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疫情迫使美国高校改变招生制度



 
(大中报/096.ca讯):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疫情导致的封锁措施已经扰乱了通过标准化考试和绩点选拔的制度,迫使学校考虑用其他方法来筛选学生。

现在该怎么办?这是多年来一直不懈努力、并即将面临大学申请的学子们心中的问题。他们中的许多人一直专注于拿到高绩点,取得好的标准化考试成绩,准备漂亮的履历表,以及其它进入理想学校所需的条件。而目前的全球性的大流行病导致学校修改或取消课程,绩点评级混乱,课外活动取消,标准化考试难以进行因此无法发挥作用。我们熟悉的折磨人的招生考试制度难道突然过时了吗?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美国大学研究:口罩是抵抗新冠病毒最有效的武器
脸书新闻板块正式向美国用户开放 增加当地新闻和视频
幽默集锦 20-06-12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招生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在问这个问题,大学院长和校董也在问这个问题。在这个非同寻常的申请季,学校如何评估、吸引和招募申请人,如何知道哪些方式有效,以及将如何改变长期备受争议的招生体系,这些都还有待观察。大流行病造成的破坏如同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了一个新方式的实验基地。由于最近发生的校队蓝调(Varsity Blues)招生舞弊丑闻,美国的大学会被迫减少使用那些被此事件暴露出来饱受争议的学生评估方法。

越来越多的学校正在考虑以往只有那些有冒险精神的同行才会采用的方法,包括委托第三方给做学生表现评估,引进一些新的评估方式来考量学生的勇气和好奇心等一些较难量化的“非认知”特质,甚至使用人工智能来处理申请中新的复杂情况。申请人可能被要求提供更广泛的推荐和包括自我评估在内的评估、作业样本以及通过视频面试实时回答未经准备的问题。

“一切都要重新构想,”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副院长安吉尔·佩雷斯(Angel Perez)说。她即将就任全国大学入学咨询协会(the 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College Admission Counseling)负责人。“学校将讨论的内容设计方方面面,从如何在不考试的情况下评估成绩,到如何在大流行病期间衡量学生对学校的兴趣水平,”佩雷斯说道。

许多之前标准的录取指标都打了折扣。一些高中学校摈弃了一贯备受重视的绩点和班级排名,采用了合格/不合格的评估办法来应对大流行病造成的混乱局面。许多学校的大学预修课程(AP)的作用因远程教学而被削弱,而AP测试本身也同样受到影响,测试时长缩短,允许在线上进行开卷考试。春夏季的大多数课外活动都取消了。

秋季前的标准化SAT和ACT入学考试也取消了,可选的日期很有限且不确定。数百所大学已将考试成绩变为可选项,许多最挑剔和有影响力的学校,从阿默斯特学院(Amherst)和康奈尔大学(Cornell)到杜兰大学(Tulane)和波莫纳学院(Pomona),至少到来年为止都采取了类似方式。



而一些学校正在大步推进改革。就在上个月,美国最大、最负盛名的州立大学之一加州大学,投票决定永久取消SAT和ACT,他们打算开发自己的测试体系来取代,而其他一些大学已经决定三年内都不再将这些标准化考试结果作为硬性标准。主要用来申请高级私立大学的SAT II科目考试也遭受了沉重的打击,其春季考试均已被取消。麻省理工学院(MIT),哈佛大学(Harvard)和斯坦福大学(Stanford)等学校已告知学生今年不采用这些分数作为硬性标准。

标准化考试的价值数十年来一直饱受争论。一些研究人员和招生负责人认为,考试不公平,学生是否能成功可以从申请的其他方面来判断,尤其是绩点。他们援引了一些研究来说明这个观点,芝加哥大学学校研究联合会(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Consortium on School Research)的最新报告表明,标准化考试仅能在高中绩点的基础上提供些许的参考价值,来确定学生是否能在大学中取得成功。

