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武汉肺炎疫情之联想


                                 

(大中报/096.ca特稿):武汉锁城、湖北封疆,武汉新冠状病毒疫情患者上周末已突破1万3千多人、短短几天病患数目的增长由每日一千,迅速越过每日两千达三千(发稿时确诊数已破两万),官方发表的死亡率2.2%与学界的数据11%相差甚远。疫情超过当年SARS的传播速度,已遍及全国包括西藏在内的所有行政区域,并漫向欧亚美非大洋洲令全球沦陷。欧美数国正积极派机撤侨,俄、朝、蒙等国关闭了与中国的边界;老美不但在两周内不让自己的国民赴中国、甚至不允许两周内去过中国的任何国籍的人入境美国。因为疫情,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股市齐蹉,中国央行虽紧急注入1.2万亿流动性,但春节后开盘上证和深指双双下跌超过8%、市值蒸发12兆。WHO也修正了原先的判断,终于将武汉肺炎疫情宣布为“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恐慌已变实情。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武汉疫情期,我的加国朋友如约来家赴晚宴
川普国情咨文历数自己政绩 议长佩洛西手撕讲稿
一次性塑料制品将从明年起禁用 详细清单待定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面对疫情,各种信息纷至沓来。有执政党地方卫健官员被撤职的,有武汉医院防护物资短缺的,也有抱怨捐赠物资及发放渠道不畅的,更有各处歧视避难在外的武汉及湖北人情事的人性之恶,以及本地发酵华人/亚裔恐惧症和华人为自保而互相踩踏。湖北医院有医护人员累得靠椅闭眼或席地卧躺,香港医护界却趁危发动大罢工;药店前出现罕见的长龙,各地自设路障、连小区和村口都有人把守盘查;当专业人员不敢开口露真情(最先披露疫情之8名医生的治安告诫书尚未撤消),而卫生官员却一问三不知的情形下,不知如何想象疫区及内地是怎样的态势。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当内地领导所谓的亲自过问亲自指挥,只是做秀倒也罢了。真要如此,说明内地的行政结构、地方各层级间以及与中央的角色跟权责的划分就太成问题了。武汉市长周先旺说,“作为地方政府,我只有在授权下才能发布疫情”。这里透出两个问题。其一,市长的授权来自市民还是所谓的上峰?这也是现代文明政体与封建及专制政体的分野;其二,行政首长或官员的职权行使,缺乏现代管理学和管理体制的界定或者说无法可依。如今已是建国第71个年头,岂是农民起义苏维埃草创期可比。



厘清上述问题,对于世风日下的官员怠政及不作为、或者是贪污腐败,以及因此而引出的所有荒唐离奇,也就不难应付了。钟南山曾说过,经对抗SARS形成的有效规范之坚持,应该不会有类似疫情失控的重现,否则会再来。昔日北京的SARS过去17年了,并非国人不长记性,而大概是体制及文化因素无法传承民族优秀的遗产,在世风和道德水准日下的情景下,难能进步惟有倒退。从SARS到武汉肺炎,两次疫情的爆发都是缘起于隐匿信息,除了制度的原因,内地的官本位惯性、不对人民负责而一味讨好上峰、以及报喜不报忧的造假习气,在在表明祖籍国的文化也出了大问题。

立法禁止食用野生动物也好,追寻新型Coronavirus源头、研制疫苗及制药也罢,怎么都不及将注意力放在根本性的体制之审视改造及文化进化上。不仅北京冬季奥运会可能要黄,就连东京的夏季奥运会也悬了。在美中贸协压力以及原本就拿不回投入之一带一路的窘况下,把经济必定下行的缘由归扯到武汉肺炎疫情的影响头上,也许是一条出路或机会。但问题是,眼前疫情的发展和扩散尚望不到尽头(有传温州和杭州也开始封城,长江流域悬了),如何收场,以及如何应对由此而引发的社会矛盾和政治经济的震荡?内地当局除了强力维稳一途,恐尚无应对之策,要不何以由意识形态主官担任中央抗疫小组副首领、以及由警察首脑高调参与小组。真不知这场人祸成分占优的疫情会如何演变?祈愿上苍护佑国人。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评论总数

对本文的评论有2条
無名氏的头像
贺雪 (未验证) on 星期二, 二月 18, 2020 - 22:22
想通过鼓吹言论自由以达到谣言自由,煽动自由,蛊惑自由,确实想多了。
無名氏的头像
無名氏 (未验证) on 星期四, 二月 13, 2020 - 16:51
官僚主义,形式主义乃世界通病,与政治制度有什么逻辑关系?自古以来便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