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中国高考面临不公平和疫情双重考验

(大中报/096.ca讯)美国之音(Voice of America)报道说,7月7日,中国各地总共一千多万人高中毕业生参加第一天的有可能决定他们人生前途的高考,即高等学校入学考试。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阴影的笼罩下,今年的高考对参加考试的学生及其家人面临病毒与不公平的严峻考验。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41岁的加拿大百老汇演员科德罗因新冠离世
为了人人拥有上大学机会 安省取消高中分轨教育制度
维权人士建议警方应按种族对出警数据进行分类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中国官方的英文报纸《中国日报》7月6日就今年的高考发表报道称:“尽管将近90%考生会被录取,但只有很少一部分人可以上全国一流学校。中国的顶尖大学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每年各自只是招收3000名高中毕业生入学。”

批评者指出,与中国共产党控制下的所有中国官方媒体一样,《中国日报》在其新闻报道中蓄意回避中国公众最关切的重要问题,在有关高考的报道中也回避不知多少亿中国人抱怨的有关教育的许多基本问题,其中包括中国的教育制度和高考制度之不公平举世无双。



抱怨者说,中国教育资源大规模向北京这样的大城市倾斜,这种教育资源分配政策对农村和中小城市构成了实质性的严重歧视。但在高考录取的时候,农村和中小城市的考生还要遭受第二次严重的政策性歧视,这就是,他们的考分必须要比北京这样的大城市考生高很多才能被同样好的高校录取。

2001年,中国山东三名高中毕业生对中国教育部提出诉讼,指控教育部制定并维持这种双重的教育歧视政策。在中共当局的干预之下,该诉讼不了了之。被中共当局当作刀把子的中国的法院奉命不再受理这样的诉讼,中国的媒体则奉命不再提及这样的话题。

此外,随着近年来中共当局越来强调政治,随着中国官场的腐败越来越严重,中国的高等教育和高考制度的腐败也越来越严重。中国公众抱怨说,当权者以各种黑箱作业或巧立名目使自家人或中共当局特意培养的人得以挤占本来就非常稀缺的教育资源。



这种以不同程度的黑箱作业方式运行的名目包括招收假留学生(即有钱有势或有权的人家的学生以外国人身份报考北大清华这样的一流学校,不用参加高难度的高考),特别招生,内部招生(招收来自官员家庭的学生,在中学担任中共党组织秘密线人的学生)。

这些招致中国公众强烈不满的问题在中国的互联网上时常出现,但不断被中共舆论宣传部门压制。与此同时,中共控制下的中国官方媒体奉命对这些问题和话题不予报道,不予评论,不予提及。

中国教育部早先发布的报告说,今年参加高考的学生总数为1071万,比去年增加40万。

参加今年高考的中国学生因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而受到更严峻的考验。中国教育部高校学生司司长王辉早些时候说,这次高考是“疫情发生以来,全国范围内规模最大的一次有组织的集体活动。”



面对疫情威胁,中国各地当局纷纷采取规定戴口罩之类的防疫措施。来自中国的报道说,广东要求考生必须注册“粤康码”并连续14天进行健康监测才能参加考试。报道没有说因“粤康码”问题而不能参加考试的学生是否是应当自认倒霉,或可以得到什么补救。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