分到贵州,她问贵州在什么地方,我告诉她在大西南的云贵高原。我想,她可能也意识到自己在处理我给她的那封信上,做法有点不妥,但我们之间显然是最后的见面,从此天各一方。

3

1965年国庆节后,我搭上开往贵阳的火车,在列车行进中,一路上除了透过车窗看看沿途的风景,许多时候不免陷入遐想之中:贵州究竟是个什么样子?我到那里会分配到什么单位?我会找到一个什么样的女朋友?……而且还想到印度电影《流浪者》里的一句歌词“命运唤我奔向远方”,我当时觉得这句歌词特别符合我的处境。

在毛泽东时代,按规定大学毕业生走出校门后,要进行一年实习,然后才能转正,成为领工资的正式国家干部。理工科的大学的毕业生,一般是到工厂实习一年;而文科和艺术院校的大学毕业生,则往往是到农村去参加运动或劳动锻炼。



1965年初冬,我们分到贵州省文化系统的一批大学毕业生的一年实习是,到贵阳城郊孟关公社参加“四清运动”。这次四清工作组的组长和骨干都是贵阳市所属的党政机关干部,四清中的主要工作如查账及找人谈话,了解情况等等,也多是由这些党政干部来做。我们这些大学毕业生的主要任务是和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进行劳动锻炼和思想改造。

到了男大当婚和女大当嫁的年龄,爱的冲动和性的欲望就变得越来越强烈,而且关于异性之间的一些想入非非,也常常使自己难以入眠。所以,就在这种艰苦乏味如同劳改一样的四清工作中,有一个女知青对我发生了好感。

在孟关公社的知青里,有初中毕业生,也有高中生,他(她)们大多是64年到农村插队落户,对我产生好感的那位女知青是个高中生,她高高的个子,皮肤细嫩,身体健壮,一看就知道她不是农村姑娘,而是城市中长大的。(待续)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