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黑暗王国中的杀戮(37)
—— 有关文革中几场大屠杀的史料辑录

 
 
到瑞金县一级,大权实际由支左的军代表赵树林掌握。此人是广东潮汕人,前一年回老家探亲时看到潮汕的大杀反革命的热烈场面,感觉瑞金革命的热情比潮汕差太远,有负“红色故都”这个称号。于是在9月22日县召开的各公社“三查”专案组长会议上,赵代表脱稿看着下面的公社干部动情地说:“同志们,我是一个外地人,随时可以离开瑞金,但你们都是本地人,倘若我们不把这些潜伏的阶级敌人给揪出来,到时猖狂地敌人跳出来夺取我们的政权,你们会有什么下场?毛主席告诉我们,不管什么地方出现反革命,就坚决消灭掉。同志们,你们应该怎么办!”据当时的与会者回忆,律阳公社革委会主任王立荣听得登时就热血沸腾,恶狠狠地应了一个字:杀。由是动员会的第二第三天,也就是23日、24日两天之内,全县杀了200余人,其中律阳公社就杀了107人。
3、大屠杀概况。首先需要说明的是,由于瑞金市档案局关于文革的档案至今仍不能向民众开放,我只能作民间的调查。(我这里所写的)这些情况,皆是经由亲历者的口述记录的,错误难免,还望有更多的知情者与我联系,以便随时更正。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更为详细的死亡档案,由于时间的原因,我没能采访到。我希望以后回乡时能够将名单逐步补齐。
 
综合知情者的叙述,大屠杀的基本脉络是这样的:1968年9月22日,瑞金县召开“三查”动员大会,各公社革委会负责人与会。实际掌权的军代表赵树林作动员报告,称反革命份子气焰嚣张,威胁我们的政权,必须杀掉一批以震慑敌人。
 
9月23日上午,律阳公社举行公开宣判并执行死刑大会,从社办综合厂、各大队中挑出的一批所谓的“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上午被杀死,各大队领导出席了大会,算是公社给各大队作出的杀人动员令。
 
当天晚上律阳公社下属各大队开始大捕杀,有的大队则拖到24号杀,25号由于得到上级停止杀人的指示,大屠杀热火稍歇,但有些地方仍然未停。瑞金当时共18个公社、260余个生产大队,以律阳公社杀人最多,其次有安治、壬田、沙洲坝、日东、叶坪、黄柏等5个公社杀人较多。当时每一个公社都关押了一批人准备杀,由于九堡、瑞林两公社的领导坚持要按法定手续走,拖延到了上级禁止杀人的禁令到达,结果这两公社一个都没杀。九堡密溪村的罗永、罗光倚两人就是被关押了两天后释放回家,此后一直被村里人笑称为“虎口逃生,命大”。

 
1972年,赣州地委成立了以赣州公安局葛凤翔处长为督导组长的平反专案组,对大屠杀进行了调查。赵树林、徐崇忠和王立荣等一批县、公社领导分别受到撤职、降级等处分,县委书记徐崇忠在全县干部大会上作了检讨,他在会上讲自己对于大屠杀事件的“事先不知道,事后制止了”,为自己开脱。冤杀者家属得到了一点赔偿金。
 
关于具体的杀人数字,姚蜀平先生提到了两个:一个是177人,一个是300余人。幸运的是,我这次刚好采访到了老作家曾某某先生,他说出的具体数字是222人。老作家说,1972年瑞金县成立了专门的“平民枪毙”调查平反专案组,负责人是当时的瑞金县公安局长刘传昌,时任赣州地区公安局的一名处长葛凤祥是专案组督导组长。他当时刚好参加县委组织的一个写作班子,正与专案组在一栋楼,双方串门,所以他得以了解到这个确切的数字。数字是冰冷的,但数字后面都是一个个曾经鲜活的生命。所以我的调查方式是,不管真实数字是多少,我得把冤死者的姓名、受害时的年龄、以何名义处死等基本情况,先一个一个调查出来再说。以下是我调查到的84个冤死者的概况(具体名单略)。
 
  4、大屠杀具体情况调查。
1)、杀人的手段。骇人听闻的是,这些所有的冤杀者中,没有一个是被枪打死的。我调查到的目击者中,见到最多的杀人方法是:用铁铳、梭标两种工具。铁铳一般是打猎用的,很难一枪将人打死;梭标更是最原始而简单的冷兵器,是一根长棍一头套个带尖的菱形铁块组成。杀人执行者一般是未经正规军事训练的当地民兵,而且很多用来杀人的梭标还是多年未用已经钝化生锈的,刺人时更是难以一下杀死。(待续)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