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疫情肆虐与外交危机 中国海外留学的前景令人担忧




(大中报/096.ca讯):根据BBC的报道,按照原定的计划,湖南学生李华本将在今年4月飞往澳大利亚,在悉尼大学开始大学生活,但随着COVID-19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全球不断蔓延,所有计划都被打破了。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疫情造成赤字大幅飙升 标普仍看好加拿大复苏前景评级AAA
魁省2女童遇害 警方证实凶手就是她们的亲身父亲
承认利益冲突 保守党要求联邦财长莫尔诺辞职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李华对BBC中文表示:“目前我和同学们都还在观望,如果到了澳大利亚还要上网课,那也划不来。”

如李华一样,在疫情下焦灼等待的中国留学生还有很多。中国留学群体庞大,4月中国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曾引述教育部门统计数据称,中国海外留学人员总人数为160万人,尚在国外的还有约140万人。



多家留学中介表示,新冠病毒疫情持续蔓延,中国与留学热门国家紧张关系加剧,在短期内必然导致中国留学市场受冲击。

“月月亏损”
马朝旭引述的数据指出,中国留学生分布在多个国家和地区,最多在美国,约有41万,其次是加拿大约23万,英国约22万,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约28万。

中国留学机构创业者刘问表示,今年秋季的中国留学市场中,2020年秋季入学与申请2021年秋季入学的学生人数,都会降低。

刘问经营一家小型留学服务机构,疫情对他的公司影响很大。他说:“感觉是断崖式下滑,起码减少了三分之一以上的学生。”

北京资深留学顾问Max也表示,疫情直接冲击了中国留学服务行业。目前许多留学机构的财务几乎是月月亏损,从招聘市场也能够看出来留学行业的严峻态势。

Max说:“很多公司现在招聘都不招新人了,他们没有钱和精力去培养新人,但他们会招留学顾问,因为顾问从一个别的机构过来,直接带学生过来,直接为公司创收。”

疫情反复,关系也反复
刘问指出,留学市场的紧缩,一方面是因为疫情的不确定性,另一方面是大环境下国际关系的紧张和通航困难。



以往较热门的留学国家目前疫情仍然反复,最近两年,中国与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也多有冲突。

中美方面,尽管今年两国之间长达18个月的贸易战暂时休止,并签订了第一阶段协议,但因为新疆、香港问题,两国的争拗没有停止。

美国总统川普6月签署了《2020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随后美国国务院与财政部宣布,制裁多个涉及侵犯新疆人权的中国官员及政府实体。7月,川普又签署《香港自治法》,取消美国给予香港贸易上的特殊地位。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称,中美关系面临建交以来最严重挑战。

此外,美国移民局7月初曾指,从今年秋季开始,如果国际留学生只参与网上课程,将不得继续留在美国,除非他们转到其他面对面授课的课程。若国际学生不遵守上述规定,将面临被驱逐离境。尽管美国随后宣布取消该规定,但不断变化的政策也让留学生群体普遍感到不安。

中国留学服务机构新东方前途出国6月底发布《2020中国留学白皮书》。其中指出,在留学国家的选择倾向中,英美澳加仍是中国学生的热门目的地。但今年比较明显的变化是, 英国首次超越美国 ,成为中国学生心目中的“首选留学目的国”。近两年较为紧张的中美关系,英国重新开放PSW签证、学制短等有力的优势,均导致倾向英国留学的群体上升。



刘问指出,中美之间的博弈对美国留学影响很大,一些学生因为出于疫情和签证的担忧,转而申请到新加坡,香港和英国留学。

香港《国安法》出来之后,2020年秋季和2021年秋季愿意去香港的学生明显变多了,虽然香港疫情也在反复,但是大家总体认为香港控制疫情是不错的,”他说。

除中美关系陷入僵局,中国与澳大利亚的关系也不容乐观。澳大利亚政府在4月呼吁国际社会,针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源头展开独立调查。这项提议似乎激怒了中国。中国继对澳大利亚大麦征税、禁止部分牛肉进口后,6月又连续发布旅游安全提醒和留学预警。

