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新内阁新挑战




上周三小特鲁多的少数政府及其新内阁,于总督府宣誓就职。本届内阁相比上届,由35人增为37人,7名新阁员,新增两部。相比4年前,上次内阁主要是宣传点缀之花哨如大量女性、少数族裔及难民的加入,本届虽仍留有部分痕迹,但却显得较务实和稳重。因为国家的情势不如以往,面临严峻的挑战,少数政府不敢懈怠,需要实打实地团结全国,振兴经济,抑制分离主义思潮。

由于自由党在西部的席位大面积流失,本届内阁大量启用中东部的自由党干部,包括中西部一些非国会议员的人士也延揽入阁。最突出的,是前外长方惠兰被高调任命为副总理兼国内政府事务部长。副总理在加国不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固定职位,通常只是总理离国期间或缺席议会时的临时性代理(故用depute一词),或为平衡执政党内重要的不同势力之安抚及酬佣。这次慎重其事地任命方惠兰为副总理,她所兼任的国内(即各省)政府事务部长,4年前原本是总理小特鲁多所兼。因为西部分离主义的思潮冒头,以及魁人政团的再次崛起,方惠兰有西部草原卡加利的乌克兰和英裔出身背景、及代表安省多伦多富人区玫瑰谷的国会议员,方惠兰具较娴熟的外交手腕,以副总理执掌国内政府事务部,表明本届政府对国内事务的谨慎和认真。或者说西部分离主义思潮及东部魁人势力的高涨,已成国家团结的头号挑战,因而亦为政府的头等大事。再说外交部长换张新面孔,也有新机会打开与中国及沙特的外交僵局。因为方惠兰,国内政府事务部将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责任部门,而副总理的权位也将不同以往。



说新内阁仍留有4年前花哨作秀的痕迹,两个新部之一的“中产繁荣部”大概便是。这纯粹是政党政治及宣传作秀的伎俩,全世界的政府机构里哪听说有这种部门。Digital government 数字政府部也够新颖,用数字化、网络化系统性整体性来处理政府事务,这本该是总理办公室PMO下面的一个技术性单位才是,如今提高到内阁部门的地位。一是新政府有新潮意识,或也许是个过家家的游戏;二恐怕是避免PMO 如过去王洲迪事件那样遭诟病而直接牵扯总理本人,数字政府部可以部分成为挡箭牌。

因为落选联邦议席,曾戴头巾的那位原公车司机先生自然不能再是基建部长。但为了平衡政府内的西部代表成分,原国际贸易部长温尼伯议员Jim Carr 任平原省份总理特别代表,表明新政府为应对西部分离Wexit,在方惠兰之外而加上双保险。尽管日前媒体有将Wexit 软化为West Alienation 西部疏远的倾向,但正如上周安省福特省长与小特鲁多会晤时强调,总理该认真聆听西部声音,切实解决西部困难发展经济。福特直言支持西部,但基于国家团结,其中道和老练直令西部保守党势力的康尼相形见绌。在这场维护国家团结的角逐中,福特的安省举足轻重,顺势要联邦加快加大资助安省的基建亦顺理成章。



西部的石油业有今日之光景,乃多年积累的结果。几十年前西部就从安省等地大量引入各类人才,西部已强化自我体系,以油砂业为基点进行扩张。由于美国不让修跨美油管(老美石油自给足够),西部只能指望横山输油管开通往太平洋亚洲售卖石油。因环保的因素,西部把前联邦保守党政府遗留的难题交到了自由党政府手里,并逼迫联邦自由党政府强闯卑斯省政府及土著的这一关。西部不仅着眼于太平洋出海口,还打算向东建立整个国家的能源通道,以形成执掌全国的经济战略布局。横山输油管项目国家须综合考虑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的平衡,至于能源东输通道则更是如此。魁省已明确表示不乐见石油东输管道,表明东西部将围绕此题作长期较量。正如笔者认为西部分离是假议题,康尼及联邦保守党尚不敢公开打出分离的旗号,只能以此要挟。西部分离及加国东西集团的博弈,是个长期的过程,其前期的交手点在经济利益层面。正因为争端尚在经济层面,政治上尚未完全撕破脸,所以这个舞台很适合善于谈判斡旋的方惠兰。应该说小特鲁多走了一步好棋,也正逐渐走向成熟。如方惠兰不负所望,将来小特鲁多离任,联邦自由党岂不有个现成的接班人选么。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