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特鲁多在WE听证会上再次道歉 但否认涉及利益冲突




(大中报/096.ca综合讯):渥太华独家拨款给WE Charity慈善组织引发的争议,7月30日周四,总理特鲁多出席国会听证会,否认自己和总理办公室在WE的拨款过程中有任何指示或尝试施加影响,在他得知政府部门初步决定由WE来负责管理学生志愿者资金计划时,他还为此踩了煞车,要求做更多说明。虽然称自己未涉及利益冲突,但特鲁多为此事件造成社会困扰,再度向公众道歉。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为什么加拿大没有像欧美那样预购数百万剂疫苗?
自由党支持率受累于WE丑闻 但影响不大
台湾前总统李登辉因病去世 曾被封为“民主先生”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在众议院财政委员会针对WE拨款争议的听证会上,特鲁多说:“WE Charity没有得到优惠待遇,我和其他人都未给予WE特殊优惠,是公共服务部门推荐了WE Charity来负责管理学生志愿者资金计划,我绝对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影响该建议。”

特鲁多解释,他和幕僚长特尔福德(Katie Telford)两人是在5月8日内阁会议之前得知政府部门初步定案,挑选了WE来管理计划的,当时他还主动将此议案搁置,以便官员多花些时间,对计划做尽职审查。



“我俩都认为,需要更多的时间理解WE Charity被作为最佳人选的原因。”特鲁多回忆当时的情形说:“我们要确保决定绝对正确,因为组织和我的家人之间有联系。事后看来,我应该回避一下,如此也许该计划现在正为全国各地学生提供帮助。”

特鲁多还表示,当他获悉WE被选中负责该计划,并意识到其家族跟该机构的联系可能会导致大量审查,他已立即将内阁有关讨论议程延后,并要求公共部门就有关计划进行更仔细的尽职调查(due diligence)。

特鲁多说:“WE从未获优待,无论我本人或其他任何人。公共部门建议由WE负责(学生暑期义工计划),我从未对有关建议施加任何影响力。当我获悉WE被选中,我曾推迟(有关决定)。”

坚称WE从未获优待
特鲁多称,他及其幕僚长特尔福德(Katie Telford)在5月8日首次获悉,WE被选中负责该项涉款9亿元的资助计划,那就是在内阁开会讨论有关问题前数句钟。他指,他希望在内阁批准前,先就有关计划进行更仔细的尽职调查,故将该项目从当天内阁议程中删除,“由于(WE)跟我家族有联系,我希望确保先找出并厘清一切疑团。”

特鲁多指,他最初预期由加拿大服务队(Canada Service Corps)负责有关计划,但公共部门认为该个由自由党于2018年成立的青年志愿服务组织,无法应付该项庞大紧急资助计划,恐怕难以及时帮助今年受经济困境所影响的学生,故公共部门于5月12日再次重提其建议,那就是WE是唯一一个机构有力负责该项计划。



重申从未与创办人联络
特鲁多还重申,在审批过程中,他从未跟WE共同创办人克雷格基尔伯格(Craig Kielburger)及马克基尔伯格(Marc Kielburger)联络,而当他获悉公共部门建议由WE独家获得合约时,他已料到关于其家族跟该机构之间的联系会产生众多疑问。他强调,他当时本该就有关合约的决定中避嫌。他又说,在内阁于5月22日批准WE获得合约后,其办公室的职员建议就分期批出拨款采取额外监管措施,他对此表示同意。这一程序由青年事务部长楚萱歌(Bardish Chagger)强制实施,要求每次向该资助计划发放资金时,必须以书面形式向库务委员会主席交代最新情况。不过随后因卷入政治争议,WE已退出合约。

保守党财政评议员溥礼瑞(Pierre Poilievre)于会上在多次紧密的对答中,施压特鲁多披露WE曾向其家人缴付多少演讲费或其他费用。特鲁多承认自己家庭与WE的关联,并强调妻子索菲无偿与WE合作一个与心理健康有关的播客,以及该组织负担的一些费用,已获操守专员核准。特鲁多遗憾自己未能做出正确的判断而脱身,但他也说执行这个计划“绝对不是为了使我的母亲或弟弟受益”。

已经披露的信息显示,特鲁多的弟弟和母亲,在2016年至2020年间,因在WE的活动中发表讲话,共获得接近30万元的报酬。

特鲁多亦称,他不知道联邦财长摩尔诺曾跟随WE外游,亦不知道其女儿受雇于该机构。

幕僚长承认本可做得更好
随后,幕僚长特尔福德在听证会上也做出与特鲁多一致的说法,称“过去的3个星期中,我对该计划进行了很多思考,我醒悟到可以做得更好的方法,我们本可以增加另一层审查,就可以避免外界质疑”。



联邦保守党议员库珀(Michael Cooper)质问特尔福德,如果特鲁多已经想到家人与WE的关系而担心公众的看法,他应该向道德专员征求意见,“为什么你不建议他,或者为什么他不去问道德专员,这真是莫名其妙。”

联邦新民主党国会议员安格斯(Charlie Angus)将争议称为“不必要的丑闻”,只因特鲁多的判断力差而出现失控。“这场纷争使很多优秀工作者受到伤害,也伤害了学生”。

