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港人只是要中共信守承诺




最近,大中报在其主页刊登了原乡先生的文章“港人到底要怎样?”,十一月二十四日香港区议会选举的结果,应该已部份回答了原乡先生的问题,其实不需要笔者写此文章。

但是,原乡先生文章的题目很耐人寻味。他问的不是香港人要甚麽,而是“到底要怎样”。这样的提法,有意或无意地,似乎更像是从执政当局立场提出的。这可能是国人的习惯,也可能是受了中共惯用的,不从内因检讨事件,而只会动不动就怪责外因的思维方式所致。使我不得不写此文章,谨供原乡先生及读者们参考。

一九八四年,中国和英国签定了“中英联合声明”。提出了在一九九七年香港回归中国之後,香港将会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一国两制”、以及香港人享有的自由、法治的资本主义制度,维持五十年不变。中共为了让国际社会公认这一声明,当时更特意到联合国郑重地註册了这一文件。其后的香港基本法,就是根据“中英联合声明”的精神而订立的。基本法除了重複上述的承诺外,更清楚表明“高度自治”的含意,即除了外交和国防以外,中共中央及所有其他地方政府不得参与及干涉香港的内部事务。基本法更提出了在香港实行民主普选的承诺。就是因为这些承诺,香港大多数人以及国际社会都接受及支持香港“民主回归”这一历史事件。



“中英联合声明”在一九八四年已签署。为什么要到一九九七年香港才回归呢?这是关係到信守承诺的问题。两次鸦片战争之后,在一八四二及一八六○年中英分别签订了“南京条约”及“北京条约”。在一八九八年又签了租借香港、九龙、新界,以及邻近的大小岛屿给英国,租期为九十九年。从一八九八年七月一日开始,至一九九七年六月叁十日期满。虽然这些都是不平等条约,但中国并没有违背这些国际条约。

根据英国公开了的资料,英国在一九八四年前已多次向中国政府表示愿意将香港归还中国。但当时的中国总理周恩来再叁拒绝英国政府的提议,不接受香港提早回归。其中的历史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例如当时的中国经济极为落后,还需要香港,这一国际公认自由、法治的资本主义制度管治下的港口,以有利中国对外经贸、金融及货币等交易。但同时不可否认的是,中国当时还不想或不敢随意违背国际合约,失去国际信誉。

很多读者都知道,长达近六个月的香港人反送中抗议运动,源於香港林郑政府在今年叁月间提出修改“逃犯遣送条例”,删掉了原来规定不遣送到中国的条款。众所週知,中国大陆没有真正的法治,只有人治或党治,即中共提倡的“党大于法”(或“党大於国”),林郑的提案因而引起了香港各界人士的关注、以致反对,引发了六月九曰香港超过一百万人和平遊行抗议。那就是“反送中”运动的开始。

林郑一意孤行,决定强硬推出该修例,宣佈六月十二曰立法会将二读审议该修例草案。於是香港人在六月十二曰举行了大规模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和平遊行抗议。之后,林郑不但拒绝撤回该提案,表示会在七月前会提交香港立法会强行通过,并同时定性六月十二曰的和平集会遊行为暴动。

这就引起众多香港人的忿怒。这也是为何少数勇武派在七月一曰,在警方没有阻止的情况下,衝入立法会大堂,以阻止该法案的通过,造成了立法会一些设施的损坏。



就是在林郑完全漠视百万人和平抗议之後,香港人提出了下列的“五大诉求”,清楚地表达他们要甚麽:

一、彻底撤回“送中修例”;

二、收回定六月十二曰和平集会遊行为暴动的定性;

三、撤销对所有反送中抗争者之控罪,承诺不作进一步检控;

四、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底追究警队内各种滥权及违法之行为;

五、立即实行双普选,实现真正的港人治港。



六月十四日,六千多名母亲举行了“香港妈妈反送中集气大会”支持年青人的抗争,次曰,林郑才宣布“暂缓”修例议程,但拒绝按立法会条例语言“撤回” 该提案。六月十六曰,民间人权阵线发起遊行,参加者近二百万人。接着以下几个月、数以百万计的市民多次以和平的方式表达意见,然而政府,除了以颠倒黑白、充斥谎言的声明来拖延时间、转移视线之外,选择了用子弹、催泪弹、警棍及拳头来回应抗争者。

尤其是七月二十一曰的元朗事件,警方及建制派一位议员公开纵容黑社会恐袭市民,以及八月叁十一曰太子事件,以及十月一曰在荃湾出动实弹近距离射击学生,令他严重受伤,情况危殆。都是令人震怒的例子。可是,林郑政府一直拒绝“撤回”该送中提案,直至九月四曰,才迫不得已宣布动议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但拒绝回应其他四大诉求。

时至今日,无数市民遭黑警滥捕、虐打、羞辱、恐吓、非礼、无差别攻击甚至可能强奸及谋杀。警方已拘捕了近六千人,他们的年龄介于十一岁至八十叁岁,其中超过五百人被检控。但却没有一个警察或黑社会人士被控滥权及使用超法例的暴力行为。多个国际人权组织已收集了很多证据,显示香港警方以无日无之、无法无天的警黑合作,以极其过份及无必要的暴力镇压示威者,公然漠视法纪,侵犯人权。



十一月二十四曰的香港区议会选举,有近四百万合法选民,其中二百九十四万人投了票,选出了四百六十七名区议会议员,其中泛民主派议员有叁百八十八席,建制派五十九席。即民主派大胜。选出的民主派议员主要是年青人,很多是曾参加过反送中抗议运动的。是次选举被视为反送中抗议运动的“变相公投”,以及是对林郑政府“信任投票”。

这就是笔者在此文首说:十一月二十四日香港区议会选举的结果,应该已部份回答了原乡先生的问题,即香港人到底要怎样。那就是“五大诉求”的第五点:立即实行双普选,实现真正的港人治港。也就是要中共不要违反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诺。

港人只是要中共信守承诺。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评论总数

对本文的评论有3条
無名氏的头像
無名氏 (未验证) on 星期三, 十二月 4, 2019 - 22:58
五毛廢文刷起來
無名氏的头像
五星红旗照耀香港 (未验证) on 星期日, 十二月 1, 2019 - 21:28
信守承诺?港怂们的美国爸爸做到了么?英国老妈做到了么?你们敢去和老外抗议么??双标不要玩的太溜!
無名氏的头像
無名氏 (未验证) on 星期六, 十一月 30, 2019 - 01:35
满嘴喷粪的小编!傻逼聚集的有毒报纸!应该让你们尝尝汽油弹的滋味你们再说这些傻逼言论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