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钻石公主号”邮轮肺炎病例已达621人,专家指隔离对未感染者缺乏人道




(大中报/096.ca综合讯):根据加拿大国际广播的报道,“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的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肺炎病例不断增加。截止2月19日周三,日本政府公布,该邮轮上确认案例总数增至621人。这艘停泊在日本横滨港的邮轮似乎正在变成病毒的温床,中国以外的全球病例有一半集中在此。有传染病学家表示,这说明这次前所未有的隔离行动是失败的,对船上的三千多乘客是有害的。更有医生说,隔离有利于轮船以外的人,但是对被隔离在船内的游客并没有好处。

日本政府公布,横滨停泊“钻石公主号”邮轮再多79名乘客,确诊染病,令船上的感染总数,增至621人。

邮轮是最容易感染病毒的地方
邮轮上通常有丰富的娱乐活动,但是几乎所有的活动都在密闭空间里进行,而且食物供应多用自助餐形式。根据美国疾病防控中心的记录,过去二十多年来在国际邮轮上发生过数百起病毒感染事件,最常见的是引起急性肠胃炎的诺如病毒。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抢注瑞德西韦运用专利既无耻也无知
卑诗省新冠确诊病人增至5例,加拿大现在总共8例
日本学者:西方仅靠经贸往来的对华政策失败了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旅行卫生安全机构“国际SOS”的医生奎格利(Robert Quigley)在接受CBC采访时说,邮轮是很容易感染病毒的地方。几千个背景不同、身体条件不同的人在一条船的有限空间里近距离接触,有些人的舱房连窗户都没有,更不要说阳台了。而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性极强。

因此“钻石公主”号上病例大增就毫不奇怪了。奎格利说,不管你采取多少措施,还是有很多感染途径,例如负责给乘客送饭的游轮服务员。

“钻石公主”号的乘客被要求呆在自己的舱房内,避免与他人接触。无窗舱房的乘客被允许每天在甲板上散步一小时。他们的一日三餐由服务员送来。尽管送饭的服务员穿着防护服,但仍有至少10人感染。

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传染病专家米纳(Michael Mina)说,把乘客隔离在船上这个做法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现在病毒千真万确地在船上蔓延,隔离措施被证明是无效的,那么持续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传染病学教授菲斯曼(David Fisman)说:这相当于把所有乘客与病毒一起困在一个载体上,反而可能会令更多人感染。这种做法是否人道?



隔离措施为保护公众健康
多伦多传染病专家加丹姆(Michael Gardam)间接回答了这个问题。他在接受CBC记者采访时说,隔离措施从来对被隔离的人无益,对我们大家有益。日本的做法是牺牲了船上的人。

“钻石公主”号上发现新冠病毒肺炎病例后,日本并没有多少选择。很多人都在呼吁让他们下船隔离。但是要迅速地给3700人提供合适的隔离地点和合格的设施并不容易。另一个选择是让乘客回家自我隔离,出现症状再报告。但加丹姆认为,这个选项不容易让公众舆论接受。

乘客间接也为新冠病毒研究做了贡献
在一艘邮轮上同时隔离这么多人是过去从未有过的。加丹姆认为,这次隔离行动唯一的好处是提供了一个大型天然实验室,让传染病学家可以对病毒在不同的人身上的反应和潜伏期的长短等问题进行观察。

米纳也说,“钻石公主”号相当于一个隔离的人类样本库,如果一部分接触到病毒但没有染病的乘客被检测出天然抗体,这会让医学界对病毒的传播方式以及如何预防有进一步的了解。



乘客很难起诉邮轮公司
海事法专家介绍说,日本法律规定,政府有权为防止病菌进入日本采取隔离船只的措施。在隔离期间,日本政府和邮轮公司有义务向乘客提供饮食、日用品和医药服务。但是乘客很难起诉邮轮公司,即使“钻石公主”号已经被一些传染病学家称作“病毒培养器”。通常很多公司的船票使用条件里会包括放弃集体诉讼的条款。

“钻石公主”号自2月4日起被隔离,当时船上仅有一名乘客的病毒检测呈阳性。

以色列、香港、意大利、加拿大、美国和澳洲等地政府先后宣布,将会与日本政府协商包机安排,接载没有确诊病毒的国民离开,而早前确诊的其他乘客大多将会继续留在日本医院接受治疗。本周日,美国已派飞机接走船上的300多名美国公民。

加拿大全球事务部此前发表声明:邮轮上的乘客面临特殊情况,为减轻日本医疗体系的负担,正就撤离工作与日方及船公司紧密合作,在游轮上已出现肺炎症状的加拿大公民不得登机,会在日本接受治疗;包机接走的加拿大公民将被送往安省Trenton军事基地,在接受相关评估后,会送往安省康和(Cornwall)市的NAV加拿大培训中心,接受14天的隔离。



68岁的Greg Yerex和66岁的Rose Yerex夫妇是加拿大公民,已经被困在船上将近两周了。他们通过网络和新闻媒体联络,并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自己在船上隔离的生活情况,得到了大量关注。两人表示,在船上的生活极为为无聊,不被允许离开房间,每天的生活就是从戴着手套的服务生手中接过餐点,唯一打发时间的方法就是和阳台上方的其他旅客聊天,或者阅读和拼图。周日,他们收到一封电子邮件,说政府的包机将会在周二载他们离开,但后来又收到另一封电子邮件:“抱歉,日期和时间待确认。”

不幸的是,老先生Greg在最新被确诊的乘客之列,无法登上撤侨包机,将被转运到日本当地医院接受治疗,而Rose将会随包机回到加拿大。

加拿大夫妇Jenny Rodrigue和Mark Rodrigue也在焦急地等待撤侨的包机。他们拒绝了在监控人员看管下外出散步的建议,“我们宁愿待在舱房,已经熬到这个时候了,不想徒增任何风险”。

据报道,撤侨飞机目前已经从葡萄牙起飞,飞往东京,预计周四将加拿大乘客接回。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