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黑暗王国中的杀戮(33)
—— 有关文革中几场大屠杀的史料辑录

 
 
人类历史上,以革命意识形态为理由,大开杀戒的,除了列宁斯大林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就是毛领导的造反派了。但杀人面之广,手段之野蛮,毛绝对超过列宁。所谓共产主义理想,就是建筑在无辜者的鲜血与白骨之上的,这已是历史的定论。广西的文革暴行,除了大规模屠杀之外,更骇人听闻的,是在批斗所谓阶级敌人之后,剖心挖肝割肉,革命群众一拥而上,分而食之,而且这不是个别情况,据宋永毅先生研究,广西一半以上的地区发生过吃人事件,我们稍微举几个例子:武宣县武宣中学和桐岭中学,学生吃掉老师和校长。6月18号,武宣中学吴树芳等五位老师,被十几个学生批斗,吴老师当场被学生用木棍打死,一位姓廖的同学对同伴说:听说人肝可以做药,咱们搞点来?于是,几个同学动手,剖腹摘肝,又煮又烤,17人分食。桐岭中学副校长黄家憑被学生批斗后乱棍打死,被黄姓学生及张姓女生剖腹取肝,剜肉到骨,在学校厨房旁烤食。郑义先生深入研究广西吃人狂潮后,总结出吃人三阶段:第一,偷偷摸摸吃,杀人后等到夜深人静再偷偷回去割下心肝,用佐料烹煮后下酒;第二,大张旗鼓公开吃,甚至红旗飘飘,口号声声,为了良心上不受谴责,有的村将人肉和猪肉混切一起炖,然后全村人人都必须来吃,达成阶级立场的一致与坚定;第三,是群众性疯狂阶段,人已经形同群狼,动不动拉出一些阶级敌人批斗,每斗必吃。在吃人最盛的武宣县,竟形成真正的人肉宴,人肉人心人腰人肘子人的蹄筋,用各种方法制成菜肴,喝酒猜拳,论功行赏。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问:这简直不能想象,可又实实在在发生在中国大陆,而且伴随着文革的高潮。
 
答:你看,人人都说,有人类末日。这个广西吃人的时代,像不像人类末日?宗教中有末日审判,可文革中的滔天大罪,竟无人追究。若不是郑义,宋永毅等先生艰苦卓绝的努力,可能这滔天大罪会不留痕迹地永远消失,这才是最可怕的。有一位专吃男性生殖器的女官员,竟然接连提升,当了公社革委会副主任,文革结束后追查吃人事件,她受的处分,不过是下放去当工人。郑义先生曾经亲自访问了一位杀人食肉的贫下中农叫易晚生,他竟然理直气壮地说,是我杀了他,谁来问我都不怕。干革命心红胆壮!毛主席说,不是我们杀了他,就是他杀了我们,你死我活,阶级斗争。
 
问:这样大规模的犯罪,为什么无人制止?
 
答:这个问题,宋永毅先生的研究,得出了结论:这个杀人吃人狂潮,是国家机器的行为。因为当时广西党政军都在韦国清控制之下,在后来查实的200多名吃人者中,竟有120多人具有国家干部的身份,他们是区县武装部长,武装民兵指挥员,革委会干部,公社生产队一级领导。这些人公开煽动要对所谓阶级敌人“刮十二级风”,在武宣县参与吃人的130人中,竟有中共党员91人。显然这些人认为,吃人是紧跟伟大领袖毛主席的革命行动,否则他们也不能这样肆无忌惮,大张旗鼓。中共建政后,曾有过一个人相食的时期,那是毛力推三面红旗,大跃进的结果,全国饿死3000多万人,出现了人相食的事件。但那时吃人,纯粹是饿疯了。而广西文革吃人,却是在实现共产主义理想的旗号下,紧跟毛的革命理论的结果,所以更可怕。今天我们以极沉痛的心情谈这个问题,就是要让全中国,甚至全世界的人民都知道,所谓共产主理想,所谓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所谓文化大革命究竟是什么。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