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西部分离Wexit乃假议题




自十月联邦大选后,在加拿大的西部省份阿尔博塔和萨斯卡统出现了一个思潮,谓“西部分离”Wexit。上周,有7百人在阿省省会埃德蒙顿集会,公开打出与加拿大联邦分离的口号,并声称要以分离主义名义在联邦注册政团。因为十月份的选举,联邦自由党失去了在西部阿、萨两省的国会议席,故一个仿造英国脱欧Brexit的字眼西部分离Wexit, 应运而生。表面上看西部分离主义与东部的魁独倾向,对以安省为中部的联邦主义形成了夹击态势。但实际上与魁人对独立自主的真诚想往不同,Wexit 要的是西部势力对加拿大整个国家的掌控,分离只是手段或要挟,目的是出难题想要驱使联邦自由党尽快下台,进而由保守党取而代之。

几十年前,当联邦保守党前总理哈帕还是一个青年保守党西部活跃分子的时候,他的一篇“west wants in”(西部有份或西部介入)的演讲引起了西部保守主义耆宿曼宁的关注,哈帕从此崛起于政坛,直至当上保守党加国总理。哈帕的上台,应运于西部能源业在加国的兴起,也打破了加国政坛曾长期由东部势力掌控的局面。东西部集团的博弈,就像加国政坛长期由自由党和保守党轮流执政一样,已然成加拿大的政治常态。



西部集团急于想要恢复保守党在联邦的重新执政,对西部老巢进行了强力经营,以致在上月的联邦选举中将自由党全数逐出阿、萨两省。前联邦保守党内阁部长康尼弃联邦政坛返阿省地方,经苦战击败了阿省NDP诺丽,当上阿省省长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联络中西及东部省份(不惜花阿省公款买机票请众省长及夫人往卡技利牛仔节相聚会),联手挑战自由党联邦政府的碳税。由于联邦保守党首领希尔尚未或不便对Wexit 正式表态,出于政治上的考量康尼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违宪打出分离旗号,但却在实质步骤上推动分离思潮,要求与联邦政府谈判退出CPP 的全国性盘子(欣赏一下康尼讲台上的标语:fair deal now)。以分离为要挟,逼迫联邦支持和推进横山输油管项目、以及推行能源东输走廊计划,从而欲在经济布局上为保守党和西部集团掌控全国作战略部署。

从某种意义和程度上看,西部的分离主义比之过去魁省的闹独立,于道义上甚为不堪。魁人的独立向往,主要基于独特魁省法语文化的保持,虽然客观上也有与英人文化的冲突,但魁人仅仅指望在魁省区域内之独立自主。而Wexit却截然不同。魁人在经济、技术及文化上处本国高端地位,魁人对加拿大的立国曾起到关键作用(如当年击败美军的入侵迫美军投降、与加拿大划界而治);西部有什么?除了农牧及脏油,离开加拿大要想生存只能投靠老美。而如以萨省仅一百万的人口老美即便接纳之,也不一定会给于其州省的地位。最关键的是,Wexit 要的并非仅是字面上的分离,西部集团或部分保守党人是以企图分离为要挟,意图掌控全加拿大乃真实目的。



这里该给同为保守党的安大略福特省长赞一个,此君并未跟着康尼盲目瞎起哄,而是要同小特鲁多及各省省长谈国家的团结问题,当然也免不了要联邦政府多出点血助各省的建设。Wexit 乃承west wants in 而来,分离不是该题操弄者的真实意图。西部分离的论调一经出现,即刻遭土著严厉抨击。从法理上讲,没有土著的认可,西部分离就是加国历史上又一次对土著的掠夺和强暴。

当党派政治意识公然凌驾于国家认同及国家利益之上,Wexit这种思潮不知能走多远。面对国家分裂或团结的重大抉择,加国保守主义主脑曼宁尚未公开表态,联邦保守党领袖希尔也未表态。前些日子有传前联邦保守党政府阁员麦凯可能欲取代因选举成绩欠佳的希尔,看来像似烟幕云,真正欲与希尔相争的应该是康尼才对。西部分离要想搞出大动静,必先过了保守党内的联邦主义这一关。说不定西部尚未分离,保守党就先行分裂了。更深一步看,整个联邦保守党应该不甘于自我降格缩编为西部地方性政党。故从多重角度看,Wexit显然是个假议题,而继续操弄该议者,将在下次大选中于联邦主义的广大选民面前输得很惨。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