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邀请民众对“十四五”规划提意见,中共重演“引蛇出洞”的伎俩?


 
(大中报/096.ca讯)美国之音(Voice of America)报道说,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正在为即将推出所谓的第十四个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五年规划(简称“十四五”规划)展开宣传。当局声言欢迎中国网民就“十四五”规划编制踊跃提出意见。但在“妄议中央”即“妄议”习近平成为正式罪名的当今中国大陆,网民对中共及其领袖发出的指令除了歌颂之外提出批评意见便意味着犯罪。与此同时,有研究者和批评者指出,所谓的“十四五”规划充满自相矛盾。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十四五规划与内外交困 
中共控制下的中国官方媒体报道说:中共中央将在10月下旬召开全体会议,审议十四五规划;习近平就“十四五”规划编制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要把加强顶层设计和坚持问计于民统一起来,齐心协力把“十四五”规划编制好;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指示,“十四五”规划编制工作自8月16日起开展网上意见征求。

 
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在准备推出所谓的是十五规划之际,正值中国处于内外交困之时。用习近平本人的话说就是,他掌控下的中国目前面临“错综复杂的国内外经济形势”。中国国内外许多观察家不约而同地指出,将中国推入今天的内外交困境地的主要推手或唯一推手显然就是习近平本人。
 
中共当局一直宣传说,习近平在当今中国拥有“定于一尊、一锤定音”的绝对权威。批评者则指出,自2012年他上台以来,习近平的大权独揽的做法给中国造成一连串的灾难,中国的灾难最终产生了世界性的影响,从而使中国陷入更深的灾难。
 
一些观察家和批评者说,习近平大权独揽造成当今中国陷入内外交困境地即习近平所说的“错综复杂的国内外经济形势”的一个最明显的例子是他掌控的中共当局全面操控信息,导致武汉发生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时网民发出的不计其数的消息贴被删除,武汉医生李文亮与医生同事彼此私下谈论疫情被公安机关威胁和训诫,训诫消息在中共喉舌中国中央电视台连续播送十几次,导致全中国医务人员人人自危不敢谈论。
 
与此同时,中共当局长时间展开误导人的宣传,声言天下太平,武汉太平,疫情可防可控,未见明显的人传人的病例。武汉肺炎疫情就在这样的信息封锁和误导性宣传中大爆发,随后传遍全世界,成为至今仍在发展的全球性灾难。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给中国经济造成重创,也给世界经济造成重创。世界经济受到重创,导致需求减少,导致依赖出口产业解决就业问题的中国经济缺乏订单,从而进一步加深了中国的经济困境。

 
中国隐匿疫情信息使本来应是中国的一个地方性公共健康危机变成世界性大灾难,这一局面也使中国受到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中国的盟国伊朗称中国发布的轻描淡写的疫情报告是跟全世界开了一个令人痛苦的玩笑。
 
中共当局隐匿疫情信息导致疫情成为世界性灾难也使中国跟美国原先就因贸易、技术和安全方面的分歧而紧张的关系更为紧张,导致特朗普政府高级官员称中共政权是全世界的威胁,特朗普总统本人则坚持称新型冠状病毒是“中国病毒”。
 
10月7日星期三,因感染病毒而正在治疗中的特朗普再度表示,他要让中国为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给全世界造成的损害付出代价。
 
“一锤定音”下的“问计于民” 
中共当局正在展开“十四五”规划宣传,宣传习近平“把加强顶层设计和坚持问计于民统一起来,齐心协力把‘十四五’规划编制好”的指示。当局为此还宣布展开网上意见征求。然而,中国民间对当局的“十四五”规划宣传却反应冷淡。
 
在观察家们看来,这种冷淡部分是来自中国公众对当局的宣传不感兴趣,部分则是来自中共当局对中国公众言论管制的严密和严酷,使公众即使是有意见也难以发表,坚持发表意见的人则会受到当局的种种形式的处罚,其中包括禁言、删号、警察骚扰和威胁,甚至逮捕判刑。
 
