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黑暗王国中的杀戮(2)
——有关文革中几场大屠杀的史料辑录




一些有正义感和有历史使命感的中国知识分子,他们为了民族的未来,不顾个人安危,冒着危险,千方百计把历史真相记录下来,告诉世人。我们已经看到,正因为有新华社记者杨继绳深入多个省市自治区的调查,写出《墓碑》一书,详细记录了毛泽东时代大饥荒饿死人的惨状和死亡人数,才使大陆大饥荒的历史真相大白于天下。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加拿大外交部再次更新旅行警告,敦促加国公民尽早离开中国
如何做到按需购物 避免不必要的食物浪费
大温2020年一月地产数据出炉 销量同比增长42.4%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同样,湖南报告文学作家谭合成花了20多年的功夫,写出《血的神话——公元1967年湖南道县文革大屠杀纪实》一书,作家郑义冒着生命危险,写出了记录广西大屠杀的《红色纪念碑》,张连和先生的《五进马村劝停杀》,以及遇罗文深入现场调查写出的《文革时期北京大兴县大屠杀调查》。此外,花费多年精力搜集整理文革史料的宋永毅等人,这些记录历史真相的人,是我们时代的文化英雄,他们的历史功绩将载入史册。

正是在这些当代有良知的文人学者的精神感召下,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文革中所发生的这些惨案真相,笔者选取自己接触的一些有关文革大屠杀的史料,做些整理和编辑加工,然后辑录成文,通过《大中报》转述给广大读者。

一、北京南郊大兴县的屠杀事件
辑录者按: 据网文报道,在北京市8月刮起的“红色恐怖”风暴以后,北京市内红卫兵的野蛮和残暴行为,很快对北京郊区产生影响,昌平和大兴两县的农村,一些农村干部也趁机拿“黑五类”及其家属开刀,开始有组织有计划地进行大规模群体性大屠杀,其中昌平县屠杀人数比大兴县多,只是昌平杀人分散,报导不多,而大兴县屠杀比较集中,影响大,因而文字报道比昌平多。

关于大兴县的屠杀情况,最早是1986年9月出版的《“文化大革命”十年史》提供的数字,即从8月27日至9月1日,县内13个公社,48个大队,先后杀害了325人,其中年纪最大的80岁,最小的才38天,有22户人家被杀绝。



而比较详细一些记述北京南郊大兴县的屠杀事件的文字材料,主要有张连和的《五进马村劝停杀》和遇罗文的《文革时期北京大兴县大屠杀调查》两篇。
当时在大兴县政府工作的张连和写的《五进马村劝停杀——文革大兴县屠杀侧记》一文,比较具体介绍了大兴县东方红公社(现为北臧村乡)马村大队进行大屠杀现场情况。从该文提供的情况来看,组织策划和指挥马村大屠杀的大队党支部书记李恩元,根据他被抓以后的交代,他是在 “五一六通知”和毛泽东《炮打司令部》发表以后,看到形势不对,自己有可能成为文革运动挨整的对象,在传达了公安部长谢富治的讲话以后,他抓住机会,采取转移斗争大方向和先下手为强的策略,组织和实施了马村的大屠杀。张连和写的《五进马村劝停杀》一文,笔者没有看到原文,现在通过其它文革史料的引述,把张文中的主要内容摘要如下:

1966年8月31日当天夜里,我被县委书记王振元叫醒,说东方红公社马村大队正杀害地、富、反、坏及其家属,马上组织人前往宣传《十六条》,制止杀人。我立刻叫醒文革成员、县委组织部干事张绍千、县委办公室王海泉、共青团曹雪芳以及县委监委张瑞昆、派出所长梁通、县武装部刘克一等10多人陪同王书记驱车前往。(待续)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