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中国的出路何在




据说,前中共领导人江泽民曾预言:21世纪头20年是中国必须抓紧的,可以大有作为的战略机遇期。然如今南海台海局势紧张,美中贸易战压力巨大,香港问题空前麻烦,美中对抗的趋势似难逆转;新冠病毒疫情尚未在内地完全消逝,恰又遇上空前水患:雾锁长江、几近泰半中国富庶之地浸泡水中。习近平的中国梦境,其底彩又岂能爽朗绚烂。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加拿大大学秋季仍会使用线上授课 大学生希望获得学费减免
民调:近50%的加拿大人要求停止CERB援助计划
疫情肆虐与外交危机 中国海外留学的前景令人担忧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另据报,俄罗斯普京预测:二十年后,中国将是世界最穷的国家。著名史学家余英时最近说,“没有一个政权能全持暴力而传之久远。实在看不出中国的出路在哪里”。不久前去世的民间思想家王康曾对中国的前景有判断,依中共传统惯性和习近平的思路,中国的前景有两种可能:或沿着习的梦途,中国击倒对手作帝国化演变,或失败。但无论何种可能,大概都不可能逃脱最终溃败的命运,纳粹德国和前苏联的结局是历史殷鉴。至于和平顺畅跨越坎坷,以宪政激发民情,其意甚善,或许忒理想太美好,令人几乎不敢作想。



王康对中国帝国化的可能有冷静分析。中国国土辽阔、资源充沛,生产能力巨大,技术尚属先进发达;民族因素,中国人口众多且有绝对多数的汉族人口;文字和语言有高度的统一;国民经济及国民最基本生活资料均由执政党统辖掌控;国家权力和军队及司法等均属一党支配;民族主义已成国家的主体意识形态,教育、文化事业及舆论由一党绝对掌控;执政党及其领袖的意志,将毫无折扣地贯彻于全国。帝国化的软硬件条件均是现成的,最终成形与否仅取决于国际因素和执政党及其领袖的当下意志。

相信中国的帝国化,不会是内地百姓主动的优先选择。但鉴于中国体制结构,百姓的意志影响不了国家的政治走向,只能被动接受任何变局。王康对中国未来的理想化预期是:禀中华传统文化的优秀成分,结合世界文明之精华,完成中国社会的道德再造;期待出现中华的文艺复兴;逐步完成中国不可逆转的宪政进程。造人、兴新思想、达致社会改革和进步。如此理想化的画卷,若由当权者展开则更理想化了。百年前清皇朝为一己私利,阻滞宪政变革,最终挡不住潮流丢了政权,历史是前进了,但国家民族却付出了惨痛代价。

从毛泽东到邓小平,又从江泽民胡锦涛到习近平,中国人的善良愿望一次次的落空,或许早已不作幻想或空想。草民们对强国梦或帝国状无甚兴趣,但求生活安逸、人格尊严、精神自由。既然草民无从影响国家政治,那执政者的责任更为重大。执政党不是一味号称大公无私么,那就为着国家民族的前途和真切利益,请秉公一回罢。多年的经验教训表明,愿望和期待往往不易落实,制度变革或宪政实施才是实在的保证。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