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大企业支持,政府官员却反对,基本收入前途未卜
Basic income: If Big Business supports it, be skeptical

 
 
(大中报/096.ca讯) 加拿大环球邮报日前发表了一篇驻欧洲主编Eric Reguly的观点文章。他指出基本收入(Basic income)并没有想象中的广泛发钱那么简单,如果有大企业支持这种想法,那么就值得质疑。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至少从16世纪开始,全民基本收入的概念就一直浮现在政府和社会哲学家的想象中,当时Thomas More在他的社会政治讽刺小说《乌托邦》(Utopia)中设想了一个让社会成员什么都不用做的制度。从那时起,马丁·路德·金、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和经济学家弗里德曼(里根和撒切尔所钟爱的小政府主义倡导者)等各种有远见的精英和无赖都在颂扬基本收入或普遍收入的美德。


 
COVID-19疫情使数百万人失业,并使许多经济体的GDP损失达到两位数,这使无条件广泛发钱的想法重新抬头;这一想法的若干试验正在进行或即将开始。其中一个是在德国,有120试验者将在三年内每月获得1,200欧元。他们将与一个由1380人组成的对照组一起工作,对照组将不会得到基本收入。研究人员甚至会对参与者头发样本进行测试,以确定对比参与者激素的压力水平。
 
加拿大最近也对这一想法很感兴趣。加拿大在上世纪70年代中期成为现代基本收入的先驱,曼尼托巴省Dauphin镇进行了类似试验。当时并没有人对结果进行分析。后来曼尼托巴大学的一名经济学家Evelyn Forget在2011年对该试验进行了分析,结果发现,高中毕业率上升了,住院率下降了8.5%,而成年人就业率毫无变化。上个月,自由党呼吁特鲁多政府在11月的党代会上将基本收入作为优先政策决议。
 
基本收入有很多可取之处,但不可取之处也多不胜数。它是对穷人的一种安慰,但不能解决日常经济中的不平等,而且可能会加剧这种不平等。
 
批评者认为,让人们什么都不做就能有收入,会鼓励人们什么都不做。而且政府支付不起这个项目,也助长了人们辞职怠工的风气,特别对于那些低薪体力工作者来说。如果不是迫不得已,谁会想要当清洁工或者收垃圾的人呢?而另一些支持者则认为,这将创造更多的新晋企业家,减少沙发懒汉。基本收入将使被困在没有前途的低薪工作中的年轻人和老年人都能接受再培训、重返校园或做有风险的小生意,而不必担心下一顿饭从哪里来。
 
基本收入的拥护者认为,由于机器和人工智能的兴起,以及它们有可能对传统的工作岗位造成破坏,所以现在是提出这一概念的时候了。在支持者看来,基本收入将作为一种过渡计划,将工人从旧经济温和地重新定位到新经济。他们认为,这项措施甚至可以提高正规就业率。如果劳动者有时间去寻求适合他们的工作,而非仅仅他们所能得到的工作,他们可享有更好的工薪待遇和条件。


 
当然,随着失业人数的突然增加,特别是低收入的失业人数的增加,这一疫情蔓延强化了这些观点。病毒横扫了餐馆、酒吧、酒店、电影院、航空公司和零售业的工作岗位,这不是他们的错,那么为什么不利用保障收入来缓解他们的焦虑呢?
 
但作者的看法是,基本收入远不如人们所看到的那样合乎道德。起码该计划带来的痛苦可能会比一些支持者愿意承认的要多。
 
首先,基本收入这个概念在政治右派和左派中都得到了支持,在企业主和雇员中也得到了支持。那么如果大企业喜欢这个概念,应该是值得质疑的。
 
基本收入将是大企业的天赐良机。它将使他们能够随意解雇员工,因为他们知道没有人会挨饿。它将使拥护开放市场、放松管制、私有化、全球化、股东价值和不可持续增长的新自由主义议程保持不变。近年来,这一议程为少数人而非多数人创造了巨额财富。它将允许疯狂失衡的经济继续保持这种状态。
 
启动基本收入将避免新自由主义经济面临的核心问题。我们的经济体系是仅仅为了相互抛洒金钱而存在,还是为了建立服务和方案以建设公平和宜居的社会而存在?
 
毫无疑问,基本收入将是昂贵的,也许是惊人的。为什么不把这笔钱用于人人免费的高质量保健、一流的学校和儿童日托、饮用水和可再生能源基础设施?或者,在美国和加拿大,建立一个能把邮件真正送到每个地址的邮政系统?


 
认为基本收入可以精简政府的论点是无望的天真想法。政府的官僚机构和机构很容易建立,但几乎不可能拆除。Edward Luce在其2012年出版的《是时候开始思考了》一书中指出,美国政府有关规章制度的书长达7万页,有64名政府主管,1050万名外部承包商, 56个促进金融知识的方案,51个“完全重复”的工人援助计划,等等。
 
基本收入计划将取代所有的福利、就业和培训计划。这项工作可能需要几十年的时间,并引发保住自身工作的官员们的内战。官员们也有投票权,在美国、加拿大和欧洲有数百万官员。如果将基本收入计划外包给私人承包商,欺诈和腐败的可能性将是巨大的。
 
那么这个愿望是否能成真很难说。基本收入将索取成为一个更公平的社会和经济的动力。它将是大众的成瘾剂,也是给大企业的礼物。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