自由党国会议员龙韦恩(Wayne Long)29日周三也发表公开信说,他对政府的决策过程以及未能意识到潜在的利益冲突深感失望。“很明显,总理办公室内部和整个政府都必须做出改变,以确保避免再次发生这种系统性的失败”。

调查莫尔诺的力度已加大
财政部长莫尔诺已经在知道自己的一个女儿是慈善组织WE现职雇员的情况下、没有在内阁会议讨论把合同交给WE时退出会议表示了道歉。

但做出这一道歉时莫尔诺并没有披露几年前他和家人接受了慈善组织WE提供的南美和非洲豪华游的问题。只是在上周莫尔诺出席议会财政委员会作证的当天才披露,他为上述美洲和非洲游只支付了5万多加元的旅费、另有4万1千多加元他忘了支付,是在出席议会财政委员会作证前几个小时才签发了付款支票。

加拿大政府雇员利益冲突规定禁止政府部长和家人接受免费旅行等好处。

如果联邦道德专员判定财政部长莫尔诺违反了利益冲突规定,则莫尔诺会受到罚款的处罚,但罚款的数额不会很大。

目前,特鲁多和摩尔诺都在接受联邦道德操守专员的调查,看看他们是否违反了《利益冲突法》。

特鲁多已经3次被道德操守专员调查
第一次是全家乘坐私人飞机海岛度假:2016年12月26日到2017年1月4日期间,特鲁多一家五口及党内好友接受阿迦汗四世(Aga Khan IV)的邀请,前往阿迦汗在加勒比海上的私人小岛贝尔岛度假。此事很快就被媒体曝光,时任议会道德专员玛丽·道森(Mary Dawson)决定对他进行调查。

阿迦汗是对伊斯兰教什叶派伊斯玛仪派领袖的称谓。阿迦汗四世本名卡里姆·侯赛因,是全球知名的富翁之一。在加拿大,阿迦汗是一位名人,他名下有在加拿大注册的游说公司,加拿大政府则资助过他名下的基金数亿加元。在特鲁多的父亲皮埃尔·特鲁多的葬礼上,阿迦汗四世是护灵人之一。

由此可见,阿迦汗四世确实是特鲁多家族的朋友。特鲁多也多次接受阿迦汗四世的邀请,前往贝尔岛度假,2014年12月一次,2016年12月一次,2016年3月。



第二次是干预司法插手兰万灵公司案:2018年9月到12月,时任联邦司法部长兼总检察长王州迪按照法律程序,准备对一家名为SNC-兰万灵的建筑公司提起诉讼。一旦起诉,这家加拿大建筑巨头就不能从加拿大各级政府获得工程项目。

就在这时,特鲁多总理本人以及他的助手、他任命的高官等通过各种方式,要求王州迪利用“延期起诉协议”,不要起诉兰万灵公司。

在王州迪表示拒绝之后,2019年初,加拿大内阁改组,王州迪被调任为退伍军人事务部。随后,在反对党的要求下,时任道德专员马里奥·迪翁开始对特鲁多是否违反了《利益冲突法》进行调查。

WE付几十万美金聘请美国顾问咨询
另据环球邮报的报导称,根据美国国税局(IRS)的备案,截至2019年8月31日的财政年度,WE在美国分支机构向3家咨询公司支付了共计605,853美元的费用。

其中的130,000美元付给了Firehouse Strategies,该公司是由3名在2018年支持鲁比奥(Marco Rubio)总统竞选活动的人创立,他们是:当时的竞选经理沙利文(Terry Sullivan)、传讯总监科南特(Alex Conant)及战略首席顾问霍利(Will Holley)。按该公司网站介绍,其业务是“提供全方位服务的公共事务公司,致力于提供有针对性的说服运动”。

该公司的合伙人特里尔(Matt Terrill)称,他们的工作重点是支持WE的WE Day活动,尤其是在美国主要地区的活动,包括华盛顿特区。

 

两名来自与Firehouse Strategies创办者同一政治阵营的人士,在2018年和2019年撰写了一系列文章,试图贬低加拿大新闻媒体Canadaland,该媒体在过去2年,针对WE的项目发表了调查性报导,主要关注童工及WE在海外的发展问题。

去年,在WE与Firehouse的合同曝光之前,Canadaland曾质疑为什么美国同一个阵营的顾问撰写文章攻击该新闻媒体,并质疑那可能是有组织的行动。

WE与另外2家咨询公司的交易是,向202 Strategies支付了297,570美元,该公司在其网站上称,其业务是制定政治、媒体和传播策略;向David Baum and Associates支付了178,283美元,WE是这家公司的一名长期顾客。

WE没有回答他们为何要聘请这些顾问公司的问题。不过,Firehouse的创办者之一沙利文先生在2019年4月的播客中,说到一种宣传策略,就是先弄清对手,然后写文章贬低他们。

Canadaland的出版商布朗(Jesse Brown)表示,他想知道Firehouse是否对Canadaland采取了这些战术。“Canadaland遭隐蔽攻击的方式,正是Firehouse Strategies籍以出名的行动方式”。WE需要说明,它为何用慈善资金来聘用这样的公司。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