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从司法部撤销对川普首位国家安全顾问的起诉看美国司法系统的问题
What Michael Flynn’s case reveals about the U.S. justice system




(大中报/096.ca讯)加拿大环球邮报日前发表了一篇报道称美国司法部撤销了对川普总统的首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Michael Flynn)的起诉。弗林此前承认自己在与当时的俄罗斯驻美大使的联系问题上向联邦调查局撒了谎。这是川普府前成员穆勒(Robert Mueller)调查俄罗斯插手美国政治时被定罪的第一人。

现在,突然之间司法部撤销了指控,辩称前国家安全顾问对联邦调查局的陈述无关紧要,因为这些陈述与调查无关,也没有做错什么。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习近平的政治遗产是瘟疫
疫情期间的新研究:在家办公效率更高
幽默集锦 20-05-09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在承认撒谎和被撤销指控这两个时刻之间,弗林进行了一场法律斗争,试图撤回自己的认罪答辩,理由是政府“不诚实、报复心强,违反了认罪协议”。

对一些人来说,检察官的回心转意是川普意志的体现,代表着华盛顿的法治体系进一步受到侵蚀。

对总统和弗林的支持者来说,这纠正了情报官员设置的一个陷阱。情报官员希望弗林撒谎,以便向他施压,帮助他们调查白宫。

周四在椭圆形办公室,川普声称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对弗林发起的起诉是前奥巴马政府推翻川普阴谋的一部分。他形容联邦调查局是“人渣”,犯下了“叛国罪”。

川普认为弗林“是一个无辜的人......现在,在我看来,他是一个更伟大的战士”。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民主党主席Jerry Nadler指责川普政府干预法律体系。

Nadler 在一份声明中指出指控弗林的证据是压倒性的。弗林承认对调查人员撒谎。一个政治化的、彻底腐败的司法系统将让总统的亲信逍遥法外。

川普最忠诚的内阁成员之一、总检察长巴尔(Bill Barr)今年早些时候任命检察官詹森(Jeff Jensen)审查弗林的案件。詹森在通过巴尔办公室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说,他“已经得出了适当和公正的结论,即驳回此案”,巴尔同意他的看法。

驳回指控的动议由华盛顿特区首席检察官谢伊(Timothy Shea)签署,他曾是巴尔的顾问,也任命谢伊担任现任职务。办案的一线检察官都没有在文件上签字。该案的最高检察官Brandon Van Grack 在没有向法院作简短陈述的情况下,突然无故退出了该案。

审理此案的法官Emmet Sullivan仍必须批准撤诉,但他不太可能最终否认这一点。



弗林于2016年12月与俄罗斯大使Sergey Kislyak举行了会谈,劝说克里姆林宫不要对时任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实施的制裁进行报复。第二个月,弗林上任后不久告诉联邦调查局,他与Kislyak的会谈没有涉及制裁。不过,情报官员此前截获了这些电话,结果显示并非如此。

谢伊在动议中辩称,弗林的声明与任何调查都无关,因为联邦调查局已经得出结论,没有证据显示弗林与俄罗斯人串通,向川普透露2016年大选的消息。

谢伊表示他的言论对任何的反间谍调查都没有‘实质性’意义,并补充说,对弗林的讯问是“没有道理的”,“没有任何合法的调查依据”。

谢伊还认为目前尚不清楚弗林对调查人员的撒谎是否真的是谎言。当被问及是否告诉Kislyak不要报复美国的制裁时,弗林对联邦调查局说:“不是真的。我不记得了”。在弗林被起诉前的国会证词中,当时的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James Comey)说,他不确定弗林是否撒了谎,但他认为非常接近撒谎。

谢伊还提到了联邦调查局手写的记录,弗林的律师坚称调查人员故意给弗林设下层层陷阱。一位联邦调查局官员在记录上写道:“我们的目标是什么?”“获得真相/还是让他承认撒谎,这样我们就可以起诉他或解雇他?”。

弗林的律师还提交了电子邮件,暗示检方威胁要起诉弗林的儿子,因为他参与了父亲的对外咨询工作。检方向弗林施加压力,迫使他接受认罪协议。

前联邦检察官罗杰斯(Jennifer Rodgers)表示联邦调查局显然有充分的理由对弗林提出质疑。即使他们没有迹象显示弗林本人与俄国人勾结,他们仍在调查俄罗斯选举窃听事件。



现在在哥伦比亚大学教法律的罗杰斯认为有俄罗斯干涉的反间谍调查正在进行中,如果有一个高级政府官员与俄国人谈话,而不去调查一下,那明显就是失职。

至于联邦调查局的记录,她表示这些记录似乎反映了特工们在审讯中对不同的潜在情况进行了推测,包括弗林可能说谎,也不太可能表明调查人员做了任何不正当的事情。

曾在美国检察官办公室工作过的华盛顿律师Seth Waxman 认为一项重大动议由川普任命的首席检察官签署,而不是由任何一名实际参与工作的律师签署,这是非比寻常的。

Waxman 声称驳回指控没有合法依据。在美国的司法系统中,没有人会像弗林那样受到这样的待遇,除非是因为他与川普总统的关系比较好。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麻烦。它真的切断了司法系统的核心。这是出于政治原因给予的独特待遇。

弗林是一名退役的陆军中将,在川普的白宫待了不到一个月。川普因为他在与俄罗斯大使Kislyak的谈话中向副总统彭斯撒谎而解雇了他。但川普后来对此举表示遗憾,并多次表示支持弗林,并攻击联邦调查局。

弗林则在2017年12月认罪,并配合穆勒的调查。但在他被宣判之前,他雇佣了一个新的律师团队,并试图撤回自己的认罪答辩。他的首席律师鲍威尔(Sidney Powell)在提交文件后在推特上说:“这是真理、正义,总统以及数百万希望在全国恢复法治的美国人的胜利”。

穆勒将继续起诉其他几个与川普有关的人。其中包括总统前竞选主席Paul Manafort,他为乌克兰前总统支付的数千万美元洗钱而被判处四年监禁。

上周五,有权发布赦免令的川普在推特上暗示更多被政府调查的人可能会看到他们的法律纠纷结束。

川普这样写到:“昨天是美国伸张正义的重要日子。祝贺弗林将军和其他众人”。他还写到:“我相信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肮脏的警察和奸诈的政客们相处得不好!”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