在当今中国,“妄议中央”已经成为一个正式的罪名。怎样的议论是可以入罪的“妄议”,中国当局一直没有对中国公众明确说明。虽然中国的刑法中暂时还没有“妄议罪”,但中国公众知道“寻衅滋事罪”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已经充分涵盖了“妄议罪”。

 
批评者指出,“寻衅滋事”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也是缺乏明晰的定义,可以被中共当局任意解释,因此可以被当局用来惩治一切当局不喜欢的人。在过去的十多年里,中国公众和国际媒体反复看到的是,在当今中国,一个人自己在家里自言自语或跟三五朋友一起讨论一个历史问题也可以是犯寻衅滋事罪;煽颠罪则更是中共当局经常用来惩治批评者的一种方便罪名。
 
在中共当局宣布就“十四五”规划展开网上意见征求之后,美国之音与先前在在中国国内网络上活跃的三位评论人士联络,请他们就这个相对保险的话题发表评论。其中两位人士表示:他们不便发表意见,因为现在风声很紧,习近平掌控下的公安部门已经跟他们打了招呼要他们闭嘴。另一位人士则表示:既然是中国共产党推出的规划,那就是党说了算,他作为一介平民不能说什么,说了也没用,说了可能情况不妙。
 
在一些观察家看来,眼下中国公众之所以不敢响应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的号召给中共的“十四五”规划提意见是因为他们怕中共当局会故伎重演,再玩1957年号召知识分子给中共提意见然后将提意见的人一网打尽,对他们以及家人进行无所不用其极的迫害。
 
在当年的中共领袖毛泽东将提意见的知识分子打成“右派”并进行迫害之后,有人批评毛泽东是玩阴谋。毛泽东的回应是,他玩的不是阴谋而是“阳谋”,他先前是鼓励知识分子给中共提出善意的批评意见,那些遭到打击的人则是对中共政权进行恶意攻击,所以他们遭打击是咎由自取。
 
观察家们注意到,反复表示尊崇毛泽东的当今中共领袖习近平在这方面跟毛泽东是亦步亦趋,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习近平早就设定了“妄议中央”的罪名,并坚持表示他欢迎的是“善意的批评”。两个多星期前,习近平当局刚刚将直言不讳的批评者任志强判刑18年。


 
“十四五”规划的自相矛盾 
观察家和批评者指出,自习近平2012年上台以来,随着他的大权独揽和由大权独揽而来的倒行逆施以及不懂装懂的瞎指挥,中国的内政外交遭遇一个接一个的灾难,导致中国面临“他所说的错综复杂的国内外经济形势”,在这种大形势下,习近平亲自出马推广“十四五”规划并表示要“问计于民”,当今中国公众和网民就算是有意见也只能是敢怒而不敢言。
 
在可以自由发表意见的地方,专家和评论家们普遍对中共透露出来的“十四五”规划内容表示不敢恭维。
 
英国牛津大学中国中心研究员乔治·马格纳斯是2018年出版的《红旗:习近平的中国为什么处于危险之中》一书的作者。马格纳斯就中共“十四五”规划的问题接受美国之音电子邮件采访。他对这一规划的评论是:
 
“‘十四五’规划的可能追求的目标的最大障碍是其内含的所谓双循环战略,这种战略将构成该规划的核心。截至目前人们的理解是,双循环战略包括维持中国的出口和外贸重点,但同时提升国内生产用于国内消费。这两个战略是不能兼容的,因为后者要求提升消费、工资在国内生产总值GDP当中的比重,而前者则要求压低或将这一份比重保持在相对低的水平。习近平不能两者兼得。”
 
习近平在今年5月开始提出的所谓双循环经济发展战略。双循环随后成为“十四五”规划的重点之一。中国官方媒体对双循环进行了大量的宣传,但一直没有明确说明所谓的双循环究竟是指什么。马格纳斯在这里提出了他对双循环的理解。美国《纽约时报》则认为习近平所说的双循环是指中国要把内需和创新作为推动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建立经济的国内大循环,同时保持外国市场和投资者作为经济增长的第二引擎。

