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我经历的恋爱和婚姻(5)




一个省级文化领导机关,为什么会分来这么多大学毕业生?原来,60年代初,毛泽东对当时的文艺界做了两个非常严厉的批示,认为文艺界已经脱离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方向,跌到修正主义边缘。全国各地的党政领导看到毛的批示,赶忙采取措施,纷纷向内蒙古的乌兰牧骑文艺工作队学习,组织演出队上山下乡为基层农民演出。我们这批从全国各地一些艺术院校毕业分来的大学生,就是由省文化局直接领导组建乌兰牧骑工作队的人员,其中有搞器乐的,有搞声乐的,我则是搞文字创作的。

在领导讲话时,我注意了一下,会议室里的青年男女一共有十四五名,其中年轻的女性不到一半,里面还包括一名已婚的四川某县川剧团调来的女演员。

领导告诉我们,大家目前的任务是参加局机关文化大革命。第一步是看局机关里和大街上的大字报,学习报纸社论,了解文化大革命的形势,然后按中央关于文化大革命的战略部署,大家投身到这场运动中去。但是,这次集中开会以后就再也没有什么活动,大家各行其是,自由行动。

大字报、大标语、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这些固然让人感到新奇异常,但却无法代替我心中对异性的渴求,因为我已经快到而立之年,找女朋友成家的事已经不能再拖了。

在了解文化大革命形势的同时,我也了解到,在局机关这十多个年轻男女中,上海戏剧学院来的一对男女和四川音乐学院来的一对男女,都已经确定了恋爱关系;剩下没有男朋友的女生,要么个子太矮,要么姿色太差,几乎都引不起我的兴趣。后来,发现从上海音乐学院毕业分来的一位学古筝的高姓女生,身材和长相都还不错,而且曾经对我表示过好感,可是我对她的性格不太喜欢,也就没有和她多接触。

就在我对局机关年轻女性四顾茫然无目标的时候,突然发现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出现在局机关里,她是局机关的打字员。

当时这位打字员还不到20岁,她原是省歌舞团舞蹈队学员,学了几年,一条腿受伤,不再适合继续跳舞,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她,读初中,年龄已过,就分到局机关来当打字员。像所有舞蹈演员一样,她身材苗条,五官端正,个子适中,而且一颦一笑都有一种让人心动的魅力。在我被文艺作品塑造的恋爱幻想里,以及在中戏看惯了如云的美女以后,觉得这位打字员倒是一个理想的目标。

可是,我如何接近她?如何能够取得她的好感?显然,我应该接受在大学里写信失败的教训,最好是亲自接近她。

在局机关,每当楼道里传来哒哒的打字声音,我就知道小陈来了。我小心翼翼地推开打字室的门进去,把我在街上得到的红卫兵印的传单或红卫兵办的小报拿出来,问她有没有?如果她说没有,我就送给她。

开始,她对我闯进打字室,如果不是在打急件,对我都以礼相待,有时还面带笑意让我坐在旁边一把椅子上。当时机关里用的还是老式的打字机,这种打字机像一个方桌摆在室内,成百上千的铅字装在一个木头盘子里,打字时,要在字盘里一个一个找,选好字钉以后,每敲打一次,声音都很大,关起门楼道里都能听见打字的声音。在一张蜡纸打满字以后,取下来要在钢板上一份一份用油墨滚子印……

我说,没想到,打印一份文件这么费事。她听了只是笑一笑,也不讲什么。说实在的,我在农村搞社教搞四清,给农民宣讲文件时,可以滔滔不绝,而在一个漂亮女孩面前,我却不知道讲什么才好。我和她谈街上大字报的内容,她只是静静地听,偶尔抬起头说,她也看了;和她谈红卫兵印的那些传单和小报上的内容,如打倒彭陆罗杨(彭真、陆定一、罗瑞卿、杨尚昆),对这四个大人物“罪状”的揭发材料,她也只是默默地听,也不知道她是否感兴趣。所以,有时找不到什么话题,不免就陷入沉默之中……(待续)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