还有一些招生负责人和研究人员仍将标准化考试则视为一项关键指标。他们认为,取消考试更难对才能进行评估,甚至可能会增加不公平的因素,因为富裕家庭能获得更多的入学咨询服务、能更好帮助孩子准备申请的其他方面,包括论文、领导力实践和课外活动等。

显而易见,很多门槛较高的学校,无论有没有标准化考试都能吸引足够多的高质量生源。许多大学拒绝了很多绩点高并有出色推荐信的申请者,因为学校要在两到三个新生班级的有限规模中招收最有可能成功的学生。南加州大学招生研究、政策与实践中心(the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Center for Enrollment Research, Policy and Practice)执行主任杰里·卢西多(Jerry Lucido)表示,很多大学的招生名额不到申请人数的一半,但几乎所有申请的学生都是表现很好的。“许多被拒的学生确实都是很优秀的,他们只是没被录取而已。”



他认为,负责招生的工作人员可视情况利用绩点和考试之外的各种标准做出决定,包括学生如何安排自己的时间、性格考量以及对他们的真正的知识和能力进行更深层次评估。他承认尽管这对大学来说更为耗时,但“这样能招收到一批真正优秀的学生。”

现今的改革者也并未贬低那些具有良好学术记录、考试成绩和积极参加课外活动的学生。大学仍希望能录取具有各种技能、背景、兴趣和潜能,能力很强的学生。他们仍希望录取运动员,以及校友的后代,并在学校收入和生源多样化之间取得平衡。

但学校通常倾向于评估那些易于衡量的东西,而非讨论在校园和生活中成功和公民义务的奥义。他们目前希望可以更好落实全面录取的承诺,开发考量所取得成绩和未来承诺的新方式。

弗吉尼亚大学(the University of Virginia)的招生部主任格雷格·罗伯茨(Greg Roberts)说:“这是一个涉及百万美元的问题。” “我们需要发挥创造力,特别是弗吉尼亚大学的每位招生官每年都要面对4,000多名潜在申请人。30年前当我开始从事这一行时,我们有机会亲自面对很多申请人。我希望可以重回那种亲自参与的状态。”

那么是否可以把每个学生提交的不同学科作业交给专业的第三方评审进行评估、并给出标准化的评分呢?这样招生人员就有更多时间把关申请的其他方面内容。已经有公司在做这样的事,根据学生社会经济地位和学术状况,来为大学提供有关学生高中学习的数据详实的全面信息。这些数据可以和对申请人的第三方评估结合起来,帮助招生人员评估他们取得的成绩和与学校环境有关的资质。



一些大学希望能更多依靠数据,深入研究来自特定高中往届学生的信息,试图从中整理出一些趋势,例如在入学时已完成高等微积分或荣誉英语等高中课程的学生。这有助于发掘促成往届学生发展的具体因素。“我们已经在做了,”佐治亚理工大学(Georgia Tech)本科录取主任里克·克拉克(Rick Clark)说。该校已经开始使用这样的技术。“但它的功用在来年会凸显。”

对关键认知、社交和道德能力方面的新评估也成为可能,例如同情心、自我意识、感激之情、好奇心、解决问题的能力、批判性思维以及采取多种观点的能力。联邦资助、并由美国研究机构(the American Institutes for Research)和Child Trends Inc.负责攥写的报告中指出,某些“软”技能与各种重要结果相关,包括取得更好的学习成绩、成为大学和更广大社区中活跃成员以及提高职场成功的可能性。

大学可以尝试通过看学生对现实生活场景做出的反应来评估一些素质,很多公司已在招聘员工时使用了这类方法。鲍登学院(Bowdoin College)最近将视频论文列为申请可选项,用来评估动机和同情心等技能。鲍登学院的高级副院长兼招生和助学教务长惠特尼·苏勒(Whitney Soule)说:“ 新冠疫情中经历将环境和性格等因素置于重中之重。” 我们在哈佛大学“普及关爱”项目(Making Caring Common)的团队正在根据五所学院的试点项目制定指南,以帮助学校确定和评估与学生在校园中的表现和作为公民取得成功相关的素质,例如拥有自己的观点和勇气。

