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从江城李文亮的死到羊城孙志刚的亡




(大中报/096.ca特稿):就在冠状病毒肆虐华夏大地,家家闭户、人人隔离的阴郁日子里,武汉中心医院的李文亮大夫因患新型肺炎以身殉职了,永远离开了他抗击瘟疫的第一线,离开了他的父母妻儿,也离开了曾让他背负“造谣者”恶名的人世间!

相信年仅三十四岁的李大夫在弥留之际会为他自己的“造谣”行为感到欣慰释怀,因为海内国人和海外华人都在为他对病毒疫情的高度警觉和正确判断纷纷点赞,对他出于公益心在微信群发布疫情的义举有口皆碑!但愿他已经患病的家人渡尽劫波、重获安康!此时此刻,似乎一切赞美的辞藻对他都显得那么苍白乏力,任何安慰和祝福的语言对他的家人都难以缓释病痛和悲哀……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武汉疫情期,我的加国朋友如约来家赴晚宴
川普国情咨文历数自己政绩 议长佩洛西手撕讲稿
一次性塑料制品将从明年起禁用 详细清单待定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忽然间笔者想起二零零三年的那场持续数月、扩散多国的非典型肺炎大流行。就在那年三月的一天夜晚,一位叫孙志刚的湖北籍大学生在“非典”重灾区广州的街头踽踽独行。不料,一名警察拦住孙志钢并勒令其出示与身份相关的证件,可惜孙志刚忘记了随身携带他的暂住证。或许因为年轻气盛,他与警察冲动地争辩了几句,以至于孙志刚的朋友随后赶到现场出示了孙的暂住证也没有免于被押往派出所并随后转送至“三无人员”收容所。这个过程明显带有警方的情绪化滥权,是与法律程序不合的报复行为。如果事情仅仅就是关了孙志刚几天,也不会在还没有自媒体的时代轰动全国。当天晚上,大学毕业后在深圳从事平面设计工作两年的孙志刚,莫名其妙地被几个同室的收容人员活活打死……

这件事不仅是孙志刚家人的晴天霹雳,也在无数中国人心中引爆了一颗悲愤的炸弹!面对毫不陌生的法制环境下草菅人命的某些恶法和素质低下的警员,广大民众暗流汹涌的舆情一时间厚积薄发、一泻千里,纷纷对依法治国等话题进行了热议。许多媒体不但详尽报道了孙案,也先后曝光了全国各地多起类似案件。此外,八位著名的法律界学者上书全国人民大会,要求对《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进行违宪审查。

就这样,一件共和国罕见的个案出现了:一位大学生鲜活的生命换来了十几亿人的大国两条法律的相继废除!在以许志永博士和胡星斗教授为代表的一些法律专家的不懈努力下,所谓的“城市收容办法”和“劳动教养”两条恶法先后于二零零叁年和二零零八年被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废除!

今天,面对比当年萨斯病毒更复杂、传染性更高的新型冠状病毒,它们幽灵般的在人体内复制,在空气中漂浮;面对某些“肉食者”在武汉起疫之初缺智少谋、墨守成规地因循僵化体制的步骤和套路;再联想到武汉八君子率先揭露疫情真相所遭遇的司法恫吓,凡有常人良知者无不既悲且愤!为了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子子孙孙不再遭受这些“肉食者”们的乱政、滥权引爆的大瘟疫和大饥荒,让我们携起手来一起高呼:恶法必须修改,新闻必须自由!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评论总数

对本文的评论有1条
無名氏的头像
刘晓 (未验证) on 星期五, 二月 7, 2020 - 16:58
最后一句才是小编的真实目的和政治私货,而不是什么人性良心吧,那些高大上的概念,不过是大中报小编用来掩盖其真实目的的工具而已。所以,别再虚伪了,读者不傻,傻逼的是小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