 
马格纳斯对中国的“十四五”规划做出上述评论之际,中共当局以牺牲国内消费者利益拉动出口的经济发展战略已经多年在中国公众当中受到普遍的抱怨乃至怨恨。这方面的最新的例子是,在新型冠状病毒依然对中国人构成威胁的情况下,中共当局控制下的一家公司计划为巴西出口4600万剂灭活疫苗,定价一针2美元,两针4美元(全套疫苗接种两针约26.7元人民币),而中国人要想接种同样的疫苗则要付600至1000元人民币,价格是出口疫苗的20至37倍。这一消息曝光之后,中共网管当局采取紧急行动,删除有关的信息。
 
长期关注中国大陆问题的香港作家和评论家陶杰在评论中共即将推出的“十四五”规划的时候表示,中国还是一个穷国,就业压力很大,几亿中国人基本生计都有困难。因此他认为发展经济还应当是当今中国重中之重的迫切任务。
 
陶杰说,“要保护和发展民营经济,国家要继续对外开放,不能关起门来。关起门来(发展经济)是行不通的。”
 
在陶杰发表上述之前,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多次放风说,给中国过去三十多年经济大发展贡献巨大、承担了中国城镇80%的就业的民营/私营经济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应当退场了。9月15日,中共发出文件宣布要加强对民营/私营企业的“统战”,要求企业家们做政治上的“明白人”。这一文件令许多观察家担忧习近平当局可能准备回归毛泽东时代,开启新一轮的公私合营运动,将中国所有企业掌控于中共之手。
 
陶杰说,他上述一番发言是为了响应中共中央习近平总书记的号召给“十四五”规划提意见;他这番发言是否是违法,他觉得说不准;虽然美国人说香港的“一国两制”已经死亡,但他猜想他在香港做出上述发言恐怕还不至于被香港林郑月娥政府判定为违反国家安全法并派警察来抓他。

 
在被问到中共所公布的“十四五”规划当中的所谓双循环战略是否是自相矛盾这个问题的时候,陶杰的见解是:“也许矛盾。但也许像毛泽东说的是在矛盾中寻求统一。现在中国也有很多矛盾的地方。比如,中国民间看到美国总统特朗普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到处都是欢欣鼓舞,一片庆祝,而且想特朗普早点死。这些言论你(当局都)没有屏蔽,任由它们流通。但与此同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又表示希望特朗普总统健康,早日康复。这不是矛盾嘛?我想这是矛盾的。中国的矛盾的事情不止这一两件。很多事情都是矛盾的。所以面对这么多的自相矛盾,很多时候我们也看不透。”
 
科技兴国与严酷现实 
9月11日,习近平亲自出马为“十四五”规划做宣传,声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民生改善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科学技术解决方案,都更加需要增强创新这个第一动力。”
 
但中国已故的著名水利工程学专家、清华大学教授黄万里的女儿黄肖路认为,只要中国共产党一党独裁制度不改,中国的科技创新就不会有长足的发展。她说,“中国现有的制度,这个集权制度就是一个对经济和科技发展的堵塞。”
 
黄肖路说,她父亲黄万里的经历非常典型地反映出没有自由民主制度的保障,科技人员只能是中当局的应声虫或可以随便打压迫害的对象,科学和科技创新无从谈起;黄万里1957年只是因为发表一篇短文委婉地批评了中共不善于听取批评意见并在在黄河三门峡水库建设问题上说了实话,指出那一建设工程将导致灾难,便被无情打击,成为毛泽东钦点的大右派,被迫害20多年。

 
与此同时,清华大学的另一位教授则跟随中共的调子起舞而官运亨通。黄肖路说,尽管三门峡水库在建成不到两年之后便充分显示出其灾难性,但中共当局并没有向黄万里道歉而是继续迫害他,而那个揣摩中共当局意思说话的教授则成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许多批评者指出,中共政权将不懂装懂但善于揣摩当局意思、替当局说话的人提升为官方顶级专家有悠久的传统,这一传统在习近平时代更是发扬光大。批评者在这方面指出的一个例子是上个月获得习近平亲自授予的“共和国勋章”嘉奖、以表彰其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方面的做出杰出贡献的钟南山。
 