中国教育部要求留学人员谨慎选择赴澳或返澳学习,引用的理由是疫情与澳大利亚针对亚裔的歧视事件。

中英关系也出现很多紧张迹象。 日前英国政府禁止中国公司华为参与其5G网络建设,随后又因中国在香港实施《国安法》中止与香港的引渡条约。

“中国对澳大利亚发布留学预警,这点对于家长决策是否送孩子出国留学有重要影响。中英之间虽然有摩擦,但在热门留学国家中,英国依然是很多学生的选择,影响较美国和澳洲小,”刘问对BBC中文说。

还出国读书吗?
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许多中国学生害怕去英国学习,因为英国的新冠病毒死亡率很高。



研究人员采访为英国大学招生的中国公司和中介机构之后称:“大多数家长反复表示,在英国的安全是他们目前考虑的首要问题。”中国社交媒体经常有报道指出,许多英国人不与他人保持社交距离,在公共场合不戴口罩。

研究员米格尔·安东尼奥·林(Miguel Antonio Lim)表示,中国学生出国留学的决定几乎都是全家人一起作出的,“父母当然担心他们孩子的安全”。米格尔还指,中国昔日的计划生育政策加剧了这一担忧,现在许多学生都是独生子女。

刘问接手的学生中,约有三分之一今年选择放弃出国或者延期一年入学。他还在微博做了一个调查,约三分之一的学生会选择国外大学正常入学时间,三分之一还在犹豫之中,剩下三分之一确定不出国或延迟一年出国,调查与他接手的学生情况一致。

他说,不出国的学生担心有很多,比如疫情的不确定性、国际关系的紧张、机票难买、通航政策不明朗、国外当地人对留学生是否存在偏见、觉得网课形式浪费钱,没有实体体验好等等。

Max认为,不出国的学生担心花那么多钱,只能在国内用zoom软件上网课,“出国的话你去到那个国家,了解那个国家的文化,跟当地的人去交流,这种东西是网课没有办法取代的,即便你给我学费打折,我也不去啊。”

今年9月,中国学生金妮将前往英国谢菲尔德大学读传媒专业本科,学校目前定在9月中旬开学,但还不清楚到英国后是否会进行面对面授课。她对BBC中文表示,还是比较希望当面授课,“感觉效率会更高”。



她觉得英国已经基本控制住了疫情,但还是会做好个人防护措施,“戴口罩,勤洗手、备好酒精等消毒物品,少聚集吧。”

李华本来今年4月要前往悉尼大学开始读大学预科课程,虽然学校说可以飞往澳大利亚,但如今也只能在当地上网课,李华最终决定推迟入学。

他对BBC中文说:“如果在澳洲还是上网课,那我觉得没什么必要,现在网课质量真的不太好。”

他表示,未来几个月仍会继续观望澳洲的疫情,根据情况决定入学时间,“如果今年还是很严重的话,我可以利用这半年在国内提升提升自己的英语水平。我不着急,我觉得去那边安全比较重要。”
重塑未来趋势?

近年来,每年出国求学的中国留学生仍在稳步增长,2016年中国留学人员总数达到54.45万人,2018年达到66.21万人。

中国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对BBC中文表示,疫情期间出国留学肯定会受到一定影响,主要看留学目的国的政策和疫情情况,今年新入学的学生可能受影响更多。外交方面,如果两国关系影响了留学目的国的签证政策,就可能会对中国留学生产生较大影响。

熊丙奇指出,以往美国也曾出现枪杀案,中国也曾发出预警,但其实对学生选择出国留学并没有产生什么实质影响。

在后疫情时代,熊丙奇认为,出国留学的真实需求主要源于对高质量国际教育的需要;疫情过后,如果没有安全问题,仍会有许多中国学生出国留学。

他说:“原因一方面是更多家庭有经济实力进行出国留学选择,另一方面则是国内基础教育的应试教育倾向,以及部分大学不重视人才培养质量‘教师混教,学生混学’,促使一些家庭送子出国留学。”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