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因疫情关在家里透不过气来?试试驾驶疗法
Feeling stressed? Consider a good road therapy session




(大中报/096.ca讯)加拿大环球邮报日前发表了一篇Andrew Clark 的文章。他认为当世界给人们带来百年来最致命的流行病,并引发历史上最严重的经济崩溃时,我们就该试试驾驶疗法。如同世界给我们柠檬,我们去做柠檬水一样自然。

如果不是COVID-19,大概驾驶条件还不会这么好,道路如此通畅,几乎没有碰撞事故,这使得驾驶疗法(road therapy)很有吸引力。这个词尚没有牛津字典的定义,简单的说驾驶疗法是一个通过漫无目的地开车解决问题和难题的过程。只要驾车上路,就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因为驾驶疗法本身就是漫无目的地开车。

没有目的地。没有意义。只有运动过程中的幸福感。我们可以通过慢跑得到同样的结果,但是驾驶疗法不容易伤及膝盖,而且结束之后不需要洗澡。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为遏制疫情,多国领袖举行网上捐款活动,加拿大认捐8.5亿加元,美国不参加
加拿大税务局:知道有人冒领每月2千加元的救助金
美加医生认为COVID-19与中风年轻化有关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良好的驾驶疗法有以下关键要素:
1.它能让我们走出家门;

2.专注于驾驶,我们会分心于自己脑海中的一切;

3.同时,我们的潜意识在处理自己的问题;

4.当我们完成驾驶后,问题就解决了,或者我们不再焦虑了。

作者Andrew Clark介绍说在他二十多岁的时候,他经常在长夜外出并沉溺于驾驶疗法。黎明时分开车穿过一座城市,让自己的思想放空再重新集中,头脑会非常清醒。很快就成了他经常体验的运动。

在疫情流行期间,Clark沉迷于驾驶疗法有一些新发现。首先,他不是唯一一个接受驾驶疗法的人。除了社会必须工作雇员(他当然不是)和买食物人,每个人都和他一样——开车四处寻找一点宁静,或者通过开车感受风速逃离隔离的郁闷。

由于疫情隔离导致道路通畅,同时不良驾驶习惯还有很多,炫技式驾驶也开始增多。这很可悲但无法避免。那些坏人利用了不好的时机。

此外,他注意到许多司机正在做出他称之为“Corona Roll”的动作。这是一种常见动作,有很多名字,例如“California Roll”、“Rhode Island Roll”、“ The Chicago Stop”甚至“Jakarta Slide”。它将停牌标志视为让牌标志。人们只要放慢速度,然后慢慢滑过去就行了。由于疫情流行的影响,街道上空空如也,司机们滑过停牌,几乎没有一点犹豫。这是一种危险的习惯。当人们滑过停牌标志时,有可能撞到行人或骑自行车的人,或与另一辆车相撞。

这个词汇的另一个新词是“COVID Space Cadet”,也就是说司机们这段时间总爱走神。司机在红绿灯看到带着口罩的行人在肮脏的街道上快速行走的样子,很容易就被催眠了,而后又被后车催促的喇叭打断。

驾驶疗法的最佳部分是风景。即使在隔离期间,我们也能在任何地方都能看到积极的迹象。狗看起来特别高兴。它们无处不在。如果人能利用每一条狗摇晃尾巴的能量,就能为一个小工厂提供动力。他还看到一些夫妇戴着医用口罩出去散步。

前几天Clark看到一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孩戴着电影《惊声尖叫》里的面具。小男孩握着父亲的手一起走在人行道上时,Clark可以看出他在说一些重要的事情,他用手愉快地打着手势,而他的父亲则耐心地点头。

我们在Netflix上可看不到这么温馨的画面。那是驾驶疗法。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