然而,批评者指出,钟南山根本就不是一个传染病专家,人们甚至怀疑他是否有基本的医学常识。例如,中国官方媒体发布的照片显示,他在中国疫情严重的时候到医院检查传染病患者全然无视传染病的危险不带口罩;早在18年前中国出现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英文缩略语SARS,中文简称萨斯,中国误称“非典型性肺炎”)疫情期间,他主张用抗生素进行治疗。但医学常识则是杭生素对病毒引起的萨斯症之类的疾病无效。还有更多的批评者指出,钟南山在这次新冠病毒疫情期间跟随中共的宣传部门的指挥棒起舞,声言“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但不一定发源在中国”。
 
在习近平以中共的共和国勋章奖赏钟南山之际,成千上万的中国网民哀叹钟南山这样的明显不懂装懂的人成为中共推崇的功勋人物和顶尖专家,而真正的专家如上海的性传染病专家张文宏则与国家级荣誉无缘。
 
许多评论家和网民的看法是,张文宏之所以不受中共当局的待见,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直言不讳地指出了钟南山的不懂装懂,指出钟南山所说的“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但不一定发源在中国”这种说法从传染病学的角度来说根本就说不过去,因为假如中国的疫情是外国传入的,那么,我们们就应当看到疫情在中国多个地点同时爆发,而不是由武汉一地向中国各地和世界各国扩散。

 
中国科技创新前景如何 
中共即将推出第十四个经济和社会发展五年规划。中共领袖习近平亲自出马为“十四五”规划做宣传,并声言科技创新将在中国外来发展中扮演最重要的推动角色。
 
中国科技发展前景到底如何?对这个问题,英国牛津大学中国中心研究员马格纳斯通过电子邮做出的回答是:“我不怀疑中国可能在科学和工程学方面做得不错,其中包括人工智能、机器人、电动汽车、量子计算等等。苏联当年也做了很多事情。但我怀疑中国严酷的、由上头中央控制的科研机构是否适宜于促成生产效率和创新的全面推广从而使经济的各个部门包括不会引人注意的部门受益。这事关强韧的科研机构,灵活性和去中心化。”
 
已故的中国著名水利工程学专家黄万里教授的女儿黄肖路直言不讳地表示,在习近平独裁统治下的中国,在强调思想统一和党领导一切的中国,真正的科技创新或进步是不可能的。黄肖路说,“不可能。他(习近平)呼吁的进步也可能就是抄袭,也就是有一点自己的东西再加上抄袭。就像他的博士论文一样。那样的进步可能会有。”

 
黄肖路在这所指的习近平博士论文是指习近平2001年担任福建省省长期间在职获取清华大学法学博士学位的论文。许多观察家和批评者指出,在1970年代以工农兵大学生身份没有通过考试进入清华大学学化学工程的习近平以标题为《中国农村市场化研究》的论文获得法学博士学位,而那篇论文跟法律没有关系,明显是多篇没有学术含金量的文章的拼凑,而且包含大段大段的稍加改写的他人文章段落。
 
博士论文涉嫌抄袭的消息曝光之后,习近平本人和中共官方以及官方控制下的媒体一直没有做出任何回应或解释。中共网络舆论管制当局则对网民谈论习近平博士论文涉嫌抄袭的言论进行全面的封杀,网民即使是以曲折迂回的不点名的方式进行评论和讨论也遭到封杀。
 
习近平9月11日在北京举行的科学家座谈会上发表讲话提到了论文。他说要“坚决破除‘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习还说,”要鼓励科技工作者专注于自己的科研事业,勤奋钻研,不慕虚荣,不计名利。”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评论总数

对本文的评论有1条
無名氏的头像
共产党万岁万岁万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 (未验证) on 星期五, 十月 9, 2020 - 03:04
真他妈的能胡编乱造啊!操你妈的傻逼小编,操你妈的轮子主编,操你妈的走狗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