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秋季开学的另一种压力,代课教师可能成为病毒传播者




(大中报/096.ca讯):根据CBC的报道,在疫情之下学校重开时将面临巨大压力。那些每天游走于不同学校、不同班级替补正式教师缺席位置的临时教师或代课教师(supply teachers)正在担心,他们没有固定工作地点而增加染疫风险,有可能在不知情之下将病毒散播到各个学校。同时,他们也担心本来已是朝不保夕的工作机会,现在因为疫情而变得越发没有保障。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美国新禁令再次瞄准华为
摩尔诺辞职减轻自由党压力 方慧兰接棒财长
8月18日周二中午12点疫情快报:安省新增125例 专家担心大学生返回宿舍引起病毒传播 Hydro One推出上网选付费套餐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代课教师每天需要通过系统了解哪些学校有空缺位置,然后申请填补。因此没有固定的工作地点,即使到同一所学校替补,也可能在不同班级授课。已在皮尔区公校高中担任两年代课教师的迈阿吉(Nahid Mawji)表示:“我令自己处于冒险境地,也令学生跟着冒险。当然我们会采取防护措施,但是疫情终究难以预测。”



CBC指出,有不少代课教师已表示他们担心自己成为病毒在校际之间传播的“助燃剂”。“你去了不同学校,不知道自己感染病毒,直到有报告某处出现疫情爆发。”

而迈阿吉一方面担心健康安全,另一方面又担心各校加强防疫措施,聘请更多长期教师,令代课教师更没有工作机会。代课教师收入本已不稳定,每一次替补代课的机会都十分重要。“他们可能面对的一个难题是,是要吃饭缴房租,还是要冒着染病的风险上班。”

多伦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本那吉(Dr. Anna Banerji)表示,依据代课教师的工作特点,他们的担心不无道理。她指接触的人越多,减染病毒的风险越高。这类似医护人员曾经往返于不同的长期护理中心工作,令这些地方成为安省疫情爆发及死亡人数最高的热点地区。“在流行病期间,我们不应该让人们游走于不同的机构之间。”

她指目前离开学仅有几周时间,省府和教局所剩时间不多了,应考虑延后开学时间。“我们必须做得更好,令每个人更安全。防患未然的支出总是要小于疫情爆发后应对的支出。”

多伦多公校教育局发言人麦克米伦(Marcy McMillan)表示,依他们理解,教局目前正在与省府讨论如何充实各校的固定教师人手,“在这一过程中,会讨论包括如何在固定教师缺席时寻找替补,以及代课教师的工作守则,比如限制最多在几间学校代课等等。在这些讨论完成之后,TDSB将与工会见面,商量如何落实这些规定。”



安省高中教师联盟(OSSTF)代表代课教师的分会负责人伯金(Paul Bocking)表示,疫情以来代课教师无论在健康安全方面还是在经济安全方面都是弱势一族。他们的工作朝不保夕,零零散散,一般情况下没有带薪病假。

工会正在推动一个新系统,令每间学校指定一批固定的代课教师,作为全职教师缺席时的固定替补,这样可以避免代课教师经常奔波于不同学校之间。

皮尔区公校教局发言人佩雷拉(Carla Pereira)表示,新学年开始后预计对临时代课教师的需求量会增大。甚至担心某一类教师可能出现人手短缺。

她指目前没有证据显示在不同学校不同班级授课的教师,比在同一学校不同班级授课的教师感染病毒风险更大。教局会跟从公共卫生部门指引,向教师提供个人防护用品。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