为了让学生有机会陈述大流行病如何影响了他们,大多数学校使用的通用申请平台(the Common Application)在今年增加了一个可选作文题,为招生顾问提供了解决这些担忧的方法。学生能把他们最近的学业表现与照顾弟弟妹妹或患病的亲戚等新的职责结合起来。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本科生招生办公室主任耶利米·昆兰(Jeremiah Quinlan)强调,任何申请人都不能因为学校对成绩单做出的决定、申请材料中缺少AP或IB考试成绩、无法参观校园或者疫情期间在家庭或家族企业中承担其他责任等原因而受到惩罚。



管理整个录取过程并不容易。在SAT和ACT分数缺失的情况下,坦普尔大学(Temple University)副教务长肖恩·阿伯特(Shawn Abbott)说:“我们要面对大量的定性材料,处理这些真的很令人抓狂。”尽管阿伯特支持将考试成绩作为录取的备选项,但他补充说:“我仍希望能有高中成绩之外的方法来辅助评估学生的学业成就。”

如果简单的量化评估(例如考试成绩和绩点)被考量性格和重要技能等的全面测试所取代,招生办公室将如何完成对成千上万申请者的评估?一种方法是尝试使用已经过测试的工具,例如由招生管理协会(the Enrollment Management Association)为高中创建的Character Snapshot系统,该协会为私立高中运行SSAT入学考试。这一系统根据学生提交的内容提供有关性格优势的简明报告,例如,要求他们选择关于韧性、智力投入、主动性和其他素质的最合适和最不合适的描述。

另一种方法是增加参与评估申请的人数。弗吉尼亚大学的罗伯茨说:“这将需要整个大学的共同努力,教师、学生和校友将在不同时间,持续且频繁地以各种方式与潜在申请人联系。我有个设想,弗吉尼亚大学在世界各地的校友会在招募他们社区的学生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今年的招生过程不可避免会有一些转变,可能有助于解决一些长期存在的顽疾。例如可能会给当前广受大学、高中、学生及他们的家庭诟病的白热化竞争降降温。



杜兰大学(Tulane University)招生负责人杰夫·希夫曼(Jeff Schiffman)说:“我们审阅申请文书的方式,对考试的重视程度,对越来越多的课外活动的关注度,今年这些都将有所改变。” “我希望许多新变化能持续下去。我们该如何为高中生减负?我们该如何确保能传递这样的信息,即大学希望高中生在疫情结束后过上幸福、充实和愉快的生活?”

这也部分取决于学生及其家庭,他们可能会从原有招生规范改变中获得启示,不再专注于根据排名和声誉来选择一所大学,而是着眼于找到适合自己的学校。坦普尔大学的阿伯特说:“我很希望Covid-19能让美国大众不再盲目迷信那些门槛很高的学校。” “在我遇到的家庭和申请顾问中,这种迷信在今年只是稍有缓解。”

但是,大学也可能错过这个有利于反思和改革的时机。今年之后,立即采取已有熟悉的方式来恢复正常运营的压力将变得非常大。尽管几十年来这些方式受到众多方面的批评,但大学招生一直顽固地抵制可能会降低分数和绩点重要性的这些变化。

人们现如今“该怎么办”这样的焦虑为学校提供了一个宝贵的机会,可以向学生传达一个不同的信号,告诉他们什么是重要的:不是夸张的AP课程和课外活动,也不是绩点、考试成绩或运动能力。重要的是你是什么样的人,你怎么思考,与他人一起工作和与他人配合的技巧,这是一个重要的信息,尤其是在如今这个痛苦的时期。

本文作者巴纳德(Brennan Barnard)是哈佛大学“普及关爱”项目的招生顾问,也是新罕布什尔州德里菲尔德学校(Derryfield School)的大学咨询主任。魏斯伯德(Richard Weissbourd)是“普及关爱”项目的教务主任,也是哈佛教育学院的高级讲师。罗斯·安德森(Trisha Ross Anderson)是“普及关爱”的大学招生计划主任。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