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75年前的5月8日周五,纳粹德国向盟军投降 二战结束




(大中报/096.ca讯)美国之音(Voice of America)报道说,75年前的这个星期五,纳粹德国向盟军投降。太平洋战争又持续了三个月,但1945年5月8日标志着世界历史新时代的开始。

美国参战三年后,欢欣鼓舞地迎来了欧洲战线的胜利。

随着世界不断发现纳粹暴行的程度,太平洋地区继续跟日本进行激烈的战斗。冲突造成6000万人死亡。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加拿大公共卫生局:华裔邱香果一案与武汉病毒所有关
选择房贷利率 需要考虑石油崩溃对贷款利率的影响
是继续宅家,还是出门上班!你对加拿大三级政府的话感到困惑吗?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盟军的胜利来之不易。它的成功源于许多大大小小的决定。

陆军传统及教育中心历史事务处处长康拉德·克莱恩说:“决定出自很多人,包括不同总统,战场上的个人,军舰的舰长等。”

纳粹主义的威胁促成了原本不太可能的盟友伙伴关系。

克莱恩说:“说来是完全不同的地方,美国、英国、苏联都联合在一起摧毁德国及其在欧洲的走卒,最后消灭了日本帝国。这是联盟应如何合作的一个范例。”

战后,欧洲从灰烬中崛起,得到了重建,部分源于美国“马歇尔计划”和渴望欧洲统一的新期盼。

米尔肯研究所经济学家凯文·克劳登说:“欧洲发生了许多变革,我们看到各种制度既有源于二战后的重建需求,又有来自欧洲人在战后感到不再能承担重建的感受。他们必须获得帮助。”

对于许多人来说,美国成为了榜样。美国已故前总统肯尼迪说:“今天,在自由世界中,最引以为傲的说法是‘我是柏林人’。”



美国提倡设立国际机构。

克莱恩说:“诸如联合国,建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之类的事情,基本上是将世界经济与美元挂钩。”

在新的冷战中,美国与苏联和共产党中国为敌,紧张局势加剧了。

今天,随着新民族主义的兴起,许多国家正在转向各自的内部事务。

克莱恩说:“一个疑问是,像自由贸易这样的传统美国价值观是否真的对我们有利。因此,自1945年的世代以来,这种态度确实发生了变化。”

随着美国制造业的大量流失和疫情大流行,这是一个重新评估的时期。

米尔肯研究所经济学家凯文·克劳登说:“现在,当我们没有在美国本土生产足够的药品,没有足够的口罩、足够的防护设备时,我们看到,也意识到,从生产立场上观察,这很像战争的时局。”

回顾欢庆和团结的纪念日时,现在面对的重点已是非常不同的挑战。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