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我经历的恋爱和婚姻(4)




我和这位女知青并不在一个生产队,而是在孟关街上认识的。当时我在生产队住的木板房通气透风,冬天夜里冷得要用被子盖上头,用自己呼出的热气来暖自己的头脸,才能入睡;吃的则是清汤寡水,菜里连油水都没有,肚子几乎总是处于饥饿状态;和农民同劳动,无论是挑肥或是土里种包谷,每天都是累得腰酸背痛和疲惫不堪,让人产生度日如年的感觉。

只有到周末,按规定我们可以休息一天。为了改善伙食填饱肚子,我们这些四清工作队的年轻人,便步行半小时,到孟关街上的小吃店吃上一碗面条,然后在孟关街上溜达溜达,散散步。就是在孟关街上,我结识了这位女知青。

最初我以为她也是一名年轻的四清工作队员,相识以后,才知道她是64年的高中毕业生,到农村来插队落户。我当时虽然已经到了恋爱结婚的年龄,但头脑里还是有自己的打算,在找女朋友问题上,我想的是;一、尽量找一个容貌看起来我喜欢和满意的女孩;二、要找一个有城市户口而且要有工作领工资的未婚姑娘。因为在当时,夫妻两地分居的干部或职工要调到一个城市非常困难,有的甚至十年二十年无法调到一起生活;其次,在那个年代,光凭一个人的工资来养活老婆孩子,全家很难活出来。所以,作为一个五官端正的大学毕业生,凭自己的条件,这两点要求应该说并不过分。



正因为我有这种预设的婚恋条件,所以每周在孟关街上碰到这位女知青,都是她主动找我散步和聊天,我仅仅把她当成一个一般异性朋友,没有和她把感情进一步升级的想法。但接触几次以后,我从她的神情举止中,却隐隐感到她对我的感情有向前发展下去的意思。我只得在闲聊中,把我在北京工作的大妹妹曾经想介绍一个北京姑娘给我做女朋友,我在给妹妹的回信中告诉她,我希望在本地城里找一个有工作的女生结婚成家。

她问我为什么?我把自己的想法如实告诉她。她听了以后马上调侃说,没想到你这样一个看起来很忠厚的人,却如此老谋深算。从此再见面谈话,她就有些不自然,情绪也有些不对劲。所以,到第二年春天分手,我们彼此也没有互相留通讯联系的地址。

不过,文革开始以后,她也回到贵阳,而且她设法打听到我住在省文化局机关大楼里,有一次我偶尔看到她在楼下徘徊,我便走近她,和她打招呼,当我告诉她,我已经结婚,她听了,脸色马上变阴沉了,我想,她是否对我一直抱有希望?

 

当然,结婚是文革开始以后的第三年年底,这中间我的感情经历并不是一帆风顺。

从孟关四清工作队回到省文化局以后,局领导把我们从乡下回来的这批大学毕业生召集在一起开会,在这次集中开会时,我第一次见到65年新分来的十多名大学毕业生。(待续)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