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习近平的政治遗产是瘟疫




武汉病毒蔓延全球,其损害范围超过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因战争不会席卷全球每个角落。二战时,美国除珍珠港被袭(2402人丧生)本土是安全的,美洲大陆没被危及;欧洲还有瑞士中立(安全)国。而这次武汉病毒蔓延全球190国,20多万人丧生,300多万感染,更有巨大经济损失。
 
众所周知这场病毒发源于武汉,现很多国家都有要求中国赔偿损失的呼声和法律诉讼。中共政权罪责难逃!即使最早说法,病毒来自武汉野生动物市场,那也是中共当局的责任,因中国早就有禁止贩卖野生动物的法律,为什么有法不依?有报导说,武汉野生市场的女老板与市府领导关系密切,所以即使曾有很多市民举报这个市场脏乱差,但女老板有党官后台,谁也不敢整顿这个市场,“野生”变成“野蛮”病毒侵入千家万户、荼毒全球!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为完善中国审查系统 微信监控国外用户
新闻简报5月8日周五 安省疫情期间丢失一百万份工作,福特反对美加边境重开
加拿大医生提醒民众谨慎使用连花清瘟胶囊抗新冠病毒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各国向中共政府索赔,仅上述这个理由就可成立;更何况后来更多信息展示,武汉病毒很可能来自中国最高等级的病毒研究所“武汉P4实验室”(武毒所)。
 
武汉病毒是生物专家精心合成的?
 
武毒所的主要研究是由其核心成员石正丽多年致力的蝙蝠病毒,加入新成分后形成毒性更强的“新冠病毒”。2018年中共央视播出的歌颂“武毒所”科研成果的节目中就说石正丽们已成功研制出新的病毒。
 
对于“武汉病毒”是人工合成,最早有印度的科学家发表学术报告揭露,后有美国《生物武器反恐法》起草人、伊利诺法学院Francis Boyle教授、美国匹兹堡大学生物信息核研究主任James Lyons-Weiler都指出,武汉病毒基因序列被插入奇怪元素,病毒来自于实验室。更引起人们重视的是因发现艾滋病毒2008年获“诺贝尔医学奖”的法国87岁教授吕克‧蒙塔尼耶(Luc Montagnier)的结论,他斩钉截铁地指出,武汉病毒不是来自野生动物,不是自然形成,而是人工合成,是由分子生物学家煞费苦心制作的,用他的原话,“像钟表匠那样的精细作业”。
 
蒙塔尼耶是研究病毒的权威,另外他不是泛泛而谈,而是自己对此做过实验:他和法国知名的跨学科生物数学家Jean-Claude Perez合作,对武汉病毒的“每一个基因序列”都进行了数学模型检测,结果发现蝙蝠病毒中被增添了艾滋病基因等,由此形成了“新病毒”,它更易直接感染人体细胞,更有毒性。
 
虽然有一些科学家不同意蒙塔尼耶的说法,但多是从理论上说蒙塔尼耶的说法不成立,或认为逻辑上不成立。但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一个科学家经过自己的实验检测,证明“武汉病毒”是动物身上来的、没有人工合成、没有在蝙蝠病毒上增添艾滋病等其它病毒。


 
中国的石正丽们为什么要发展这种“厉害病毒”?石的解释是要研究“疫苗”。但这种研究为人类带来极大的风险!曾参与艾滋病毒研究的法国另一位知名科学家西蒙.霍伯森教授(Simon Wain Hobson)强烈批评蒙塔尼耶的结论,但他也同时严词批评中国的石正丽们,他接受法国广播电台采访时说:
 
武汉病毒实验室石正丽一直致力于研究“给病毒基因增加新的功能使它能够直接感染人体细胞,或者使病毒能够直接通过空气传染”;石正丽说想用它研出疫苗,但这是“疯狂的研究,让人类冒着不必要的风险,所以我当初就十分反对。”
 
中国的原子弹哪天“外泄”爆炸都有可能
 
即使按石正丽的说法,他们研制这种病毒是为了发现“疫苗”,但病毒怎么跑出了“实验室”?美国专家说,病毒外泄是常见的。在中国,2003年萨斯病毒大爆发之后第二年,中国安徽和北京的两个实验室分别发生病毒外泄事件。中共人民日报刊登了有关人员被处罚的报导。
 
外泄的原因很多,病毒研究操作没遵守安全规则等。近年中国甚至发生这样的外泄原因:有中国人迷信野生动物补身体,导致野味升值;有人把病毒实验后的剩余野生动物偷偷拿到市场出售牟利;就在武汉病毒爆发时,中国工程院士李宁因出售实验室动物获利超千万、被判刑12年。武汉病毒是不是也因类似原因流出?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内有病毒实验室)距离那个野生动物市场不到三百米。中国最高等级的“P4病毒实验室”就坐落在武汉市区,跟今天蔓延全球的病毒只是“巧合”吗?
 
