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疫情导致孩子们成绩下滑的现象不容忽视
Kids are falling behind in school due to the pandemic – and it’s a huge problem

 
 
(大中报/096.ca讯):凯利·加拉格尔·麦凯(Kelly Gallagher-Mackay)是《推动极限:学校如何为当今的孩子们准备迎接明天的挑战》的研究者和作者,最近她在环球邮报发表文章指出,疫情首先带来的是危机。大多数父母和教育工作者都支持立即关闭学校的极端措施,以防止新冠病毒的传播。之后随着秋天的到来,为了确保孩子们至少能安全上学,各种特殊措施应运而生,成为一个“总比没有好”,“安全至上”和“互相善待”的混合体。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在安省,“采取措施总比没有好”和“安全至上”的理念却使教育局推翻了起初的实体授课,以为越来越多的家庭愿意接受在线教育。“友善”的哲学理念导致人们重新强调对社会情感的支持而放弃高中的毕业考试,以减轻儿童和教育工作者的压力。
 
但是,目前防止学校停课和教学中断的管理掩盖了另一个问题:线上学习对孩子造成的重大损失。随着确诊病例数量呈快速上升趋势,我们需要一个计划来弥补长期学习损失的影响。

 
早期的国际证据表明,大流行带来的学习损失已经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比利时的一项研究表明,六年级学生在6月学校重新开放后接受了标准化考试,成绩显示学生的进度几乎是延后了半年。也就是说少学了半年的知识。
 
在没有干预的情况下,丧失学习能力很可能对学生成年后的轨迹产生长期的和复杂的影响。不仅导致较低的考试成绩,而是更多的辍学。学生选择高中毕业后不再接受高等教育,因为知识准备不足而进入竞争激励的低端劳动力市场。
 
斯坦福大学著名经济学家在9月份的一份报告中估计,在全球范围内,去年中小学有停课与未中断学习的学生相比,他们成人后的终生收入降低3%。此外,技能与经济繁荣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该报告指出,在本世纪余下的时间里,国民生产率可能每年下降1.5%。
 
那些已经在学校苦苦挣扎的学生,尤其是低收入,原著民,残障人士和一些少数族裔学生,他们可能会因缺乏支持而遭受更大的损失。一组魁北克经济学家估计,学校考试成绩差的学生导致社会经济不平等的可能性增加30%。无所事事的会进一步加深自身的不利条件,
导致经济复苏的阻力重重。
 
迄今为止,尽管加拿大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使孩子重返课堂,但加拿大似乎没有制定前瞻性的社会和教育计划来帮助面临教育中断的孩子们。
 
最关键的措施是确保所有儿童都能安全有效地接受教育。目前,加拿大的省级政府(即使获得了联邦政府迟到的援助)也选择匆忙地重新开放学校。特别是安省和阿省并没有准备好充足安全的学习环境来最大程度地降低COVID-19风险,包括小班授课,最后只能将孩子们重新转回全日制在线授课。

 
全日制线上教学,在线学习中获得的证据表明,成绩不佳的学生不太可能表现良好。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考试是检验学习的一个方法,也让学生倍感压力。时间飞逝,冬季已在眼前,我们应该知道情况有多严峻。各国政府应允许使用基准测试系统,评估不同年龄的代表性学生群体的学习收获。父母和系统需要证据证明孩子退步以及落后的程度,尤其是在学生的学习和情绪方面,在线教育与实体授课的比较数据。
 
一些现有的工具可以帮助解决该问题,包括暑期学校,社交情感学习计划,针对青少年的目标的指导以及专门服务社区的联络人员,都可以帮助了解影响学生学习能力的根源。
 
最有效的方法之一是在课余时间通过学校的辅导。由受过培训的与课程紧密相关的人员进行一对一和小组的密集辅导是一种获得大量学习收益的非常有效的方法。当前,由于成本的原因,辅导支持往往提供给那些有特殊需要的学生。但是,我们可以向英国学习,英国政府承诺向辅导教师提供10亿英镑的资助,以帮助有最大需求的学生。
 
现在再谈大流行对学生学习的影响似乎有些过时。我们需要政府的参与和计划,以确保孩子们在危机中遭受最小的伤害。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