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心理患者急诊医治的全新尝试:一个更友好,更温馨的治疗环境
One mental health solution: a kinder, gentler emergency department for people considering suicide




(大中报/096.ca讯):根据环球邮报的报道,医院急诊部正在努力寻找治疗精神疾病患者的新方法。人们越来越意识到,对于那些患有自杀念头或精神病患者而言,拥挤的候诊室并不是最佳的选择。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7月20日周一中午12点疫情快报:安省除三个地区外本周进入重启第三阶段 牛津大学研发的疫苗在早期测试中结果喜人
加拿大联邦考虑向自住房征税政策
加拿大尚未决定华为是否参与国内5G建设 商鹏飞否认这是释放两名加人的筹码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但是,一个更友善,更温和,更安全的急诊室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一种全新的就诊方式正在全美范围内展开,目前安省一家医院紧随其后,希望成为加拿大的第一个试点。为精神病患者提供了一个完整、开放式的的急诊室。这里有舒适的躺椅和柔和的灯光,甚至还有桌上游戏,每个房间都没有门锁。更重要的是,这里的工作人员都随时准备着,病人一到立即开始治疗,以最快的速度将患者从急诊室转至病房,在病人出院回家前,就会安排好下一次问诊的时间。

 
与目前的情况相比,这是一个很大的改革。根据加拿大健康信息研究所的数据,有心理健康问题的病人在急诊室等待时间几乎是所有去急诊室病人的两倍。病人家属描述坐在开放的候诊室中,他们的亲人本身就被疾病所困扰,有时甚至会发生自残行为,影响到候诊室的其他病人。在加拿大,警察也参与接听更多心理健康的电话,护送精神患者到医院就诊,并陪伴他们长时间的候诊,这种现状会让患者感到羞耻。

2018年秋天,年仅16岁的高中生麦迪逊•克罗斯凯里(Madison Croskery)因行为异常被老师带到安省北部北湾的急诊室。这是她一年中第三次来到医院。最近一次是在48小时之前。与抑郁症一直困扰的麦迪逊在与朋友吵架后在学校的走廊里抽泣。这次,医护人员认为她有自杀风险,为了安全起见,她被独自关在一个装有塑料家具的小房间里,感觉有点像监狱。

但是医院的房间里并不能保证病人的安全。2019年3月,一名十几岁的男孩在北温哥华的狮门医院(Lion's Gate Hospital)自杀身亡,此前因自杀未遂而被送往急诊室,在那里过夜。 验尸官的报告说,在一个特殊的病房里竟然没有床位,第二天晚上,他在护士一小时一例行检查之后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温哥华海岸卫生局的发言人说,经过审查,该医院提出了新的建议,包括在急诊室进行更多的人员培训和增加心理保健护士。还专门拨出小儿科病区的两个病房进行改造,专供精神病患者使用。

加拿大全国各地的许多医院都在努力改变精神病急诊室的现状,通常的做法是将精神病患者转移隔离到其他地方。

美国的这项创新被称为EmPath单位,包括急诊精神病学评估,治疗和康复部门。这里并不是靠房间刚刷过油漆并配备舒适的长毛绒躺椅来改变急诊室的功能,能使患者能够更快地得到医治而早点回家。这些单位治疗的患者通常被社区诊所拒绝接收。这些病人通常正在经历精神病或毒品发作或自杀未遂,需要在警察的陪同下进入医院。


领导加州第一家EmPath部门的精神病医生Scott Zeller表示,医院通常会在急诊室附近发现闲置的房间,或者他们专门准备一些;Sacramento市的一家医院在停车场改建了一个流动教室。护士、咨询人员和一对一工作人员不必坐在柜台或玻璃后面,而是与患者坐在地板上互动或在私人房间与他们会面。Zeller博士说:“如果病人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朋友而想自杀,简单把他们关进房间应该是一个粗暴的选择。在这个全新的EmPath部门,没有人会命令病人,‘回到那个房间去,否则我打电话叫保安了。’”

位于安省惠特比的安大略海岸心理健康科学中心有望成为加拿大第一个拥有EmPath部门的中心。该医院目前没有急诊科,已向省府提交了一份扩大规模的提案。根据提议,该部门将有32个躺椅,建造成本约为3500万,估计每年需要1200万的运营费用。 医院估计到2027年,它将每年处理9700项专利,同时可节省超过1100万的医疗费用。

由Zeller博士和他人合著并发表在《西方急诊医学杂志》上的2014年研究评估了加利福尼亚五家医院中第一家医院,与常规急诊室相比,发现这里显著减少了患者的等待时间,住院次数和对患者的约束力度。

社会工作者和该部门助理临床主任泰勒•福特(Taylor Ford)表示,爱荷华大学医院刚刚成立EmPath部门一年以上,就报告了类似的积极效果。她说,当精神病患者被分流到专门部门时,医院急诊室病患的等待住院的时间大幅缩短,他们躺在急诊病床上等候住院病床的时间从30小时减少到5小时。

她承认,在精神病房设立之前,由于开放空间,神经病患者的家人很难到病房进行探访。这种权力被剥夺的痛苦一直困扰着他们。 医院还低估了由12个个治疗椅组成的病房中需要多少工作人员,导致唯一的一名精神科医生因为透支在几个月后辞职。福特说,此后该部门的工作人员增加了一倍,其中包括接受过辅导员培训的保安人员。



精神病患者在这里留院的平均时间为48个小时,比Zeller博士设想的一天增加了一倍。福特承认:“我们仍然存在人员缺乏的问题。” 该部门的工作人员为患者制定了跟进预约,并且医院开设了一个临时诊所作为该部门患者的后备人员。 福特说:“但任何需要住院的病患需要等待有病人出院。” 她说,EmPath部门的优点是,当这些患者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有人会照顾他们吃饭,换衣服,医护人员还有询问并制定治疗方案。完全不会被留在急诊室的走廊里,或被关进一个象监狱的房间里。

这个病房与麦迪逊的经历截然不同。她在那个房间里呆了两个小时,隐隐约约可以听到其他患者和医生之间的对话。她回忆道:“我呆的那个房间光线很刺眼,有一扇钢门和一个小窗户,外面站着保安。我的电话也被拿走了,感觉自己就像个罪犯。”

她的母亲Kris Croskery-Hodgins说,“她总是提到那个可怕的房间,希望自己再也不要回到那里。因为她害怕当需要帮助时还会回到那里。”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