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开放式房屋设计是否已经过时?
Are we over open-concept houses?




环球邮报Matthew Hague撰写的一篇文章指出,现代的房屋设计倾向于两极分化。并非每个人都喜欢那种将装饰替换成简单线条的宽松美学。然而,现代主义的设计似乎受到更普遍的青睐,那就是开放式的概念设计。不论你是观看HGTV的装修节目,翻看家居期刊杂志,或是浏览Pinterest和Instagram社交媒体中有关房屋布置,充满了设计师和房主对开放理念的赞不绝口。每个人似乎都喜欢室内宽敞通风,光线充足,希望在厨房做饭时能和客厅里的客人聊天互动。但是,开放理念也有其不足之处,即人们无法隐藏不希望别人看到的东西。就像东主要举办一场晚宴,想炫耀一下自己有多象Gordon Ramsay(著名英国厨师和美食家)和Julia Child(美国法国餐厨师)那样的烹调手艺时,突然手忙脚乱,犯下一些低级错误,让所有人能目睹那个窘迫尴尬的场面。

一个多世纪以前,开放概念几乎不受吹捧。因为当时的房屋面积较小,家庭人口较多,墙壁被视为是一种珍贵的奢侈品,可为人们提供所期望的私密。特别是在维多利亚时代,孩子们在家里的表现一般只能被父母看见,却无法听见,除非孩子们觉得自己的谈话能让父母感到高兴。直到20世纪初,诸如怀特(Frank Lloyd Wright)之类的建筑师开始尝试开放理念时,文化偏好也开始发生了变化。突然间,保持对孩子们的持续关注被所有父母接受,而让孩子们关上房门自己玩游戏变得一无是处。从此,墙壁渐渐消失。尤其在战后的数年里,这种理念转化得更加迅速。我们可以从一些当时的电视剧里看到完美的缩影,比如70年代初播放的Brady Bunch电视剧,它描述了一个8口之家的生活场景。



扯得有点远了。只要使用得当,隔墙还是可以对居家生活产生积极的影响。不好的气味,噪音和视野都可以被阻挡在墙外,隔墙还可以在家庭里营造一些悬念和好奇。开放理念却让一切变得透明,没有任何悬念。而且,如果房间较小,没有了众多的硬分割,使用简单舒适的内饰就会让人感觉非常温暖。

当代建筑师再次回归隔墙的原因之一是需要把杂乱关在隔墙之内。多伦多建筑师凡妮莎·方(Vanessa Fong)曾经住在一栋开放式的房子里,厨房,客厅和餐厅都布局在一起。尽管她喜欢的开放式理念,但对这个有着三个孩子的家庭来说,这种布局存在着一个很大的不足。三个孩子的玩具生活用品,让屋里混乱不堪。她说,“家里什么时候都是杯盘狼藉,没有条理。如果有隔墙可以把混乱关进一个房间之内。”

杂乱无章是开放式理念的最大败笔。 2018年5月,《大西洋》杂志发表了一篇名为《开放式空间设计带来的诅咒》的文章。 故事描述了俄亥俄州阿克伦市(Akron)的住宅开发公司Schumacher Homes如何开始建造带有私密空间的开放式房屋。 除了客人在等待开饭时可以看到的厨房外,在后面又设计了一个备餐厨房,所谓的第二个“凌乱的厨房”,是一个专门准备宴会餐食和宴会后藏菜的地方。该文章指出,著名建筑设计师怀特提出的这种开放式设计其实是专为有家用保姆的家庭设计的。实际上,被视为“娱乐性极佳”的空间往往会演变为一项让人心烦的义务,因为其开放通透,每时每刻都需要不断有序地进行清洁整理。

方女士和她的丈夫、工业设计师Ryan Taylor认为,房屋的开放理念不适合她们这种家庭,因此希望自己建造第二间厨房,但是这个想法的代价既昂贵又不切实际。为了改变现状,他们开始寻找新的住房,一间古老的维多利亚建筑吸引了两人的目光,该建筑的布局是一个普通、而且过时的平面设计:门厅通向独立的起居室和餐厅,厨房藏在房子的最后面。方女士重新对这栋房子的内部装饰进行了调整,增添了现代气息,白色的墙壁和黑色的装饰元素。她说:“硬件上,我们保留了那些墙壁和门,它们意味着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有了藏身之处。”



在服务客户时,方女士对于开放概念或隔墙没有什么硬性规定。她会更加细致地考虑客户的需要。她说:“我会尽可能了解客户在房屋中的生活方式,量身定制房屋设计的模式。”对于真正喜欢在别人面前展示做饭技能的的空巢夫妇,适于采用开放式设计。 “我会了解每个客户的房子。尤其是那些位于市中心、又窄又长的房型。这种房子内的隔墙会使屋内严重缺乏光线。在这种情况下,她可能会尝试错层设计,将房间安置在数个台阶之下,以减少遮挡,开阔视野。硬性使用隔墙,会营造一种分离感,让房子没有整体性。

三年前,蒙特利尔摄影师Evridiki Spiliadis在创建新办公室时,内部的设计就需要在分离和整体之间找到平衡。她与建筑师卡尔(Alain Carle)合作,为办公室开拓出一间可以工作或举办展览的开放区域;还要考虑设计一个小型厨房,以便在长时间工作之余,放松且能享受便餐; 最后需要一个能让她的三个孩子玩耍的舒适空间,如果他们必须来到工作室的话。

除了洗手间,隔墙上没有安装门。 取而代之的是,部分隔墙可以使用高大的储物柜,将一排办公桌与厨房和客厅分开。客厅里,一个长长的毛绒窗台可供孩子们阅读,一个嬉戏角落就像一个套间。拐角处的桌子,可以让孩子们安静地做作业。当他们需要大人帮助时,只要喊叫就能被人听见。



摄影师Spiladis表示:“新办公室的设计让她很满意,即漂亮也很实用,屋里阳光明媚。这里有足够的存储空间,而且工作区和生活区是完全分开的。”

一些设计师正在尝试使用其他方式来混合运用隔墙和开放的理念。在温哥华市中心正在兴建的豪华公寓蝴蝶大厦(Butterfly)里,Revery Architecture公司的建筑师科卡洛夫(Venelin Kokalov)正在使用透明玻璃作为隔板,将卧室与客厅空间分开。隔墙可以阻挡声音和气味,同时又能让阳光和美景到达各个生活区域。当需要额外的隐私时,可以将落地窗帘沿着玻璃缓缓拉出。

科卡洛夫表示,“我相信开放式空间的好处,但我也希望给人们更灵活的选择。玻璃和窗帘的新设计使人们可以随意掌握自己想要的生活空间。”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