武毒所的安全早就令人担忧。美国驻华大使馆发回的电讯被媒体披露:早在2018年美国科学家等去“武汉P4病毒实验室 ” 访问就发现,研究所有安全隐患,担忧出问题。另外“武毒所”官网刊出的2018年4月的所内照片,不仅储藏病毒盒的冰箱胶条有破损,且取病毒的研究者没穿类似太空服那种防毒设备,仅带口罩,明显不是安全操作(该照片中国官媒《China  Daily》当时有登载)。


 
在共产党洗脑和商业大潮下,很多人只看重金钱,毫无道德感。中国从蔬菜水果食品到各种产品都有假货,在伦理沦丧的国情下,中国人什么事都敢做,连婴儿奶粉都敢造假,前些年有30万孩子因此中毒。不要说“石正丽”的武毒所,中国很多机构是“五毒俱全”,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都敢干。腐败专制、良知丧失、安全漏洞比比皆是,在这种文化和专制下,哪天中国的原子弹突然“外泄”爆炸了都不令人意外!
 
所以,这场蔓延世界的武汉病毒是石正丽的“武毒所”泄漏造成的,完全有可能!否则难以解释,为什么中国政府一直不允许美国防疫专家前去支持、考察?没有鬼,为什么阻止国际专家去调查?
 
为什么派 “共军少将、生武专家”进驻?
 
当然,更严重的质疑是,军方背景的“武毒所”是不是在研究生物武器?这从武汉封城前三天,共军少将、生物武器专家陈薇率工作组进驻“武毒所”就可看出端倪。如果这个实验室只是研究疫苗,是民间机构,那么按常识常理,如有工作组进驻,也应派医学专家,为什么派解放军少将?如果这个实验室跟生物武器无关,为什么派驻的是一个生物武器专家?解放军少将、生物武器专家,两种身份一个预示:这个中国最高等级的病毒实验室不排除就是生物武器基地。武汉病毒所以迅速蔓延全球、有这么大的杀伤力,难怪有人把这点作为解释之一。
 
无论中共当局怎样抵赖,无可争议的是,病毒源头是武汉,从中国蔓延到整个世界。如果这次病毒只是意外泄出,但以往西方的外泄事故、中国安徽和北京的实验室外泄,为什么都没造成今天这样的大灾难?因为那些都是发现了就立即通告、封锁、救治,星星之火很快被扑灭。而这次武汉病毒所以蔓延,迄今世人已经知道的原因,是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出于维稳(保权、统治)而在1月7日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会做出指示隐瞒疫情。现在习近平最怕世人提到这个“指示”。批评这个“指示”的中国民间企业家任志强被关押。《纽约时报》引述包括中国防疫专家参与的研究报告说,如果中国1月中旬提前一周采取行动,可使感染人数减少60%;如早三周采取行动控制疫情可避免95%的病例。
 
无论未来国际社会对中国政府索赔结果如何,无论习近平的下场怎样,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正如德国发行量最大报纸之一的《画报》(BILD)主编Julian Reichelt在致中共领导人的信里盖棺论定的:中共输出病毒祸害了全球,习近平的政治遗产是瘟疫!
 
编注:更多曹长青文章,请访问https://twitter.com/caochangqing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评论总数

对本文的评论有4条
無名氏的头像
路人甲 (未验证) on 星期二, 五月 12, 2020 - 15:36
老粉紅生存只有一個籍口! 就是責罵大中報. 他完全沒有其他建樹.
無名氏的头像
解放呆湾 (未验证) on 星期三, 五月 13, 2020 - 21:22
五蠹轮子民运生存只有一个籍口,就是在洋大人的垃圾堆里找剩骨头吃,它们完全没有其它本事。
無名氏的头像
無名氏 (未验证) on 星期二, 五月 12, 2020 - 12:53
大中报就是华人社区的瘟疫之床,苍蝇老鼠聚集之地。
無名氏的头像
李莉莎 (未验证) on 星期一, 五月 11, 2020 - 23:04
心理有多阴暗,人格有多扭曲,头脑有多愚蠢,才会拉出这么一堆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