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泄露的文件显示WE慈善机构在慷他人之慨
Leaked document shows how much WE Charity planned to pay workers running student volunteer program



 
(大中报/096.ca讯)加拿大星报日前发表了一篇撰稿人Morgan Bocknek 和Alex Ballingall 联合撰写的文章。他们利用星报获得的文件显示,WE慈善机构打算用公款为自己的员工签订$30,000至$125,000元不等的短期合同,以管理一个政府为学生志愿者提供的项目,该项目在最近的政治风暴中被取消。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为什么加拿大没有像欧美那样预购数百万剂疫苗?
自由党支持率受累于WE丑闻 但影响不大
台湾前总统李登辉因病去世 曾被封为“民主先生”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日期为5月4日的这份提案给出了迄今为止最详细的画面,说明了这个总部位于多伦多的慈善机构计划如何使用渥太华的数百万元款项来设计和实施这个价值$5亿4350万元的项目,该项目在本月因自由党政府的利益冲突丑闻而被取消。



5月4日的 “修订提案 ”概述了$1950万元的初步预算,用于向第一批20,000名学生志愿者提供该项目,这一金额与WE 慈善机构在6月获得合同时获得的最低预算额相匹配。

该文件阐明了WE 慈善机构如何用这笔钱来支付190多名员工的 "报酬",用以管理该计划的初始阶段。WE在回复《星报》提问的邮件中表示,这些金额包括 “报酬和所有与就业相关的费用”,如养老金和EI,以及招聘和培训费用。

预算概述了175名项目管理人员,每人4个半月的工作报酬为$30,000元。提案中还提到,10名主管,每人工作5个半月报酬$45,000元,而5名 "小组负责人 "每人工作6个月报酬$70,000元,2名 "项目负责人 "每人工作8个月报酬$125,000元。

WE慈善机构在电子邮件中称,5月4日的文件仅是一份 “工作草案”(working draft),其拟议的预算在与负责补助项目的联邦部门加拿大就业和社会发展部(ESDC)的讨论中会 “定期修改”。

该慈善机构表示其提出的预算根据政府提供的项目参数范围,由“团队确定的预期开支计算出来的”。 联邦的项目称为加拿大学生服务补助金(CSSG),将给学生志愿者500小时的“志愿服务”提供$5000元报酬,这些报酬比各个省和地区的最低工资还要低。



WE慈善机构表示为了使该项目能顺利实施,政府预算只能支付“符合基本条件的费用” ,而且该慈善机构不会从管理该项目中获利。

青年部部长BardishChagger的发言人Dani Keenan周三通过电子邮件表示,COVID-19内阁委员会在5月5日 “支持 ”( endorsed)WE慈善机构作为第三方来实施该计划,而整个内阁于5月22日批准了该计划。

Keenan 表示根据合同,向WE支付的管理费用将占最高$5亿4350万元计划预算的8%左右,这些费用 “与往年其他第三方实施的类似计划的费用一致”。

她没有透露政府是否签署了5月4日提案中的预算细节,但她承认政府在类似这样的第三方协议中设定了 “高水平的资金范围”,任何行政费用,如工资报酬 “必须是合理的”。

5月4日的提案还概述了最初支付的$1950万元中的其他几个预算项目,包括:

- $250万元用于“WE慈善机构的行政费用”;

- $295,000元用于“招聘和广告”;



- $280,000元用于“人力资源支持参与方”;

- $120,000元用于“社交媒体统筹”;

- $120,000元用于“讲故事和内容共享 "。

除了预算细节,5月4日的提案还显示该慈善机构 “愿意为国家项目贴牌(white label)”。贴牌通常指一家公司开发生产一项产品,然后由另一家公司对此产品重新包装,让其他人看起来这个产品就是另一家公司开发生产的。

6月23日的资金协议提到了WE慈善机构创建的“贴牌”在线平台,用以让学生查找做志愿者的机会。

6月25日,Chagger和总理特鲁多在宣布该项目时,在准备好的讲话中都没有提到WE 慈善机构在运作该补助项目,而是将信息留给了网上公布的 “背景 ”文件中。

在回答星报关于是否想“贴牌”政府项目的问题时,WE 慈善机构表示它不会为自己的角色“寻求任何品牌认可”,同样这是“应ESDC的直接要求”。



Keenan 则称WE慈善机构“主动提出”以政府的形象实施该项目。

自由党政府将项目合同授予WE慈善机构的决定,引发了对公众自由党政府的质疑和指责,原因是该慈善机构与特鲁多和财政部长Bill Morneau的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匪浅。

该慈善机构表示,特鲁多的妻子、弟弟和母亲通过出席WE慈善机构的活动,总共收到了超过$280,000元报酬。财长Morneau透露,他已经向该慈善机构偿还了$40,000元,用于支付该机构帮忙垫付的国际旅行费用。

总理特鲁多和财长Morneau都承认他们参与了5月22日自由党内阁将学生志愿者项目合同授予WE慈善组织的决定,并已道歉。同时,下议院道德专员正在调查他们可能违反议会的利益冲突法。

国会财政委员会已经就此事举行了听证会,周四将听取总理特鲁多及其幕僚长Katie Telford的证词。

根据之前一些人的证词,包括财长Morneau、WE Charity创始人Marc和Craig Kielburger夫妇,和公共服务人员以及提交给委员会的文件显示之所以WE慈善机构会参与到这个项目中来,是因为政府试图在疫情解封后的夏天成立一个支付给专上学生志愿工作的项目。



7月22日财政委员会会议上,财务部助理副部长Michelle Kovacevic表示她收到了一份 “5月4日来自WE慈善机构的提案”的副本,将于5月7日实施的志愿者补助项目。当天作证时,财长Morneau告诉委员会,Chagger在5月5日向政府的COVID-19内阁委员会 “提交了她的初步建议”,让WE慈善机构来管理这项补助项目。

星报获得的泄露文件显示书面提案包括60多页的内容,详细介绍了WE 慈善机构将如何实施该计划。其建议渥太华向WE支付$1950万元,用于向第一批20,000名学生提供补助,其中$500万加元将用于合作的非营利组织,这些组织将举办志愿者演出。文件还建议WE每增加一批20,000名志愿者,WE就能再获得$1370万元。

国会财政委员会公开发布的6月23日签订的补助协议中,政府同意向WE慈善机构支付$1950万元用于第一批志愿者。如果有第二批2万人,该机构还能得到$1350万元;如果还能招募更多的志愿者,该机构还能得到$1050万元。

这个补助项目总预算为$5亿4350万元:通过WE慈善机构将$5亿元定向补助给多达100,000名学生志愿者,最高$4350万元用于支付慈善机构的管理费用。Chagger的发言人Keenan周三表示,如果有进一步的职位需求,预算有可能会增加;4月份首次规划该项目时,最初的预算被定为$9亿1200万元。

协议还表示,WE慈善机构在签署合同后将获得其中的$3000万元启动资金。在周二出席财务委员会时,Kielburgers夫妇承认收到了这笔钱,并表示慈善机构正在退还这笔钱,现在该计划已经被取消了。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