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社论转载:加拿大“监督警察”常常是警察自己调查自己,这一状况必须改变
Worth Repeating:Too often ‘police oversight’ still means police investigating themselves. That has to change




(大中报/096.ca讯)加拿大环球邮报日前发表了一篇社论称“警察监督”机构往往意味着还是警察自己调查自己,这种情况必须改变。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福西谴责美国白宫企图推卸抗疫不力的责任
和美英两国预测的赤字比,渥太华3430亿元的赤字是小巫见大巫
经济重启 加拿大的就业市场上有哪些行业在招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在加拿大历史上的大部分时间里,当警察被指控犯有不法行为时,警察会被要求进行调查。1988年,在多伦多地区两名黑人被警察开枪打死之后,安大略省成立了一个种族和治安问题特别工作组。1990年安省成立了独立的、由民间人员领导的特别调查组(SIU),这是加拿大第一个此类外部监督机构。

如今,加拿大全国有20个由民间主导的警察监督机构,其权力、权限和效力各不相同。这比警察监督警察要好,但这个制度也不是没有问题。

社论指出第一个问题是确保民间监督真正的民间化。

根据最近的一项统计,加拿大警察监督机构的工作人员中有三分之二是前警官。这就产生了利益冲突的问题,有可能损害公众的信心。



有些监督机构比其他机构做得更好。在SIU,13名首席调查员中只有一名是前警官。相比之下,在卑诗省的独立调查办公室(IIO),截至2017年其调查人员中有一半是前警官。民众的期望是让这个数字为零,但该办公室还没有规划达到这个目标。在阿尔伯塔省,截至2018年该省严重事件反应小组(SIRT)的22名调查员中,每一个人都是现任或前任警察。

训练有素的警察拥有必要的工作技能,即调查犯罪和不法行为指控的经验。但这种经验带来了利益冲突的风险,或者看起来像是有利益冲突。为了保持公众的信心,加拿大的监督机构需要培训和雇用更多与警察无关的调查人员。

社论指出第二个关键问题是,除了严重的犯罪和伤害之外,即使有民间监督,警察调查警察仍然是加拿大事实上的制度。例如,如果一个人对皇家骑警的行为有投诉,就会去民间审查和投诉委员会。该委员会审查的第一步是将投诉发回皇家骑警进行评估和调查。这种处理初级投诉的典型方式至少给人以警察偏袒警察的感觉。

社论认为把对警察的不当行为指控转回给警察调查是没有意义的。警方的形象会因此崩塌,而且往往会损害公众的信心。



民间监督机构面临的其他挑战包括缺乏资金,权力有限(皇家骑警的监督机构只能提出建议),以及缺乏公开披露和数据。关于最后一点,一个有效的解决办法是建立一个联邦数据库,记录全国各地警察使用武力的情况。

2019年,安省SIU结案363起,仅在13起案件中提出指控。卑诗省的IIO也有类似的记录,在2018-19年的127起调查中,它将三起可能被起诉的案件移交给检控官。

起诉数量少并不一定是个问题。例如,即使沒有指控警方犯错,SIU也必須调查所有涉及警方的严重伤害案件。在上述近500起案件中,可能每一起案件的决定都是适当的,确保每一个独立事件的法律和事实没有偏差。

社论认为即使如此,也是不够的。公众无法判断结果,只能判断过程。因此,公众必须相信每一个提出指控或不提出指控的决定,都是经过真正独立评估的结果。如果对警察的投诉是通过警察内部不透明的流程解决的,那么如何处理这些投诉也会引起同样的关注。

要使正义得到伸张,并使公众相信正义正在得到伸张,就必须让公众看到整个过程是公正的。

民间监督仍然是必不可少的,并且加拿大有改进监督的基础,但让人遗憾的是改革一直停滞不前。最近在安大略省进行的一次审查导致了后来改革被淡化。在渥太华,一项开放加拿大边境服务局接受民间监督的法案于去年夭折,但现在又回到议会。

如果一个人在与警察的互动中受到伤害,或者当有人声称他们受到警察的其他冤枉时,案件必须由一个独立机构进行全面调查。否则,公众的信心就会受到损害。

编注:以上是加拿大全国发行的最大日报——《环球邮报》发表的社论。大中报编译。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